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9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机的声音。

那个声音从她身处的右下方某个地方传上来,但是明显相隔不远,早上的时候,因为光线不强,加上山雾的缘故,她以为下面是像武侠剧中一样的一眼不见底的万丈深渊。现在趁着夕阳的余晖,发现那下面并不是多么的陡峭,虽然悬崖壁是由坚硬的岩石构成,但是它却像阶梯似的一层层缓缓往下,应该可以抓着树干草根等慢慢爬下去。

杨木木将手机放进衣服兜里,循着那声音的方向,抓住树枝草木,踩着岩石阶梯一点点爬下去。奇怪的是,声音虽然一点点在靠近,分贝也在慢慢变大。但是她丝毫没有看见下面或周围有任何人的身影。而且虽然这斜壁虽然可以安全上下,但是特意站在这山中腰说话不是傻得慌吗?

但是没下来几步,面前的路就断了,山壁支出一层宽阔的阶梯,但是这一层以下却又缩回去,就像支出在小区房外的阳台一样,这一层的岩石都是如此,左右都没有继续往下的路。如果这一层岩石都是如此的话,那么说话的人应该就踩在这一层上。但是在此时听到的那声音有些空洞或者说像是被什么隔膜包住,完全听不清楚。这不像站在如此开阔的地方发出的声音。

往下的路断了,杨木木只好顺着声音摸着山壁往右走,终于来到一处声音最大的地方。这次她听得很清楚,就像站在自己阳台,听楼下的夫妻在吵架一般,虽然看不清对方的脸,但是说话的内容却无比清晰,虽然依旧有一种空洞的回音在其中。那是两个男人在激烈的争吵,而且……而且是英语!

英语!杨木木皱眉,她立刻想到了哈维教授,此时此刻,哈维教授的声音在用英语骂另一个人,“我告诉过你,今年四月就必须把所有人送去!你还要拖多久?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拖延,我那边要多出多少麻烦?”当然这中间,男人加了许多fuck!****!

杨木木俯下身子,几乎爬在地上,将耳朵贴近地面。

被骂的那个男人完全没有怯态,他语气平稳,不紧不慢地用英语回说,“我早就告诉了你我的要求!最后两条命,你帮我搞定,我就把一切收尾!如果你不搞定,我就自己下山动手!耽误的时间,你自己补回来!”

听到这话,杨木木贴近地面的脸僵住了,眼睛里的泪水瞬间涌出,用眼角滴滴流到地面的青苔草叶上。她的嘴唇也在颤抖,因为,说话的人,一定!绝对!就是黄寅!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即使是英语那也很明显。

杨木木捂着嘴巴流着眼泪继续听下去!

第55章

哈维教授的声音继续争论,“这里不是在美国!我们的关系网没那么大!你下山做的那件命案知不知道我废了多少工夫才抹平?!”

黄寅的声音带着不屑,“有多少工夫?关律师不是很轻松地摆平了吗?”

杨木木听到关叔叔的名字,后脑勺的头皮瞬间像有无数的蚂蚁在爬。她看不见此时哈维教授的脸,但能明显感受到他的愤怒。

“轻松?谁说的轻松?现在杨宇和关律师被反贪局的人盯住了,他们这段时间不能有大动作。你少找一些事情行不行?”

“呵呵呵……”带着寒意的笑声,“说到杨宇,她的千金什么时候才走啊?你要我怎么弄?把她一块办了?所以,拖延时间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你们冷不丁地弄一人上来,搞什么?”

杨木木脑中出现黄寅缩肩摊手的痞子样!他们究竟在干些什么事情,爸爸和关叔叔也参与其中吗?

哈维教授估计被他问得不知如何是好,支支吾吾回答说,“关在想办法了,很快杨小姐就会下山,她一个小姑娘不会影响你做事。”

“没有影响?她天天缠着我,我还得给她下安眠yào,以免耽误我晚上做事。这叫没有影响吗?她就是一花痴!无论什么时候都要跟着我!”黄寅带着嘲笑,用相当地道的美式英语高声说。

趴在地上的杨木木已经哭得不能自已,原来在他心中,自己如此的讨人厌。太可笑了,自己爱上了一个魔鬼,就在刚才她还在责怪自己背叛了他。

哈维教授的声音在继续传上来,“你别做出一副讨厌杨小姐缠着你的样子,你不也在主动与她亲近吗?关律师明确地跟我讲了,如果你再招惹杨小姐,他就停止对我的帮助,包括你在这家病院的一切活动权力!杨小姐是杨宇的独生女儿,你居然在关律师面前对杨小姐做出那种事情!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干什么!呵呵……我说过很多次了,我接受这次中国区的事情,是因为要报仇!如果不利用杨木木,我能下山吗?我能亲手把害死黄寅的朴医生杀死吗?”

报仇?杀死黄寅的朴医生?杨木木听不懂,她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或者是自己听不懂英语了,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她在美国生活了十三年。杀死黄寅的朴医生?意思是说黄寅死了?这个人在为黄寅报仇?那这个声称是黄寅的人是谁?中国区的什么事情?他的语气好似什么外企的人在做大中华区的业务一般。

那位声称自己是黄寅的人继续说;“我一直在向你提我的要求!你从来不放在心上!我最后再说一次,两条人命!你给我,我就帮你在这里安安静静办事!你不给,我利用姓杨的女儿再下一次山,我自己亲手办!”

杨木木越听越疑惑,但是眼泪却一直在流,就在此时,她衣服兜里的手机响了,铃声很大。她手忙脚乱地摸手机,为什么偏偏在这里有信号,为什么偏偏在此刻有人给她打电话。她颤抖着手掏出手机,来电显示是小男孩打来的,她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挂断电话,但是手指就像不听使唤般,晃晃悠悠总也点不到挂断的地方,加上她的手冰凉,手机完全感受不到她的手指温度。她快要崩溃了,急急忙忙向手指哈气,不停地戳挂断的地方,好不容易才挂断了。她把手机贴在胸口,屏住呼吸,她闭上眼睛祈祷他们没有听见电话铃声。

但是……下面的谈话声停止了,他们一定是听见了。怎么办?怎么办?

杨木木赶紧爬起来,她左右环顾,想要找到一个可以将自己藏起来的地方。可是哪里有这样的地方,这一层以上都是岩石,稀稀拉拉的覆盖着树木杂草,它们根本不可能把自己掩饰起来。她急得不停出冷汗,此时,下面出现了的声音,有人要爬上来了。

杨木木背对着身后的悬崖,听着那个正在移动的细小声音,从头到脚止不住的颤抖,她的牙齿抖动像得在打架,她努力咬紧,腮帮子还是在颤抖。不能再犹豫了,眼前只有这一个办法,她迅速将手机扔在地上,以最快的速度往上爬!

Harvey和Ney(或者说黄寅)正在地下隧道实验室的尽头谈话,突闻上面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