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5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59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儿女们呢?”晋然吞吞吐吐地问,人们看到独居老人总是会条件反shè地想象是不是她的儿女抛弃了老人。

“他们很好,对我也很好。只是我舍不得这里,你看见旁边的佛像了吗?之前这里是方圆几个村子的寺庙。有什么事儿,大家都来这儿上香、吃斋饭。现在没人来了,城里的庙子更大,佛像更高。我想守在这里。而且,老人就像小孩儿,也是应该独立的,小孩儿长大了就和父母住得不开心,老人老到一定程度了,也不适合和儿女住在一起。分开不代表不孝顺,大家都有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我喜欢守在这里,每天念念经,种种地,养猫养狗,死了也就算了。”

晋然觉得这个老nǎinǎi很可爱。

“嗨呀!我就是话多,平时对着猫猫狗狗都能讲半天……哎呀!”老nǎinǎi大笑着拍腿,“我不是说你是猫猫狗狗,看我老了老了还是不会说话,真是的!”

晋然也笑着摇摇头,“没事没事,我不会那样想。”

“你刚刚是想进来打听什么来着?”

“哦,我想问您,这里以前是沙溪镇黄龙村五队?”

“是呀!”

“那您认识一位叫‘黄寅’的人吗?大概和我差不多的年纪,他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老nǎinǎi几乎想都不想就说:“认识啊,我看着他长大的。”说完就大叹一口气,还连饭碗都放下了。“那个孩子命苦!”

晋然本来只想问黄寅的弟弟妹妹现在住在哪里,但是明显地,老nǎinǎi的话匣子又被打开了。晋然做好听故事的准备。

“那孩子从小就乖,成绩好又懂事,可惜啊!真是,有的时候,老天爷是不长眼的。以前他爸爸多有本事啊,是我们村里第一个选择不种地,也不扔下孩子去外地打工的。他爸爸学开车,帮人拉货,拉猪,拉粮食,什么都拉,他人又好,许多人都愿意请他。先是小三轮,后来换成大货车。他们家三个孩子他也照顾得很好,主要是他把老大教育得好,老大就照顾两个小的。他除了给孩子花钱也没其他嗜好,连烟都不抽。”

“黄寅的妈妈呢?”

老nǎinǎi又叹口气,“生了老幺没多久就生病死了。要是他妈妈没死的话,后来黄寅也不至于那么惨。”

“……”

“到黄寅初三的时候,他们家都是全村人羡慕的对象。我记得,那一年黄寅才刚刚拿到了重点高中的通知书,他弟弟妹妹都还在念小学,他爸爸就出事了。我们平时都劝他爸,不要那么拼命,开车的人怎么能过度劳累呢!可不就出事呢!你说这个老人死了都还好吧,他还有那么多存款,给他三个孩子攒的学费,可是偏偏又没死。倒死不活的,就麻烦了。医院那哪儿是人住的地方,几个月后,家里的存款就没了,最后人也瘫了。他爸爸就每天躺在床上,还要有个人给他喂饭。两个弟弟妹妹还那样小,黄寅作为老大,不可能丢下这一家子去读高中啊!”nǎinǎi又是叹气!

晋然自己想想,确实不可能。相比之下,自己是比黄寅幸运,他也没有妈妈,但他的爸爸只有他自己一个儿子,而且他的爸爸死得很快,没有给他任何拖累!这也是他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好好创造未来的前提。而有的人,不仅起点很低,身后还背负着一堆责任,他无论怎么努力,都没法创造未来,想的只是怎么不把亲人饿死。

“后来家里实在是没办法啊,黄寅那样小的孩子,挨家挨户地敲门找我们借钱。小孩子的脸皮多薄,黄寅本来就是个害羞的孩子。我们帮能帮点儿,但谁家都不是有大钱的。等到开学的时候,黄寅还是坚持让两个弟弟妹妹上学。他到处找活儿干!他当时才不满16岁,就去工地上,每天顶着大太阳干苦力活,后背上的皮都晒裂开了。他爸看着当然是心疼啊,可又能怎么办?只能自己抹泪!然后有一天,黄寅像往常一样去工地打工,弟弟妹妹去上学,他爸不知道怎么下的床,平时自己翻身都很难的!他硬是滚下床,爬了十几米找到一瓶农yào,喝了下去。”老nǎinǎi一边讲一边摇头。“农yào那个东西真是害人啊,送到医院医生都说没有救了,可是它又不会马上把你dú死。作孽啊!黄寅那么小的孩子,就一点点看着他爸爸躺在那里死掉。我们也去看了,只是看着就难受,满嘴都烂了,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去,红的黄的都在吐,感觉把肠肠肚肚都要吐出来了。他爸爸就那样躺在床上鼓大眼睛,连气儿都呼不进去的样子,躺了十来天才死!真是作孽啊!死得那样痛苦,他爸爸是看着老大辛苦,不忍心拖累,如果有得选,跳河跳楼都比喝农yào好啊!哎~~~~~~”

晋然听着,眼睛也不自觉湿润了,跟着大叹一口气。

第67章

老nǎinǎi眼睛看向远方,继续讲:“后来,我们大家伙儿帮忙把他爸爸的丧事办了。那孩子就跪在坟前啊,从早上八点过他爸爸的棺材入土,他就跪在那儿,跪到晚上天黑。这孩子命实在是太苦!很快到了年底,村里许多在外打工的都回来了,大部分人是去了广州啊深圳这些地方。黄寅就说自己也要跟着出去,不然弟弟妹妹的学费哪里来?在老家这里的工地上干活,一天也就几十块,去外地的话,一个月就可以赚几千块钱了。他央求一个亲戚平时多照看照看他弟弟妹妹,每个月给那个亲戚打点生活费。后来等到弟弟妹妹上初中了,就直接让他们住校,还是每个月打钱。一年回来一次,每次回来都拎许多许多东西。刚开始的一两年他还会给弟弟妹妹买衣服,后来发现,衣服要么小了,要么大了,总不合适!你想想小孩儿的身体长得多快啊,他后来就不买衣服了,给他们买吃的,给他们买书!黄寅也看着越来越成熟了,可是那孩子的脸上啊……”老nǎinǎi抬起手,像抚摸着什么,画出一个轮廓,她的眼里闪着泪花,“总觉得……那孩子的脸上就是盖着一层什么东西,擦也擦不走!yīn郁极了!”她的手重重落在腿上,“可是日子总会慢慢变好的。弟弟大学毕业了,妹妹念的是中专,也毕业了。黄寅就回来了,他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我们觉得吧,他辛苦了十年,终于可以为自己打算了。可是再仔细想想,那一年他才不过26岁!26岁的小伙子,却像一个辛苦了一辈子的老光棍儿。”老nǎinǎi苦笑。

“我们村上几个老的,围坐在一起,跟黄寅讲,要不要我们帮她介绍。他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害羞,一直摇头。”老nǎinǎi讲到现在脸上少有的出现了笑容。“我们觉得这样好的孩子,加上村上老早就在说拆迁的事情,安置房已经快修好了,房子一下来就可以结婚。他害羞归害羞,还是得帮她介绍,看到哪家合适的姑娘,就跟他讲。可是他就是不见面,后来再聊,他却说弟弟在大学谈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