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5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54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他指着外面。

杨木木赶紧跑出去,此时走廊尽头果然有个年轻的身影,杨木木猜那就是松果,赶紧追过去。

她追到楼梯口时,那背影已经走到了楼梯下面的拐角处,这次她看清楚了他的侧脸,确定无疑,他就是松果,他小跑着踏下一层层阶梯。

杨木木看着那步履匆匆的身影,突然想看看这个每天消失不见的人究竟去了哪里。她决定跟踪。

杨木木随着松果来到食堂大门外,杨木木敲脑袋,真特么傻,直接来食堂蹲点儿不就行了么?他总是要吃饭的。她随便打了点吃的,坐在距离松果五六米开外的地方静静观察。随着人越来越多,杨木木立刻否定了刚刚自己该在食堂蹲点儿的想法,因为人太多了,而且病人们无论男女老少统统穿着蓝条杠的白色病服,眼睛挑花也找不出来自己要找的人。但是,杨木木立刻看到人群中一个熟悉的身影:黄寅。因为他穿着异于他人的蓝色清洁工服。他还是那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走在人群里,像是周遭的人都隐形了一般。

杨木木盯着黄寅看了一小会儿,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在跟踪松果,她赶紧转移视线寻找松果。还好还好……他还坐在那里。

但是,松果的眼神……一直注视的方向……

松果在紧紧盯着黄寅!

难道又要发生她第一次看见他们时的情况?他要打他?

但是许久过去,并没有发生杨木木担心的事情。松果只是默默地注视着黄寅。黄寅也很淡然地吃着馒头喝着豆浆。他很快吃好了早餐,站起来清理清理桌面,把餐盘垃圾等放到该放到的位置。此时的松果也站了起来,他并不收拾,径直跟着黄寅出了食堂门。杨木木见罢,也放下手里的馒头,匆匆跟了上去。

在又行走了一段路后,杨木木十分确定,松果在跟踪黄寅,而且是一种很明显的跟踪。他不怕被黄寅看见,黄寅看见他了也不作出反应,好像松果根本就是空气一般。

黄寅很正常的开始一天的工作,他先后打扫了办公区,会议室,各栋大楼的走廊厕所,不紧不慢,悠悠然。倒是紧跟他身后的松果十分奇怪!他一会儿咬牙切齿的,一会儿抱着木头柱子狠狠地看着黄寅,像要马上扑上去撕碎黄寅似的。杨木木把这看作是精神病人的异态。

又到了午餐时间。

三人坐的位置组成边长五六米的三角形,杨木木盯着松果,松果盯着黄寅,而黄寅只是吃饭罢了。

杨木木在思考继续跟踪下去的意义,这样完全不会有什么发现吧?倒不如直接拉住松果,问他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但是,松果这样一个精神不正常的病人,说的话真的有参考价值吗?但是她的初衷只是想要找到松果问问他们在陂陀院的事情啊。哈维教授和黄寅是在那里认识的,如果他们俩有yīn谋,只是把黄寅送到这里就行了,为什么哈维教授要捎带一个不相关的人上来?

杨木木决定直接找他问,她站起来向松果走去,心想今早花半天时间跟踪一个精神病跟踪另一个精神病,自己才是精神病!

第61章

杨木木走到松果的身旁,站了好几秒后对方也没注意到自己。松果那双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地盯着黄寅。杨木木刚想与他说话之时,他立即站起来了,杨木木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果然,黄寅也起身了。

松果紧张兮兮的,眼睛的方向跟着黄寅的身子转,不一会儿,黄寅朝大门走,松果也迈开脚步。杨木木伸手一把抓住他。

对方诧异地回头看她。

“松果,我是杨木木,一直在找你,我们可以聊聊吗?”

松果的眼神更加疑惑,立即使劲甩开了杨木木的手,跑着追出大门。杨木木也赶紧跑出去,她看他那么焦急的样子,不忍心再拉住他,只好跟着他跑。

但是,跑了半天,黄寅的身影还是从他们的视野中消失了。松果四处张望,看不见黄寅,他焦急地抓头发跺脚,脸上懊恼的神色使他看起来随时都会哭泣。

杨木木满心愧疚。

“松子,你别着急,我会帮你把他找出来的。”杨木木学着护士们对他的称呼,大家都很喜欢他,亲切地叫他松子或者果子。

“真的吗?”他充满期待地看着杨木木。

杨木木感觉有些受不起,重重地点了点头!杨木木虽然上山几个月了,但是几乎没有正面与精神病人打过jiāo道。她此刻在心里把明显是精神病患者的松果与黄寅作对比,黄寅太正常了。就像晋然说的,黄寅不是一个病人,而是一个恐怖的聪明人。

杨木木牵起松果的手,带着他走,就像拉着一个孩子去找他丢失的玩具。

其实杨木木心里也打鼓,要是找不着该怎么办啊?

“你为什么一直跟着他啊?”

“因为……”松果瞪着他那双像孩子一样明亮的眼睛,“他是一个坏人!”松果抬手握成拳头。

杨木木也听说过松果在火灾之中救了所有护士的故事,看来他一直在选择做一个英雄。如果这是他生病的症状,那这样一个病人似乎比正常人来得更加安全和可爱。怪不得护士们都喜欢他,也不妨碍他每天做着“英雄”的事情。看着他,就像看着所有梦想自己变身超级英雄拯救世界的小男孩。她不觉更加用力地握住他的手。

“我也觉得他是一个坏人,你是怎么发现的呢?”

“我早就知道了。”松果有些骄傲地说,然后靠近杨木木的耳朵,低声说,“他是假的。”

“什么?”杨木木完全没想到,一个病人居然能够知道这个黄寅是假的,他竟然查到这种地步,简直不可思议。她想再确认他话里的意思,“什么意思?”

松果的声音压得更低了,还把手放在嘴边遮挡,“真的黄寅哥哥被他杀死了。”

杨木木听着那话,顿时觉得脚下无力,轻飘飘的也不知道在带着松果往哪里走。如果说松果前面那些话,杨木木还有点准备,但是假的黄寅杀死了真的黄寅?这已经完完全全超出杨木木的预料了,而且是被这样一个精神病人说出来。按理说她不应该相信一个病人的猜测,但是……直觉告诉她,这很有可能是真的。

但是杨木木转念一想,假黄寅明明告诉哈维教授他杀死朴医生是为了给真的黄寅报仇,既然是报仇,他又怎么会杀死他呢?

“你怎么知道?”

“哼!我就是知道。”

哎,松果真是像个孩子一样,还得对待小孩儿那样激他才行。“切~你不说是怎么知道的,我就觉得你是在吹牛!”

果然,他立马停下来,站在杨木木的正面,拉住她的两只手,十分真挚地说:“因为……我认识真的黄寅哥哥!”

这下杨木木反过来握紧他的手,“你们认识?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