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5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52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香樟山精神病院,而档案袋上的主治医师同样写的是“Harvey教授”,但是,她却一次也没看见哈维教授上山来找过松果。而且,松果的行动并不自由,他时常因为发病被关进4、5号楼,偶尔在自由病人那一级。

但是,黄寅却自由得像工作人员一般,护士们说,黄寅认为自己是清洁工,教授建议配合治疗,就让他做清洁工。他从来没有受到过什么行动限制,他几乎就不是一个病人。如果这里的护士没有给他下一个“病人”的定义,谁又看得出来他是病人呢?

杨木木感觉自己找到了方向,她决定去找松果,问问他为什么那么狠黄寅,就算他是病人,也不可能会对一个人没来由的狠。

杨木木离开档案室问了松果的下落,护士说他现在在1406号房,也就是杨木木所在的1号楼的第四层6号房。虽然在这一栋楼住了几个月了,但她从来没有爬上楼梯,因为工作人员说,二层以上住的都是自由病人,他们的病情虽轻但还是不要随便招惹的好。

杨木木带着好奇,一层层阶梯踩上来,在心里想好向松果问话的方式。来到了四层楼,踏进走廊,两边都是病房。每一间的房门都打开着,现在是快到晌午的时间,房内的光线明亮,每间房摆着两张床,许多人刚从食堂吃完饭回来,还有人将饭打回来吃。表面上看,他们与普通人无异,坐在一起说话、发呆,还有女人在织毛线,部分房间还有人打扑克。他们围在一起,就像公园里坐在一起的老头老太太,只是他们之中有的年龄大有的年龄小。

杨木木抬头一路打望着门牌号,终于来到1406的房门前。里面也与其他房间无异,一堆人围在一起,杨木木走进一看,他们的正中央有两个人正在下象棋,此时棋局正到关键时刻,两人目不转睛地盯着棋盘。旁边围观的也十分认真,他们各自抱着一个饭盒,嘴里包着还未吞咽的食物,筷子举在手中,有一个不那么认真的人还趁机夹别人菜中的ròu,一口送进嘴里,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继续看象棋。

“请问,松果是住在这间房吗?”杨木木小心翼翼问。

但是并没有人理会她。

杨木木拍了拍偷吃东西的那人,又问“松果住在这间房吗?”

那人转身打量打量她,满脸疑惑,“是!”然后用你找他干啥的表情看着杨木木。

“那么他现在在哪儿呢?”

那人耸了耸肩,“不知道。”然后就那么一直盯着杨木木。

杨木木尴尬地笑了笑,道了谢,只好离开这里,直到她走到房门外了,那人还盯着她看。房内传来“砰”地一声象棋落子声,随后一片大笑传开来!

杨木木一间间房挨个儿找,四楼的所有房间内都没有松果的身影。奇怪的是,松果那样一个被护士们称赞的好人,他的病友几乎都不知道他的去向,问的每个人都说他人很好,但是白天几乎不与他们一块儿玩儿,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晚上他会在护士查房之前按时回来睡觉。可能大家都是病人,谁也不会对谁的行为指指点点,这中间不正常的人太多了,虽然人们大多数时候是正常的,但少数犯病情况严重的就会被升级为三级病人,被关进4、5号楼。护士们容忍的不正常准则是你的行为会不会影响到其他病人的人身安全,至于你疯疯癫癫的说胡话,做一些傻乎乎的行为,她们都不管,这里毕竟是精神病院。

杨木木并不认为松果只是病情的缘故才会如此怪异,她觉得这或许与黄寅有关。杨木木如此想着,不知不觉就回到了一层。上面的自由病人区是那番令人愉悦的气氛是她没想到的,虽然平日里,cāo场中花园里经常会有人自由病人活动,下棋、聊天。但她以为那只是很少一部分病情乐观的病人,没想到大部分的病人其实活得与正常人无异。

或许是8号楼带给她的yīn影,杨木木从来没去其他病区看过。

其实这些自由病区的病人,他们完全有能力回到正常社会中生活,但是程主任说过,香樟山精神病院是免费的公益xìng质的病院,这山上的病人都是被家人亲人爱人抛弃的,他们因为暂时的生病,成为家庭的负担,然后就被卸下了,迫不得已来到这里。运气好的,有行动自由,生活在1、2、3号楼,运气差的,被囚禁在4、5号楼,更点儿背的人被送进了如地狱般的6、7、8号楼,在那样的环境中,也许一辈子也出不来。如果遇到刘护士那样的女人,即使生活在自由区的1、2、3号楼,还有可能被她“欺负”。

这些都只因家人不爱你了。

第59章

杨木木正在思量要去哪里找出松果,虽然此时的她早已饥肠辘辘,可惜时间已到下午三点,食堂的午餐时间已过,晚餐时间还未到。她摸着咕咕叫的肚子,突然听闻背后有人叫她,“杨小姐,杨小姐……”

她转身看见一个年轻护士朝她跑来。

护士边喘气边说道:“杨小姐,有你电话。”

“谁的?”

“好像是一个警察。”

绝对是晋然,杨木木在心里说。

“谢谢,我马上过去接。”说着就向办公室楼跑去。

电话居然还没挂,杨木木刚接起说了一声喂,对方就立刻回话了。

“朴医生的案子果然有问题……”对方暂停了一小会儿,似乎在等杨木木主动往下问,案子有什么问题。

杨木木不说话。

电话那头继续说:“他们居然没有尸检,取证过程、调查过程都有猫腻。死者绝对不是自杀,而且,我明显感觉到了一股压力,我没有办法得到案件的详细资料,这不正常。后来我又花了许多时间,查到了那股压力的来源,你猜,在压这件案子的人是谁?”

不用猜,从那天在山崖偷听的对话她早就知道了,是关叔叔。她还是配合晋然问:“谁?”

“关锦年。”这是关律师的名字,他的名字在整个姜堰市都是响当当的。

“啊!”杨木木假装很惊讶的样子。她没想到晋然调查到这一步,她不希望他查到自己的爸爸,查到关叔叔。他们俩是她在这世上,最亲最亲的两个人。“你会不会搞错了?关叔叔怎么可能牵扯进这个案子呢?那间心理咨询中心,那个朴医生,我们全家都不认识。关叔叔没必要牵扯其中吧。”她知道不能打消晋然对关叔叔的怀疑,但还是反驳着他说出这些话。

“这其中具体的原因我不清楚,但是我敢确定,我没有弄错。明确打压这件案子的人就是关锦年……”晋然说着说着停下来了,他也意识到,这是杨木木不愿意听见的。如果这件案子与关锦年有关,那与杨小姐的爸爸又有几分联系呢?他实在是没想到,从刘护士的命案出发,一路顺着线索走过来,居然会扯出姜堰市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