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5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57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出来再听我解释。她进去没多久,屋外就响起敲门声,我去开门发现是张护士姐姐,她很生气的样子拉着我就走了。一路上她都训斥我说不能再这样和刘护士在一起。我看张护士那么生气,一句话也没敢说。第二天,刘护士就死了,我再也没有机会向她解释我没有偷看她洗澡。”

杨木木听完,不禁感叹,刘护士如果没有那些歪心思,或许松果可以救她一命,自作孽不可活。不过也不一定,那个狡诈的恶魔想要她的命,躲得过第一次,却不可能躲得过第二次。

第64章

与松果jiāo谈后,杨木木更加认定黄寅的危险xìng,她告诉松果不要再跟着假黄寅了,会很危险。但是松果不听,她转念一想,他如果要杀害松果的话早就动手了吧?他当初选择把松果带到这里来,而不是杀了他灭口,可能就是想留他一命吧。

况且松果跟踪了他三年,什么都没发现。即使发现了,他也不担心,因为没有一个人会听信精神病人松果的话。

找到松果了解到那些信息后,杨木木还是对哈维教授他们正在做的事情毫无头绪,也不清楚关叔叔与他们的联系究竟到了何种程度。她所有能够找到的线索都断了,除了那可能存在的地下实验室。这几日,她一直在整个病院到处瞎晃,都没有发现任何有关地下室的迹象,问一些老护士,她们都笑说没有地下室。

这要怎么继续查下去呢?又不能找晋然帮忙,毕竟牵扯到自己的爸爸和关叔叔。上次她只告诉晋然黄寅的身份有假,对方告诉她只能用DNA验,谁能想到松果能告诉自己那么多的信息。根本不用等DNA的血缘关系结果了,杨木木这样托腮望着窗外想着,猛地反应过来,对啊!还没有告诉晋然警官,不用去做什么DNA亲属鉴定了。

杨木木赶紧跑向程主任办公室外的公用电话。

电话那头晋然的声音显得很沉重,“喂,我正好有事要告诉你。”

“我也是,我想跟你说,不用验DNA了,这个黄寅的确是假的……”杨木木啪啪啪把所有从松果那里得来的信息告诉晋然,最后大呼一口气,“你有什么事要告诉我?”

晋然似乎有些不相信,他反问:“你是说假的黄寅杀了真的黄寅?”

“嗯!”

“但是他用他的身份去到香樟山?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

“不知道……”杨木木总不能说是假黄寅与哈维教授还有关叔叔在合作,在这山上做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隔了许久后,电话那边的晋然说:“真黄寅的弟弟和妹妹死了!”

“什么?”杨木木不用照镜子也知道此刻的自己嘴巴张得有多大。

“我今天刚找到黄寅的老家,得知他的弟弟妹妹昨天出车祸死了!我不相信这是意外!这太巧了……”

电话那边的晋然还在自顾自地说着,杨木木拿着电话听筒已经僵住了。她终于明白假黄寅对哈维教授要的两条命指的是什么了。

“我早就告诉了你我的要求!最后两条命,你帮我搞定,我就把一切收尾……”这一段假黄寅用英文说的话,此时不断地在杨木木的脑海中播放,循环播放。

为什么每一次自己都走在他的后面,如果她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全部告诉晋然,是不是可以挽回这两个人的xìng命?是不是自己太自私了?

“喂……喂!杨木木!”

“啊?我在听,我在听。”

“我刚刚问你,黄寅这段时间下过山吗?我是说假的黄寅。”

杨木木呆滞地摇摇头,摇完了才意识到自己是在打电话,赶紧说:“没有!没有,他一直在山上。”

电话的声音静止了,他们两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杨木木心想自己该不该把听到的东西告诉晋然,以便他进一步的调查。而晋然则在纠结要不要把自己怀疑关锦年和杨宇的猜想告诉杨木木,因为最大的嫌疑者一直在山上,而真黄寅的弟弟妹妹死于车祸,还有个顶包的司机,这样滴水不漏的谋杀案,不是普通人做得出的。加上之前朴医生的案子一直被关锦年压着,这一次的案子也很有可能也是有权有势的关锦年安排的。

沉默了许久后,他们都选择了继续沉默。

挂断电话,杨木木对自己说,“亲人总比真相来得重要吧。”

她垂着脑袋,走过程主任办公室的门口,慢慢地走到隔壁院长办公室的窗外,里面传来院长与程主任的jiāo谈声。本来心情低迷的杨木木根本无心去听他们的谈话,没想到飘来“杨宇两个字。”杨木木立马停在原地,感觉耳朵也竖起来了。

“……杨宇那边儿被政府盯上啦!他现在是自身难保,哪还有心思来资助我们呐!”

“不会吧……”这是程主任的声音,“杨总和关律师在姜堰市那是响当当的人物,随便一指手指头就能把这种事情处理好的吧?”

“哎呀!今时不同往日,听说局势很紧张,关律师都没辙了,说不定连他自己也会受牵连。市.委.书.记已经被抓啦!剩下了就是一根根地拔掉之前和市.委.书.记合作过的人。这一次的情况很严重!”

“那我们怎么办呐?”

“哎!”重重的叹气声,“不知道啊!等着吧!”

之前偷听到哈维教授说爸爸和关叔叔被反贪局的盯上了,她没有丝毫担心,因为这种事情好像不是很严重。中国给她的印象,腐败是很正常的,所谓官商勾结,其实不能说勾结。而是中国的社会文化就是这样的,所有的经济和文化都在某党的掌控下,当你的生意做到一定程度时要怎样才能避免和相关部门和相关人士打jiāo道呢?你避免不了的啊!

所以,上一次的偷听,杨木木把所以的心思放在了假黄寅的身上,但是这样一听院长的话,她才产生了担心,似乎爸爸和关叔叔碰上大难题了!她还在美国的时候,这些年就经常看见国内的反腐新闻,那些官员下台,自杀,逃跑,坐牢的新闻接连不断,也许几年前你还在新闻上看见他多么多么威风,是人民的英雄,是国家的好官儿,下一秒他就被媒体形容成一个败类,做尽坏事,贪污受贿,包养情人等等,简直比电影还精彩。

但是……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会落到爸爸头上!

她知道自己什么也不能做,但是总要回到爸爸身边吧,她在这山上干嘛呢?这里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唯一像朋友的人,其实一直讨厌自己,利用自己。那些所谓的真相,关自己屁事啊!

第65章

不久前,杨木木在电话中向晋然表示她怀疑黄寅的身份有假,请求他去做黄寅的DNA亲属鉴定。他本该立刻就出发去位于沙溪镇的黄寅老家,但是局里总是有些琐碎且超级不重要的事情jiāo给他。樟县这样的小地方,刑事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