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6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61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见她的声音。他再次确认:

“黄寅的弟弟妹妹出车祸死了?”

“是啊!”大红嘴说。“他们一家啊真是……”女人不停地摇脑袋咂舌。“我们都说这是报应,哥哥进了精神病院几年也没见他们去看望过……”

四条人命了!围绕着黄寅发生四件命案了!

晋然没有去黄寅的家里,径直开车去了沙溪镇的公安局。经同僚的确认,的确是车祸!就发生在昨天清晨!这个案子滴水不漏,货车司机在黄寅弟弟妹妹一起过马路之时闯红灯,两人被撞得脑浆迸裂,当场死亡!司机没有逃逸,立刻报警自首。司机不认识两个受害者,整个案件没有任何调查的可能和必要。

晋然把朴医生的案子联系起来,脑中浮现出方才听完老nǎinǎi话后的想法:无论是朴医生还是黄寅的弟弟妹妹,或是和nǎinǎi一样关心黄寅的乡亲们,每个人似乎都在把一个善良、勇敢、有担当的黄寅推向地狱……所以,这些命案的背后,是黄寅在报仇吗?但是杨木木说现在在香樟山病院的黄寅是假的,此刻他倒不这么认为,因为如果黄寅是假的,这些命案的动机便不复存在了。一定是真的黄寅在报仇!晋然正这样想着,方才为他提供信息的警察同僚拍拍他的肩:“嘿!兄弟!兄弟!”

晋然抬头看他。

对方朝他的裤兜努努嘴,“你的电话响了好一阵了。”

晋然这才听见自己的电话铃声,他接起电话,来电显示是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香樟山病院的座机号,想必是杨木木打来的。

他知道自己的音调很沉重,“喂,我正好有事要告诉你。”

没想到杨木木也说有事情告诉自己,晋然没心情抢话,便等她先说。杨木木很激动地告诉他,不用验DNA了,香樟山的黄寅就是假的!同假黄寅一起上香樟山的一个病人告诉她,真黄寅早在几年前被假黄寅杀死了。

黄寅被杀死了!!!!!!

晋然接电话的手有些微微颤抖。怎么会?他死了……

不知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晋然的心脏居然紧缩了一下,他不得不承认,他有些难受,他很难受,他怎么就死了?他宁愿相信他正在不断地报仇。虽然杀死自己的弟弟妹妹是残忍了些……是啊,真正的黄寅怎么舍得杀死自己亲手养大的亲爱的弟弟妹妹呢?即使是报仇,那样善良的一个人……是根本做不到杀人报仇的,那样的xìng格的人,是不会受尽折磨住进精神病院的。那么这些案件的背后……替死去的黄寅在报仇的是谁?是那个假的黄寅吗?

但是……

他不相信自己听到的,又再问一次:“你是说假的黄寅杀了真的黄寅?”

“嗯!”对方回答地斩钉截铁!

“但是他用他的身份去到香樟山?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

“不知道……”

他们同时沉默了。

第69章

停顿了半刻,晋然也把自己得到的消息告诉杨木木,“真黄寅的弟弟和妹妹死了!”

杨木木听到这个消息自然也很震惊,他又问她最近的假黄寅有下山来吗?问了许久,电话那边都不作反应,可能是真的被这消息震慑住了。

“喂……喂!杨木木!”

“啊?我在听,我在听。”

“我刚刚问你,黄寅这段时间下过山吗?我是说假的黄寅。”

“没有!没有,他一直在山上。”

所以,黄寅弟弟妹妹这件案子肯定不是山上的假黄寅做的。车祸这样滴水不漏的谋杀案,不是普通人做得出的。加上之前朴医生的案子一直被关锦年压着,这一次的案子也很有可能也是有权有势的关锦年安排的。晋然不得不这样推论,他当然不能告诉杨木木他的这个猜测。

他挂完电话,出了沙溪镇公安局,驱车回樟县。

一路上,他的脑海里,一遍遍整理信息。

黄寅悲惨的过去……

四件永远破不了的命案……

假黄寅的真实身份……

关锦年与假黄寅的关系……

他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假黄寅在给真黄寅报仇。并且他和关锦年有某种关系,关锦年在帮他!虽然杨木木告诉他假的黄寅杀了真的黄寅,但他的直觉却告诉自己这不可能。假黄寅在费尽心力地给真黄寅报仇,他绝对不会杀他的,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晋然猛地想到了什么!

汽车在公路上急转弯,很快掉头向原方向驶去。

晋然给师兄打电话:“师兄,上次香樟山的命案,有个叫黄寅的嫌疑者,你帮忙把他的照片传到我手机可以吗?”

“你小子一天没来上班了啊,跑哪儿去了?”

“哎呀,师兄,你就我这个忙,回来请你喝酒。”

很快,晋然的微信收到一张假黄寅的照片,照片中的他一副人畜无害的无辜天然萌表情。不知道老nǎinǎi眼中的比真黄寅长得还俊的男人,与这个照片中的男人相比谁更好看呢?

他很快来到那片荒草地,大黑狗还认得他,跑出老远来迎接他。晋然摸摸它的头,小跑着跟着黑狗走进小屋。

“nǎinǎi你看看这个人,认得吗?”废话不多说,晋然迫不及待掏出手机给nǎinǎi看那张照片。

nǎinǎi虚着眼睛看手机,看不清,她伸手拿过手机,像少女要自拍一样把手机移到老远,不过她不是为了显脸小,而是有老花眼,太近了看不清。

老nǎinǎi那样望着手机里的照片许久,随后抑制不住地激动说:“这不是……这不是……”

晋然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是谁?”

“这不是,”老nǎinǎi抬头看晋然,“黄寅的……在东莞认识的朋友。”

“黄寅的爱人?!”他以一种似肯定又似否定的语气说。

nǎinǎi的眼中闪过一丝什么,点点头说:“是的,他是黄寅的……爱人。”

“你怎么会有他的照片?他回来找他了?”nǎinǎi指着黄寅的手机,有些激动。

晋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叹了一口气,“是啊,他回来找他,但是却找不到了。nǎinǎi,黄寅的弟弟妹妹这几年就没去香樟山看过黄寅吗?”

nǎinǎi摇头,“不知道。”

其实,不用nǎinǎi回答,晋然知道,他们肯定没有去看过自己的哥哥啊,不然怎么会不知道黄寅的身份有假。假黄寅是不是给了她俩三年的时间呢?如果弟弟妹妹哪怕有心,去过一次香樟山看望哥哥。假黄寅是不是就会选择放过他们?

还有那位朴医生,假黄寅为什么要等三年这么久后才动手,动手之前还要先去心理咨询中心看看。如果朴医生的咨询中心关门了,不再以治病的名义伤害他人,他是不是就会放他一条生路?

晋然摇摇脑袋,自己是在给一个杀人恶魔找借口吗?

晋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