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5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啃得动吗?”

“切……”杨木木把头偏向一边。

***

终于开到了山顶,转过几道弯,车子又在走下坡路了。

“怎么下山了?”

“这山就像一口高脚杯,香樟山病院在山腰的里面,像一个小小的盆地被四周的山包围在中间。要进入那里,先得爬到山顶再下到半山腰。”

车子一圈一圈地往下面绕。不一会,下面一大块平地尽收眼底。平地四周红彤彤的,形成一条天然的彩带把病院包围其中。

“好漂亮啊,那一圈红色的是枫叶吗?现在才九月,枫叶就红了?”

“是枫叶,这里的气候特殊,枫叶红得早。”

杨木木把头伸出窗外,迎着风,一股清馨怡人的香味飘来,“哇,下面开什么花了吗?好特别的清香味。”

关律师转过头来回答道,“是香樟的味道,下面那一大片绿的全是香樟树,都是几百年的老树了,所以才叫香樟山。”

“香樟树是这个味道啊?我还以为是樟脑丸那么臭的呢,完全不一样啊。这个味道好好闻哦,以后买香水就买这个味道的。”

杨木木盯着下面的美景,不禁感叹,“天啦,我是来度假的吗?”话刚出口,她就后悔了,爸爸听到准会生气的,她斜眼瞟了一下杨宇,吐吐舌头,好在爸爸也完全被下面的美景吸引了,并没有注意她的话。

车子终于踏上了平坦的道路,两旁都是枫树。枫树里面是一大片的香樟树,透过香樟树的叶子能够隐约看到很高的砖红围墙。

“师傅,还远吗?”

“不远了,大门就在前面。”

“这样啊……爸爸关叔叔,我们下车走过去吧,这条路太漂亮了。”

关律师和杨宇都表示同意。

三人下车,司机缓缓地开在前面带路。

“好冷啊,比城里冷好多。”

“这里的盛夏都是很凉爽的。”关叔叔说完,把刚刚下车拿出的外套给杨木木披上,又把另一件男士外套丢给杨宇。杨宇稳稳地接住了,对他一笑。

杨木木跑在前面,踩在枫叶上咔呲咔呲响,香樟树的味道一阵阵飘来。

看着女儿在前面蹦蹦跳跳的,杨宇主动牵起关律师的手,“我们很少有这样的闲暇时间,一起散步。”

关律师歪歪嘴,低头看着他们牵在一起的手,说:“是啊,何况如此。”

三人跟着车子,穿过枫林大道到达一个岔路口,司机师傅停车下来说,“到了。”

岔路口的右边这条路两旁全是香樟树,前方不远,树叶子缝隙里透出一道高高的铁门,两边都是红砖堆砌的围墙。

他们来到铁门前,门右边有个密码和对讲的装置。司机拖着行李箱,按了一下对讲装置上的按钮,说:“喂,市里的关律师来了。”

不一会儿,铁门打开。除了开门的门卫,出来两位中年男人,走在前面的年龄老些,头顶微秃。后面的那位腆着个大肚子,身材有些发福。

走在前面的男人迎上来握住关律师的手,“关律师,一路辛苦了。”完了又过来与杨宇打招呼,“杨总……”

“院长,麻烦你了。”

“哪里哪里……”秃顶男人转眼看着杨木木,“想必这位就是杨小姐。”她精致小巧的翘鼻子在散落的发丝中若隐若现。如瀑布般的长发,垂直地卸下来,披在腰间。她正仰着头四处张望,手腕、脖子、耳朵……周身的首饰,棒球帽、短裙、夹克外套,这是在深山病院绝不可能看见的打扮。

“这位是程主任,院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他在打理。”院长最后介绍了他身后的人。

一番寒暄介绍后,眼见太阳快落山了,司机师傅催促关杨二人走了,夜晚开山路不太安全。

看着叔叔与爸爸的车走远,杨木木仿佛回到当年她出国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去到陌生的地方,熬日子。她仰头,无奈一笑,寂寞和孤独,不是她最习惯的东西吗?

杨木木被带着进了一间房,不大,摆设简单,不过倒也干净整洁。

程主任和院长对病院做了简单的介绍,这家病院的病人按照病情严重程度,分为四个类别。

一级病人最严重,统一关在6、7、8号楼,自然条件是最差的。其次是二级病人,关在5号楼,三级病人关在4号楼,住宿条件也更好些。

一二三级病人往往是病院义务收留的,家属完全放弃,不提供任何费用。

最后是比较特殊的自由病人,他们的医疗和生活条件最好,病情也比较轻轻,情绪稳定,没有攻击xìng,其中部分家属也支付一定的费用给医院。他们住在1、2、3号楼二层以上的楼层。

“一楼的房间大多都是工作人员的,医生护士们都在这一层,方便些,其他楼层都是病人。这栋是1号楼,食堂也离这栋楼较近。这间房以前住的是个医生,条件不好,杨小姐你就凑合凑合……”杨木木看见门后面挂了一件儿医生的白外套。

院长恭敬地说些客套话,杨木木罢罢手打断了他,抽出一根儿烟,“总是比监狱好的。”院长和主任尴尬地笑笑,杵在那里手足无措。杨木木倒像在自己家,左摸摸右看看。

“院长主任你们不用这么客气,去忙你们的事儿吧,有需要我会主动来问的。”

院长主任答应着走了。

她猛地吸了一口烟,透过窗户,外面的美景是她唯一的慰藉。也好,在家抽烟还得躲着呢!熬过这几个月,又是一条好汉,她吐出一个心形烟圈,又一口气把它吹散了。

第5章

清晨,杨木木打开衣柜,里面躺着两套病服,昨晚程主任给她的,并告诉她,在这儿只能穿这个。她眼巴巴望着门后的行李箱,那一箱子的宝贝啊,穿不了了。

“咦……”,她看见门后挂的那件医生外套。

她将那件医生白外套穿在漂亮衣服外面,端着餐具高高兴兴去了食堂。

已经有些晚了,食堂稀稀拉拉坐了一些护士和医生,还有少许的病人。窗口也没有什么吃的,打的粥全是水,包子没了,只剩几个干瘪的馒头。杨木木随便挑了个干净桌子,就着咸菜啃了几口馒头,这样的味道让她想起自己初中那会儿的伙食。

她初中时,爸爸还没发家,妈妈还没去世,他就读一所城镇中学,条件很差,每天中午的食堂大锅菜简直不能下咽。高中他进了市里最好的的中学,并不是成绩好,而是爸爸有钱了。

门口走进一个男人,他端着一个瓷盆。杨木木感叹间抬头正看见他,“我靠!精神病还有这么帅的……哈哈哈……”她溜喝了一口稀饭,吧唧嘴,视线跟着那人到了窗口。

他只拿了一个馒头。杨木木越看越觉得心花怒放,太好看了。干干净净的脸,韩国欧巴的乖乖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