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5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56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松果想了半天,摇摇脑袋,

“太久了,我记不起来他从早到晚具体干了些什么。”

杨木木叹口气,换作自己肯定也不会记得的。

“但是,我记得看到他进刘护士的房间。”

听到这话杨木木脑袋一震,“什么时候?你不是离开刘护士的屋子就回去了吗?”并且晚上的时候自己明明一直和黄寅在一起,他不会有时间去刘护士的房间啊。

“不是在晚上,是在下午的时候。”

下午!黄寅的确是在黄昏过后才与自己在一起,那时候,每天晚饭过后,他们都会坐在一起喂鸟儿。如果是下午去的刘护士房间,的确是很有可能。但是刘护士是在晚上死的,警察在调查不在场证据之时,也只是问他们晚上的行踪。因为qing化物是在瞬间就会致死的,怎么会是在下午下dú。如果早早放好,他怎么保证刘护士一定会去打开一个陌生的容器呢?什么时候去取回容器呢?怎么保证她打开的时候是在晚上?仔细一想,黄寅在案发前主动与自己搭话,还特意提醒她去找刘护士要回自己的首饰,导致她又去和刘护士大吵了一架,自己变成最大的嫌疑者。而且之后的一阵子,直到案发,他每日都会与自己喂鸟聊天到深夜,之前的他是一个多么冷淡的人,他这是故意制造自己的不在场证据吗?

如果黄寅接近自己就是为了不在场证据的话,就说明他能够保证刘护士的死亡时间一定在晚上。他的作案方法一定不简单。

“松子,你有看到他进去干什么了吗?”

“他进去后就把门关了……然后我就转到后面去,想透过窗户向里看,但是没看到他人。”

黄寅肯定直接去了浴室,杨木木心想。这样一来,松果也没看见他做了什么。

第63章

杨木木听着松果的话,心想这下彻底没戏了,没人看到黄寅究竟做了些什么。

没想到杨木木还是失望早了,松果接着说:“但是,我发现窗户右边的墙壁居然有个洞,透过那个洞我看见了坏蛋!”

养木木睁大眼睛!“你看见了?”

“嗯!”

此时的他们不知不觉间来到了2号楼,杨木木拉着黄寅踩着屋檐下的荒草,快速地挪到刘护士身前所住的房间窗外,里面空床一张,还没安排新的人入住。又往右移几步,果然看到了一个洞,墙的三块儿砖被拿掉,就像农村里用作卫生间透气的“窗户”但是明显开得很高啊,不然刘护士洗澡多危险。杨木木用眼神量了量,不仅自己踮起脚尖看不见里面,按松果的身高也不可能看得见。

杨木木抬手指着那个洞,“你说你透过这个洞看见了黄寅?”

松果点头。

“可是这么高。”

松果指了指他们身后的一棵大树。“我是爬到树上看的。”

杨木木感觉自己抓住了什么,她环顾四周,确定无人后深吸一口气,十分慎重地问:“那你看见了什么?”

松果不紧不慢地回答杨木木的问题,“我看见,坏蛋手上和脚上都套着袋子,脸上还带着口罩……”

杨木木猜测那是黄寅在防止指纹和脚印留下,带着口罩是因为……怕被人认出?绝对不是!怕中dú!一定是的,qing化物那么dú的东西,如果稍微挥发吸入一点点都会头晕好久。

“……他先是拆下了那个洗澡的东西,然后往管子倒进一些白色的东西,再盖好那个圆圆的盖子……”松果一边说一边比划,杨木木懂他的意思,他是说洗澡的洒花和连接洒花的水管。

“嗯嗯……然后呢?”

“然后,他一边后退着,一边在地上倒了一瓶水。”

“水?”

“嗯嗯!”

杨木木皱眉沉思,水?不!一定不可能是水,什么东西像水呢?还有倒在洒花水管里的白色东西又是什么呢?

杨木木咬着手指思考。白色的固体倒在水管里,像水一样的液体倒在地上,当刘护士洗澡时,打开水阀,热水经过洒花水管冲刷过白色物品,流到地上,与地上的“水”混合在一起……杨木木猛地抬头!她想到了,倒在热水管里白色的固体是qing化钾,倒在地上的“水”是硫酸!

杨木木虽然是个学渣,但是她喜欢看,尤其是到美国后,她孤独,她无所事事,她的爱好就是看看电影打发时间,qing化钾是所有侦探里,最喜欢用的杀人方式,它快!它无yào可救!看到这些化学的东西,杨木木都会谷歌一下,她记得qing化钾的形态,白色结晶或粉末,易溶于水,它与酸接触会很快产生出剧dú的氰化氢气体。所以……

那天晚上,毫不知情的刘护士像往常一样关上卫生间门,脱光衣服准备洗澡,她甚至还在想着坐在外面的松果。但是,松果已经被赶来的张护士拉走了。她打开水阀,热水流过qing化钾,qing化钾很快与水融合在一起,流过水管从洒花里淋下来落在地板上,而地板上满是硫酸。qing化钾与硫酸很快发生反应,很快,氰化氢气体充满整间浴室,当她感到不对劲时已经来不及了,氰化氢很快通过她的呼吸道进入肺里,她感到呼吸困难,她扼住喉咙,飞快打开卫生间门,但是来不及了,不到一分钟,她的脚甚至都没有踏出浴室,一头栽倒在地。

热水一直流淌着,流淌着,流了一夜,把所有的东西,水管里的qing化钾,地上的硫酸,冲得干干净净,警察从始至终没有检查过水管,就算检查也什么都查不出来。

如果松果没有看见,警察怎么能够查出是这种作案方式呢?就算猜测出来也不会有证据的。他的杀人的方式简直堪称完美,这个人太可怕了。而且他的qin化钾是怎么来的?他的硫酸是怎么来的?

杨木木不知不觉间呆立了许久,松果拉扯她的衣袖,“姐姐,姐姐……”

“呃……”杨木木终于回过神来。

“松子,既然你看见了,为什么没有给其他人讲呢?你有给警察说过吗?”

松果摇头,“我爬在树上看见坏人出去了,想着赶紧下去继续跟着他,没想到我低头一看。刘护士正好在树下故作生气地盯着我。”

“刘护士?”

松果低下了头,“她说我偷看她洗澡,还威胁我说要把我关起来。我争不过她,他说会告诉其他姐姐我有偷看女人洗澡的癖好。我想解释,她说她很忙,让我晚上去她房间慢慢解释。然后,她就走了,之后我就一直思考着怎么才能让她相信我。但是我又害怕,因为张护士姐姐告诉过我,千万不要单独和刘护士在一起,她会欺负人。我不知道怎么办,但是晚上,刘护士主动拉着我去到她房间,要我解释清楚。可我刚到她房间,还没说话,她就用手在我身上乱摸,我很不舒服,然后她就说自己要去洗澡,让我等她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