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6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完美精致的五官,脸部轮廓像是艺术家勾勒出来的,路过的空气都是洁净的,食堂的嘈杂都因他静止了。

帅哥越看越眼熟,但杨木木始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杨木木正发着花痴,帅哥身后突然窜出一个病人,手里拿着什么向他头部敲去。“啊!小心……”杨木木喊出来,可已经晚了,美男头部挨了一击。她立刻丢了馒头冲上去,与那病人扭打在一起,一边高声大吼。“来人啊,救命啊……你娘的……”病人力气很大,她很快就抓不住了,一把被那人甩到一边,恨恨地撞在了桌上。坚硬的桌沿撞击在她后腰上,痛地她张大了嘴,跪趴在地上。

病人继续朝美男子冲过去,嘴上大喊,“老子今天弄死你!”好在就在此时,涌上一大波护士把病人擒住。

病人还在吼着,“我要弄死他!弄死他啊!弄死他!”

其中一个护士大吼道:“镇定剂!镇定剂!镇定剂啊!”一个护士拿着针筒冲到人群中间,不一会,一群人把发疯的病人拖走了。

杨木木扶着腰爬起来,走到美男身边,“你没事吧?”她看见他的头部有血液渗出来。

“没事。”

“去检查检查吧……头部受伤的话,一定要及时检查,最怕是……”她想说脑溢血三个字,说不出,她又觉得面前有个翻白眼的死胖子压在她脚下,喘不过气。

带头的护士还在身后教训人,“早说了他还不稳定,不稳定,硬要放出来,出了事谁负责。”

“平日都好好的……”其中一个小护士说道。

“对啊,他不见黄寅就没事的。平时松果他什么都知道,从来没发病过,根本不用关起来的……”

“还找借口!知道你们心疼松子,可也得考虑别的病人不是,把他重新分到三级病人关起来!去看看他吧。”

两个小护士走了,带头护士转过来看着杨木木,“你新来的?愣着干嘛,还不赶快带黄寅去医务室看看!”

“喔喔……”杨木木有些发傻。

“现在的小姑娘,一个个愣头愣脑的,就这样还能当医生,唉……我们病院也只配这样的了。”

杨木木明白过来,因自己穿着这件外套,护士把她当作新来的医生了。

“那个……请问医务室怎么走?”

“出去,右转,直走,看见一颗紫荆树,紫荆树左边2号楼……”杨木木跟着念使劲记,一脸懵逼。

“算了算了,黄寅知道的,你赶紧赶紧带他去医务室,去去去!”

杨木木扶着他走出来,刚一右转后,他不经意地挣脱了她的手,表现出一种绝对的冷淡。杨木木觉得她在方才那个护士面前的样子和现在不同,但却说不出具体哪里不同。

“听她们对你的称呼,你叫黄寅?”

他不说话。

“你好,我叫杨木木。我觉得我在哪儿见过你。”

他依旧不答话。

“诶!我想起来了,我有个初中同学就叫黄寅,可是……他好像不是长你这样的。那我在哪儿见过你呢?”杨木木一个人自问自答,有些尴尬。她看着他身上的衣服,不是病服也不是医生外套,“你不是病人?”

“我只是个清洁工?”他终于回答说。

“啊?”这令木木很惊诧,长成这幅绝美的样子,在这里做清洁工,实在是可惜了。放在韩国那就是明星,放在城市里,当鸭子都得赚一套豪宅。

他们来到一颗很大的紫荆树下,大树左边果然有一栋楼,标着“2号”。这里的建筑都是这样分号的,杨木木之前见过3号和5号。

黄寅自己走在前面,拐进楼里,右边就是医务室三个大字。杨木木跟着进去,却空无一人。

“你先坐着,我出去找医生来。”

杨木木出去,在走廊恰巧碰到一位护士,四十岁左右的一个女人。“护士,有人受伤了,你知道医务室的医生在哪吗?”杨木木问。

护士白了她一眼,“你自己就是医生,连个包扎也不会?”

“不是,这不只是简单包扎一下的事啊。”

护士不理她,自己走进医务室,走到黄寅面前看了看,“咋回事啊?”

“被一个叫松果,还是松子的病人打的。”杨木木在后边回答。

“喔……又放出来了啊,以前就打过我们小寅的,还放出来,那群小姑娘真的是喔。”杨木木听着她的话有些犯恶心,女人一会儿摸摸黄寅的头,一会又在他的胸部和背部游走。这画面使她觉着这是在东莞会所,黄寅是来为这老女人服务的。

女人用yào水稍微处理了下,又用纱布包扎了。“好了。”

“好了?不用拍片吗?B超什么的,核磁共振?”

“拍片?你看看这儿的条件。”

杨木木环顾四周,除了两张床,一张桌子,一橱柜yào瓶,纱布什么的,什么设备都没有。“这里……没有那些设备吗?”

“废话!当然没有。”

“那医生呢,叫医生来看看吧,如果万一有什么,我们马上下山去大医院看啊。”

护士不满,“找医生自己去找呗,屁大点事还要下山。”

“你……”

黄寅转身准备走了,杨木木拉住他,他看了他一眼,她小心地把他的手放开。“你等等,真的。头部受伤很严重的,万一是脑溢血……还是等医生回来看看,要不要下山去治疗。”

“不用。”

“真的很严重,脑溢血,会死人的。”

黄寅已经走到门口,杨木木赶上来拦住,“你有没有觉得头晕,天旋地转的,还想呕吐,还有……”

“没有,都没有,我很好!”说完,黄寅走了出去。

杨木木站在那里,有种想哭的感觉。

“切……多管闲事。不就是看人长得帅嘛,装什么热心肠……”护士在后面嘀咕。

杨木木正气着,找不到地儿发泄,“是啊,就是看他长得帅!不过我也够漂亮、够年轻,不像你,老女人一个,又胖又矮又没本事,常年在这深山里,***都不知道怎么解决!”说完扭着屁股走出去了。

护士追出来,“你他妈再说一遍,有种再说一遍……”

“咋地?要我给你介绍几个公子?还是要我去把你的小寅抓回来,再摸几把啊?”

这下彻底把肥护士惹怒了,“不给你这新来的来点儿颜色,你不知道姐在这院里的地位。”冲到杨木木身前,上手拎衣服抓头发。

肥大妈护士的力气了得,杨木木瘦瘦小小的哪里是她的对手,她只好尖叫,“我是病人,你敢打我,我是新来的病人。”

肥护士松了手,扬起嘴角,“呵呵,病人?病人还敢在我面前发飙,我立马让你变成三级病号!把你丫的关起来!”她接着大叫:“来人啊,有病人发疯!偷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