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5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58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的工作就是喝茶看报纸,随着时代的进步,现在变成了喝咖啡玩儿手机。

晋然每天醒来,都会坐在床上怀疑一会儿人生,他辛辛苦苦地做题考试背书背单词考上警校,在警校认认真真地学习每一项科目,格斗、shè击、侦查,他在泥里打滚,在太阳下暴晒,在图书馆没日没夜学习……

没想到现在的工作居然是每一天坐在同一个地方,看那些中年老油条的脸色,弄一些莫名其妙的档案资料。前段时间好不容易遇到个精神病院的谋杀案,还破不了,破不了就算了。因为发生案件的地方太偏僻,没有媒体的介入,没有社会舆论的压力,上面的领导也不放在心上。案子放上几个月他们就慢慢忘了,继续喝茶喝咖啡,悠闲地不得了!

本来局里就没什么事情,他们比民事警察还闲,民事警察每天还要给人民群众开各种证明呢。老油条们有时候2点半才来上班,3点就下班了,不知道钻到哪里去喝酒了,肚子越喝越大。但是,他们总习惯让自己有事,“小晋啊!把XX资料归一下档!”、“小晋啊!给XX写个资料!”、“小晋啊!这个星期XX村要搞一个XX教育活动,写个发言稿!”

“草!我在干些什么?”

总之就是因为这些破事儿,直到今天,他才有空开车来到沙溪镇黄龙村五队,这里稀稀拉拉的竖立着几栋烂房子,看样子也不像是有人住的。一大片的土地没有任何农作物,杂草长得齐人高。他开车过来的路,虽然没有铺水泥,倒是平平整整,应该是这一代拆迁之后压平没几年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舍不得灌沥青混凝土或者水泥混凝土。

这里就像他的老家一样,没了农村的风景,没了水果树,没了水稻,没了麦田,没了玉米地,没了烟火气。政府和企业一挥手便把大片大片的把土地占领了,或修路或修厂房,但是因为某一环节的不合适,也许这些低价收购的土地就这么荒废着,荒废许多年,等待下一个领导者来接手,看他能想点什么办法开发开发。

坐在驾驶座,隔着车窗看外面扬起的尘土,虽然没有灰尘吹进来,他还是虚着眼睛。有一种行驶在美国西部的感觉,他们是天然的荒芜,我们是人为地把山清水秀变作荒芜。

又开了许久后,已经到了中午,他看见远方一条小路的尽头居然有一缕炊烟缓缓升起。晋然把车停在路边,仔细看,那是一栋只有一层的砖瓦房,肯定有人住,他打算过去问问。

小路两边的杂草几乎把自己淹没了,走近那栋小房子,原来房前还留存着一片小菜地。里面的蔬菜种类很多,但是数量很少,四季豆和豇豆的苗攀爬在几桩chā入土中的枯树枝上。屋子外的院里晒着几件儿老年婆婆的衣服,花花绿绿的。一只小猫蹲在门前的一个什么盖子上,眯着眼睛晒太阳。晋然仔细看那盖子写围成圆形的石块,才反应过来,猫咪的身下是口井。

晋然很喜欢这种感觉,这是小时候农村里很熟悉的家的感觉。他静静地朝里走,一边喊,“请问,有人吗?”

里面没有回答,却冲出一只又肥又壮的黑狗,眼见它张着大嘴甩着舌头就要冲到自己腿边,晋然心想总不能忍心踢它吧!正在纠结时,屋里立刻传来一声呵斥:“黑虎!不准咬!”那只大黑狗一听这句话,瞬间急刹车,停在自己脚边坐下来吐舌头。

晋然这时把视线从大黑狗的身边移到声音来源的方向,此时,出现了一个70岁左右的老婆婆,她身前围着围裙,手里握着炒菜的铲子,满脸慈祥,笑着问:

“小伙子你找谁呀?”

“呃……请问……”晋然刚要回答,只见老太太又小碎步地“跑”进厨房,还一边念着:“我的菜要糊咯!”

晋然没办法,只好站在原地等待,等老nǎinǎi忙完了,自己再慢慢打听也不迟。那只黑狗依旧蹲在他脚边,虽然不向他发出“警告”了,但是还坚守着监视晋然,不能让这个陌生人偷了他们家东西。

晋然听厨房里乒乒乓乓的锅铲碰撞声,香味一点点飘来。他看在大黑狗的份上,老老实实站在原地,悄悄打量四周,除了一些农家都有的东西,还有许多寺庙的因素,他隐约瞧见右边的房里似乎有佛像,还有些正在燃烧的香蜡。他还想看仔细些,可刚移动半步,大黑狗就机警地站起,看着他。他罢手,“好好好,我就站在这里行了吧?”大狗听着,又立刻坐下。

一小会儿后,老nǎinǎi又出来了,“进来吧,边吃饭边说。”说完,她又向狗招手,“黑虎,过来!吃饭了。”

“那个……不用了,我只是想问问……”

“不要客气,小伙子你就当做做善事,陪我这个老婆子吃顿饭行不行?”

被这样一说,晋然有些不忍心拒绝了,而且那饭菜的味道闻着着实很香,此刻已到晌午,他也饿了,便点点头,“谢谢nǎinǎi。”

当他与nǎinǎi面对面坐下来后,那只狗对自己的态度立刻好了,还向自己摇尾巴。晋然很高兴,蹭nǎinǎi进去盛饭时,悄悄丢了一片儿ròu给黑狗,黑狗跳起来稳稳接住,呼噜两下就吞下肚,舔舔舌头继续深情地望着他,尾巴摇得像要飞出去。此时,方才在外面晒太阳的猫咪也悠闲地进来了,它踩着猫步,傲娇而慵懒地叫着“喵喵……”

老nǎinǎi端着两碗饭,递给晋然一碗。

她坐下的时候,很明显看得出她的膝盖不好。她笑着说:“今天运气好,有人陪我这个老太婆吃饭。”

这句话听得晋然有些鼻酸。他是从小只有爸爸一个亲人的,爷爷nǎinǎi外公外婆什么的从来没见过,后来爸爸也离自己而去。

第66章

晋然不擅长说漂亮话,只好沉默着。

“吃吧吃吧……没有什么好招待你的,将就着吃。”老nǎinǎi指着菜说。

饭桌上一盘青椒炒腊ròu,一盘炒青菜,简简单单,但是吃在嘴里味道很好,很下饭。腊ròu里的豆瓣很美味,晋然猜测这肯定是老nǎinǎi自己做的豆瓣酱。吃几口腊ròu,再吃一筷子青菜爽口极了。晋然端起碗快速地扒拉着,“真好吃!”他发自内心地赞叹。

“那你多吃点,平时我煮一顿饭,都要吃两天,菜是热了又热还是吃不完!哎……”

“nǎinǎi你一个人住在这?”

“是啊。全部拆迁了,大家都搬到安置房去了。我在城里住不惯,一间小房子,就跟坐牢一样,什么都不能做,吃点葱都要花钱买。你看外面荒一片的地,多可惜啊!”

晋然点着头,“我的老家也全部被拆迁了。”

“你也是农村孩子?”

“嗯嗯!”他又扒拉两口,碗就见底儿了。

nǎinǎi看着,立刻又站起来接过他的碗,很快进去厨房盛满白米饭出来。

“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