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5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53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有名的律师身上。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而他要求在病院帮忙的杨小姐,又与关锦年有密切的关系。这是巧合还是必然?

晋然换了语气,“我知道杨小姐可能一时半会儿很难接受,呃……如果您十分为难?我……”他想说杨木木可以选择不帮他。

杨木木并不想切断与这位警察的合作,这是她唯一能够利用的人,他能帮助她解答真相。但她也不想把火种引到爸爸和关叔叔身上,所以她打算只说出部分信息,“我怀疑……黄寅是假的!”

“什么?”

她将这个信息抛出来,一是可以引开晋然对关叔叔的调查,二来,这的确是当前最需要搞清楚的事情,还有假黄寅向哈维教授索要的两条人命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她也暂时不想告诉晋然,“真的黄寅我不知道去哪儿了,但是从我这两天的调查来看,在这里的这个人绝对不是黄寅。”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她总不能说是根据假黄寅与哈维教授的对话猜测的,因为哈维教授与关叔叔的关系又会把警察引到怀疑关叔叔的线上去。“我越来越觉得这个人与过去的老同学不一样。”

“但是人都是会变的啊,何况这个人做着十分可疑的事情,外界还以为他是精神病,如果只是与过去不一样,不足以怀疑他身份的真假吧?”

警察就是警察,对一切都抱着一种怀疑的态度。

“很多很多的疑点,比如……”杨木木努力在心里编造理由,对了!长相,她一开始遇到黄寅的时候只是觉得他的名字与自己的初中同学相同,可他明显比自己的同学更帅。但是,自从她看过他的档案后,就认定他是自己的初中同学,便再也没有怀疑过。她当时还调侃过他,说他同自己一样整过容,还夸他整得很自然。现在想想真是蠢到家了,明明长得就不是一个人,看了档案后为什么就认定他就是他了。

杨木木说出自己疑惑的点,“比如他的长相,他以前不是现在的样子,他不可能去整容吧?还有,他丝毫不记得初中的一丁点儿事情。”

“这么明显的事情,你为什么之前都没有提起过?”对方用十分不可思议的语气问道。

“因为我后来看过他的档案,的确是我的同学的资料,也有人越长越帅的对吧?而且他是病人,我想他记不起初中的事情,也许也是正常的。我又不懂精神病。”

晋然在电话那头沉思了几秒,“照你这样说的话,一个人偷用了你患病的同学的身份,他是为了什么呢?”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查清这个人的真实身份。”杨木木又想起来,自己第一次见黄寅,就觉得是在哪儿见过的。如果他不是黄寅了,不是自己的老同学了,那么,她又在哪儿见过这个人呢?这样一想,她也有点怀疑自己的那天究竟有没有听清黄寅与哈维教授的谈话。他说的是为了死去的黄寅报仇。从档案上看,黄寅确实去过朴医生那里看过心理疾病,随后才去到了陂陀院。那么,他说的那个死去的黄寅,会不会是指过去的自己?朴医生毁了过去的自己?阿西吧!越想越乱的杨木木恼怒地抓头。

“但是,我也不太确定自己的怀疑正不正确,所以,需要晋警官你调查。”

“你又不确定了?”晋然大叹一口气,十分无语,“那我再查查,身份这种问题我只有靠DNA对比了。他还有什么亲人吗?”正好上次他们查案取了一些黄寅的指纹毛发血液什么的,做血缘鉴定的话,只需要再采集他亲人的DNA就可以了。

“好像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晋然又问了他们的住址,杨木木把黄寅档案上写的老家地址告诉了他。

挂完电话许久,杨木木还在心里默念,“对啊,如果他是假的黄寅,那么自己又在哪里见过他呢?”

第60章

杨木木接连两天白天都在各大病区瞎转,就是想遇见松果。她从来没觉着这小小的病院这么大,能容纳这么多的病人。他们每天早晚按时吃饭吃yào,剩下的时间,只要不出现大麻烦,护士都不管,这可能是自由病区病人们的自由,也有可能是山上的护士人手确实不够。

她在找了两天找不到后,决定在早上松果还未离开1406时就去找他,所以她必须早起。

杨木木头发乱蓬蓬的坐在床上,垂着头,眼神毫无焦点。窗外一点光都没有,昨晚她把闹钟定在了5点半,与那天看日出起床的时间差不多。想起日出,她也想起黄寅。自从那一日,她听到那些话语,她便再也没有去黏着他。黄寅和哈维教授说,自己这个花痴整天缠着他,妨碍到他做事情,才给自己下安眠yào。这几日,果然,一点也不嗜睡了,因为我没有去妨碍他了,虽然他依旧每日为自己送晚餐。杨木木这样想着,心里不禁有些失落。随后,又拍自己脑袋,“杨木木你在想些什么!那是一个恶魔!”

她翻身下床,简单去洗漱洗漱,穿好衣服就上楼去了。天空慢慢有了点点亮光,但是走在楼道里,还是漆黑一片,也不知道灯的开关在哪里。只好摸黑爬上了四楼。此刻的四楼走廊安静无比,杨木木从一间间房外路过,里面的人仍在熟睡之中。她来到1406门外,透过门窗,里面的两张床上,有一个人的确是松果。

今天终于能见到他了,杨木木露出微笑。决定就站在房外,等他出来。

慢慢地,一些房间门打开,三三两两的病人拿着漱口杯牙刷走出来了,他们朝走廊尽头的洗漱间走去。看着走廊那头的厕所标志,杨木木有些想尿尿,她看看房内还在熟睡的松果,决定以最快的速度去厕所搞定然后再回来。

这里的厕所构造与楼下的稍微有些不同,蹲坑的数量更少,只有两个,洗漱池也更加赃旧。而且洗漱池的位置紧挨厕所。人们闻着新造出的大便味道刷牙洗脸,此刻已经有两人在杨木木前面排队等待。她身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一直在刷牙。杨木木看她刷完了又挤牙膏,刷完了又挤牙膏,起码重复了三遍。

杨木木僵笑着,轻声对她说:“你已经刷好了,可以不用刷了。”

那女人满嘴的泡沫,看了看杨木木,继续使劲刷。此时,蹲坑的女人走了出来,她洗洗手,将刷牙的女人的牙膏拿走放到自己杯中。这一次,重复刷牙的女人漱完口,发现牙膏不见了,便转身走了。

杨木木在心里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终于轮到她上了。蹲坑比她想象的更脏。她花了许久时间洗手。出来后,快速朝1406奔去。此时,房间门大开着,松果的床上整整齐齐,哪里还有他人,窗边的小桌上也整齐摆放着两只漱口杯,说明他没有去洗漱。好在他的室友还在,杨木木问:“松果呢?”

“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