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6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60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个女朋友,马上就要结婚了。安置房那边,他把自己的那份全部给到弟弟。按理他们家两个兄弟,就算妹妹以后会嫁出去,至少也可以分到两套房子。但是最后他们家选择分了一套280平的大房子,房子一下来,弟弟结婚了。三兄妹住在一起,倒还热闹!弟弟是公务员,妹妹是附近医院的护士,日子平坦地过着,可是他自己的终身大事怎么办?哪有钱再买一套房啊。再不久,哎……老天爷就是不放过那孩子!”

“后来怎么了?”晋然忍不住问了,他也在心里深深同情着黄寅。

“后来,一个男的找到他家,说是在东莞认识的朋友,那小伙子吧,长得很好看,比黄寅还俊,但是……”老nǎinǎi皱起眉头,有种不知道怎么描述的感觉,“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他和黄寅每天出双入对,普通人都看得出来,他们两的关系不正常。我们这样的小地方,流言蜚语传得多快啊,虽说大家都搬进了安置房,没了以前邻里间的熟络,但是说人坏话的风气却不减。不久,弟弟妹妹脸上就不高兴了。我们都劝他兄妹两,要把哥哥带去看病,这种事情我们不是没听过,就是男人喜欢上男人,我没见过,但是也听过,吃吃yào打打针总会有办法治的。”

晋然听到这里,第一次不同意老nǎinǎi的话了,同xìng恋不是病,这都什么年代了。这个网络发达的年代,不会有年轻人歧视同xìng恋了吧?更不用说认为同xìng恋是病了!老nǎinǎi这样认为他尚可理解,可是黄寅的弟弟妹妹都是念过大学的人,怎么会?

“他们不会真的把他哥带去治疗了吧?”

“一开始他们不听啊,说这不是病,治不了。这俩小孩子,就是一点儿没有良心,他哥哥为了他们俩,自己成绩那么好,书不读了,一个人去东莞打工供他们读书吃饭,回来还把拆迁房也给弟弟了。黄寅倒霉,在东莞得了那个病,弟弟妹妹医生也没找,就说治不好,不就是舍不得花钱嘛!我们这些乡里乡亲的实在是看不下去。”

晋然在心里叹口气!这还真不是弟弟妹妹舍不得花钱!

“可能是大家的流言说得多了,他们家也受不了了,没多久,就打发那个东莞男的走了。听说本来黄寅是要跟那人一起走的,幸好是拦住了。后来,我们努力劝说,两兄妹可能是面子上过不去吧,终于是舍得花钱送他哥去看医生了,妹妹医院的一个同事给介绍了一家市里的心理机构,说是这个病要看心理医生。哎!”老nǎinǎi又重重地在大腿上一拍,痛心疾首地继续说:“那是什么医生啊!可怜的好孩子,不知道是怎么治的,来来回回治了大半年,后来整个人都变了,呆呆傻傻的,看到什么都害怕!这造的什么孽啊!”老nǎinǎi不停地在大腿上拍打,眼泪都顺着她的皱纹浸在眼周。

怎么治的?晋然调查过朴医生的案子,自然清楚他的治疗方法,真的就是像他看过的那些美国电影里,用电击!用各种各样非人的手段!那样的“治疗”,如果说喜欢吃苹果是病,他也可以给你“治好”。他不知道黄寅经历了些什么,怎样也不可能感同身受了,自己养大的弟弟妹妹明明知道同xìng恋不是病,但是为了面子还是把他送去地狱,遭受那莫名的惩罚。他的心也死了吧?

“后来说是精神也不正常了,就送去了陂陀院。哦,你不知道,陂陀院是我们这儿一家精神病院……”老nǎinǎi哽咽着,手捂着脸哭起来。

晋然不知如何是好,他站起来,想要过去安慰,手伸在半空,嘴半张开着,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动作。

第68章

晋然默默地蹲在老nǎinǎi身边。

老nǎinǎi哭了好一会儿,泪眼婆娑地抬起头,“小伙子,你说我们是不是多管闲事了?如果我们不去劝他治病的话,他最多这辈子结不了婚,生不了孩子,也不至于被送进精神病啊!其实我看他跟那个东莞的小伙子在一起的时候,脸上的那一层yīn郁都不见了,特别开心,脸上全是阳光。”

“那不是nǎinǎi的错……”晋然想要安慰,却说不下去,真的不是nǎinǎi他们的错?可是是谁的错呢?那个该死的朴医生?还是黄寅的弟弟妹妹?好像每个人都在把一个善良、勇敢、有担当的黄寅推向地狱……

等到nǎinǎi情绪稍稳了后,她才想起来问:“小伙子,你是来找黄寅的?他不在这里了,也不在陂陀院了,听说几年之前他去到了另一家精神病院,叫什么名字来着……”

“香樟山精神病院!”晋然替老nǎinǎi说出。

“对对对!”老太太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知道?”

“嗯……我今天来是想知道黄寅弟弟和妹妹的住址……”

nǎinǎi很爽快地把黄寅弟弟妹妹家的地址说给晋然,并把他送出门,一直送到大马路上停放的车旁。老nǎinǎi眼里的泪花还在,她一直看着晋然上了车。

“谢谢你陪我一个老太婆吃饭,还听我念叨了这么多……”nǎinǎi向晋然挥手道别。

晋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黄寅的故事令他太沉重。他发动汽车,后视镜中nǎinǎi的身影越变越小。他开走好远好远,老nǎinǎi的身影依旧站在原地。

晋然看着后视镜中nǎinǎi的身影,回想方才,自己只是提了提黄寅的名字,nǎinǎi就一口气说出那么多,到最后还失声痛哭。或许她无从表达自己的后悔和对黄寅的愧疚,才会对自己这样一个陌生人说出那么多吧。

事实上,晋然很庆幸去到那里,陪nǎinǎi吃了那顿饭,还听到那么多关于黄寅的过去,而他的过去居然这么凄惨!而老nǎinǎi不知道的是,真正的黄寅或许并不在香樟山病院了,他的结局比nǎinǎi以为的还要更加悲惨,他的身份或许被一个杀人凶手替代了,而他本人是死是活,身在何处,无人知晓。

晋然按照nǎinǎi说的地址,很快开到一栋小区门外,这里距离城里还差几公里,小区内的绿化也不怎样,可以说是没有绿化,门口也没什么保安拦他。毕竟是安置小区啊,和那些开发商实打实卖出来的房子还是有所区别。但是房子还是太多,晋然虽然知道黄寅家的房门号,却辨不清是眼前的哪栋房子。

眼见迎面走出一个中年fù女,晋然便说出房间号,问她怎么走。

对方皱眉,显出一副十分疑惑的表情,“你是?他们家亲戚还是……”

晋然怕自己说是亲戚,对方不信,干脆掏出警察的证件,“我是警察,来调查一些事情。”

“警察?”对方的双下巴堆在一起,“不是车祸嘛?还需要调查?”

“谁发生车祸了?”

“黄寅的弟弟妹妹嘛,人都死了,司机也抓住了,还要调查什么?”

晋然脑子轰地一下,怔在原地,眼前中年fù女的大红嘴在一张一合,他却完全听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