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5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51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病院中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并且时间不多了?而且这件事情关叔叔和爸爸也参与其中?

要查到真相的话必须跟晋然合作,她没有其他的选择。院长和程主任还有这山中的护士在这件事中是怎样的身份,她不得而知。但是,这件事情又牵扯到关叔叔和爸爸,就不能把所有的信息都告诉晋然,万一晋然查到爸爸的头上怎么办?

她好矛盾!啊!杨木木抱着脑袋在心里大叫。

还有,黄寅为什么会从那下面出来,那条路下明明是深渊,她很明确,下面没有路了,更没有供人站立的地方。就算两个人的身体矫健,下去没有大问题,但是为什么非要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谈话。如果说是为了避人耳目的话,草地那块地方已经够偏僻了,加上他们说的是英语,在房间谈话也没必要担心被人听见。

他们的声音有点空洞,略带回音……病院的地下,难道还有地下室吗?如果有的话,入口在哪里?

还有……哈维教授和关叔叔只是同学关系吗?杨木木突然想起来,在这次上山来之前,她问过关叔叔,他与哈维教授有联系吗?问了两次。

现在想来,当时两次关叔叔的反应都有点奇怪,有点故作地漫不经心。自己只是让他帮忙问问哈维教授是怎么与和黄寅认识的。走之前,她还特意提醒过关叔叔,可是,她已经上山这么久了,关叔叔也没打电话告诉她答案。关叔叔向来做事有条不絮、天衣无缝,他是绝不会忘记自己的嘱托的。

这再一次印证了,他与哈维教授之间果然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合作。那么,爸爸呢?他与关叔叔那般亲密,应该都是知道的吧?无论怎样,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告诉警察。

杨木木思前想后,决定给关叔叔打电话,探探虚实之后再选择把少部分的情况告诉晋然。之后,再查查医院的地下室。

夜已经完全黑了,位于程主任办公室旁的公共电话,此时无人在使用。杨木木环顾四周确定无人后才chā卡拨通关叔叔的电话。电话响了许久才被接起,这期间杨木木一直保持着警惕查看四周。

“喂。”电话那头终于响起关叔叔的声音。

杨木木说出在心里想好的台词,用故作轻松的语气,“关叔叔,是我。我拜托您的事情,帮我查哈维教授和黄寅是怎么认识的,有结果了吗?今天哈维教授又来这里了,我才想起来,你还没给木木回话呢。”

对方“喔”了一声,停顿了几秒说:“木木你关心这个事情干什么呢?我和你爸商量了,再过不久就接你下山来。你的事情在社会上的议论渐渐平息了,你可以回家了。”

“可是我就是好奇嘛,而且你答应了我的。”

“是是是,也不是没帮你问。”电话那头又停顿了两秒左右才说:“哈维说,他是去一家叫做‘陂陀院’的精神病院认识黄寅的,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就把他带到了香樟山。”

“哈维教授为什么会带黄寅来这儿呢?为什么不是其他病人呢?”

“这个叔叔就不知道了,好像,哈维教授不止带走了黄寅,还有一些其他的病人吧。”

“其他病人?有几个?叫什么呢?”

“这个我就没问了。木木啊,你不要管这些,我们很快接你下山,你这些天呢,好好想想下山后要做什么,你爸爸肯定会好好问你的。”

杨木木嗯嗯喔喔答应着,心里却努力思考着。

“还有啊,最近有一个中年fù女找到家里,说是认识你……”

关律师说的肯定是那小孩儿的母亲吧,“喔,是那个大姐啊,我认识的。她儿子马上要中考了,如果到时候成绩不理想的话,可能会麻烦关叔叔安排安排,他希望能上第一中学。”

“喔,好!关叔叔知道了。”

挂电话后,杨木木一边往宿舍走,一边整理思绪。首先,关叔叔明显在隐瞒什么,他明明早就问过哈维了,却不主动告知自己,还极力要求自己不要去追问这件事情。其次,关叔叔的信息表面上是一滴不漏地全说了,却像没说一样。

其中最有用的就是,当年哈维教授除了黄寅以外还带了其他病人上山。他们究竟是谁,她想她有必要查出来。

还有就是关叔叔说的那家精神病院的名字:“陂陀院”。她似乎在哪儿听说过,是在哪儿呢?杨木木咬着指甲,不知觉地就回到了住处。屁股一挨床的瞬间,杨木木想起来了,“陂陀院”是她在黄寅档案上看过的那家精神病院的名字,关叔叔说的与黄寅的档案是一致的。对啊!那份档案肯定是真的黄寅的,那么这位假的黄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冒充的?她得再一次查看档案,并且询问程主任当年哈维教授带了哪些病人上山。

第二天杨木木不再睡懒觉,一大早就找到了程主任要求再看一次黄寅的档案,并且询问了程主任当年同黄寅一起上山的病人有哪些。

程主任一时想不起来,挠着脑袋想半天,最后他虚着眼睛答说,“好像是两个人一起来的,具体是谁吧,我也记不大清了,但是你可以问张护士,她记xìng很好,她什么都知道。”最后他把档案室的钥匙给了杨木木。

杨木木拿过钥匙,决定先找到张护士问清楚之后,再去档案室。

张护士听完杨木木的问题脸色复杂,但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黄寅和松果是一起被哈维教授从陂陀院带来的。”

“松果?就是当初打黄寅的那个松果?”

“是的。”张护士答道。

第58章

得知松果与黄寅是从同一个地方同时被哈维教授带上山,杨木木觉得这似乎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当初上山后第一次遇见黄寅时就看见松果打他,听护士们说,平日的松果十分温和,但是一遇见黄寅就会变得暴躁。之后的确还发生过好几次松果找黄寅麻烦的事情,但是黄寅从来没还过手,也没有一点恨松果的样子。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

杨木木打开档案室,找到了两人的档案袋。她先打开了黄寅的,因为之前看过,所以她只是快速地扫了扫,她果然看到了“陂陀院”,黄寅和松果之前都在这家病院。除此之外,她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心雨飘香心理咨询中心”。杨木木张大嘴,原来就是这家病院,那个姓朴的医生,刚刚死去的医生。

原来她们去的就是这家咨询中心。

档案显示,2011年黄寅频繁出入一家叫做“心雨飘香心理咨询中心”的机构接受治疗。而在2011年底他便进入了紧邻沙溪镇的一家叫做“陂陀院”的精神病院。在陂陀院期间他有过几次自杀行为,并多次表现出自杀倾向。2012年,黄寅被教授转入了香樟山精神病院。

再翻看松果的档案,同样的,他也是于2012年从陂陀院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