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5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55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儿认识的?陂陀院?”因为档案中,陂陀院是他们的第一个jiāo集点。

“嗯嗯,姐姐你怎么知道?”

姐姐?好吧,虽然不知道生理年龄谁老一点,但心理年龄自己肯定没松果年轻。“听护士姐姐们说的。”她随便编一个理由。

“不可能!”没想到小孩儿对这个理由十分不满意。“我跟好多护士姐姐说了这话,他们都不信,我有时候急了,就亲自动手打那个坏人,她们还把我关起来。我最怕被关起来了,我会害怕我会哭,但是男子汉不能哭,但是我忍不住,呜呜呜……”说着说着,他还伤心起来了。

杨木木赶紧安慰,抱着他,拍肩膀,“没事没事,以后不会把你关起来了。”

“可是她们都不信我。呜呜呜……”

哈?这就是传说中的救火英雄,哎哟喂!太像小孩子了。他以为松果日日单独行动,神神秘秘地,加上又救人又打人的,肯定是个冷酷的高傲的精神稍稍不正常的成年男子,这跟她想象的差距太大了,不过还挺可爱,怪不得护士们都护着他,逮着机会就把他放出来变成自由病人。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她抱着他像安慰小孩儿般。

“真的?”

我的天!眼睛里还闪着泪花儿……杨木木使劲点点头,“真的。”

她拉着这个“小”男孩儿继续往前走。她听到的本来是一个十分恐怖而骇人的信息,但是松子的可爱天真稍许缓解了她所受的打击。松子虽然是个病人,但他的信息十足地证明了那个每天拿着扫帚的男人,那个云淡风轻,英俊忧郁的男人,那个自己差点爱上的男人,他是个恶魔!她不知他在做着怎样恐怖的事情,但她一定会继续查下去。

“那么,这个假的黄寅是什么时候开始假扮真的黄寅?”

“从真的黄寅哥哥死掉以后。”

“你亲眼看见他杀掉真的黄寅哥哥了吗?”

松果使劲点头,“以前黄寅哥哥对我很好,在陂陀院那里,我们住在一间房里,他对我可好了。但是有一天,那个坏人来了,坏人天天缠着黄寅哥哥,我经常看见他们吵架,那样过了没多久,一天,我从外面回来,看见……看见……”松果瞪大着眼睛看着地面一边回忆一边说,说着说着,他的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第62章

杨木木看着不停掉眼泪松果,鼻子也酸起来,她拍着他的肩,好一会儿后,松果才缓过来继续说:“我看见黄寅哥哥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白色的床被染成了红色。那个坏蛋手里拿着刀站在床边,我奔过去拉起黄寅哥哥的手,冰凉,他的脸比原本的床单还白,他全身都是血,那些血浸过床单一滴一滴落在地板上。”随后,松果捂着脸大哭起来。

杨木木赶紧抱住他,她看看四周,好在此处比较偏僻,没有什么人,她停下来抱着他安慰了好一会儿松果才稳定下来。

杨木木心想,按他的描述也没有亲眼看见假黄寅杀了真黄寅,而且这个人那么聪明,要杀人的话不会那样明目张胆吧?

杨木木虽然有些不忍心,但还是要继续问下去,“后来呢?警察怎么说?”

“警察?”松果的表情显得很意外,“没有警察。”

“嗯?”

“没有警察来!他们把我关起来,然后没几天,一个胡子老头和那个坏人带着我来到了这里。来到这里后,那个坏蛋便开始用黄寅哥哥的名字。我们来到这里没过多久,就死掉了一个护士,他们说是被人杀死的。我就知道一定是他!”

松果说的,应该就是晋然说的三四年前那个同样qing化物中dú的护士,“所以,你就开始每天跟着那个坏人?”

“嗯嗯!”

“有什么发现了吗?”

“发现?”松子嘟着嘴皱着眉看着杨木木,“要发现什么?”

他的表情告诉杨木木,松子跟踪黄寅,目的不与自己的相同,他不是在调查?

“那你每天这样跟着他……”她把手在空中扬了扬,“是在干什么呢?”

大小孩儿的脸上又扬起了正气,“保护你们,保护大家。我是你们的守护者。”

“嗯?”

“我要一直跟着他,防止他做坏事儿。前阵子刘护士也被他杀了,我很自责,都怪我一时疏忽。”

杨木木心想,难道那件案子,松子也知道些什么?

刘护士的案子,松果也是被怀疑的对象之一,记得当时警察特地请他去警局走一趟,但是在出发之时,张护士也跟着出来了。后来听说张护士极力为松果开脱,他才摆脱了嫌疑。当时,由于关叔叔的关系,自己和黄寅早早安全地离开了警局。

那么,松果有没有给警方提供有用的信息呢?案子到现在也没结,当然是没有。她心里知道凶手一定是黄寅,那一定是警方没有好好询问松果,或者是松果说了许多,他们也不信。听到松果责怪自己,杨木木倒是想问清楚。

“这不怪你。”

“怪我!因为我很害怕刘护士,所以那天才没有好好看紧他。而且……刘护士也是坏人。”松果说着,眼睛里闪着不高兴的颜色。

杨木木想起病院流传的关于刘护士的说法,她会拉着英俊年轻的病人过夜,案发之前,刘护士就拉着松果进了她的房间,幸好张护士把他救了出来。但是那天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呢?明明那天晚上她一直和黄寅在一起,他们甚至在花园长坐到深夜才回到宿舍,回宿舍的时候恰好看到了松果回来。这也是他们给警察的说法,当然这也是事实。那么,黄寅是什么时候,用怎样的方式把qing化物放到刘护士的浴室。而且还没有留下任何物证,因为警局的化验结果显示所有浴室中的东西都没有qing化物的存在,而且刘护士是通过呼吸道把dú物吸进体内的。dú物既然是气体的形式,那么为什么会在洗澡洗到一半儿的时候才中dú呢?那个时候凶手在自己身边,没有去刘护士的浴室外投dú啊!这太奇怪了。

“松果,你还记得那天从头到尾跟踪黄寅看到的事情吗?”

松果点头。

真是太好了。

“但是……”

“但是什么?”

“我被刘护士带走后,就没有去跟着他了……”

这是当然了,他被张护士救出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况且他被刘护士带到宿舍,应该被吓得不轻吧。好不容易逃出魔爪怎么还能有心情跟踪黄寅呢。并且,那之后,自己一直和黄寅在一起,所以他没有跟踪也没关系,重要的是,在此之前黄寅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没事没事,你说说之前看到的事情就可以了。”

“呃……”松果眼珠子朝上想了想。

杨木木很担忧他的记忆,毕竟过去那么久了,他还是一个病人。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