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8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他上山来接杨小姐回家。”

“喔喔喔……是是是,我们很快就可以开证明了。回头我打电话给关律师确认确认。”院长赶紧答应下来。

饭后,众人各自带着心事散席,哈维教授拉着黄寅不知又去到哪里私聊。

而院长这饭吃得可是愁眉苦脸,他立即叫着程主任来到办公室,一字一句地细读哈维教授刚刚说的话。

“这是什么意思呢?杨小姐要走了?”

程主任点头,“可不就是这意思!”

“但是还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吗?”

“还有什么其他的意思?”

两人摸着脑袋抽着烟,皱着眉头虚着眼,“这不对啊!”

“是不对啊!”程主任应和!

“你说说,哪儿不对?”

“这个……当初杨总明明说了……”

“对!说了什么?”

“杨总说了,杨小姐要为她自个儿犯的错负责,要在这里好好反思,至少一年不能下山!”

“啊呸!你就觉着这儿不对?”

“啊?”程主任心想还有哪儿不对,看着院长不说话,又补上一句自己的想法:“是不是那个?”

“哪个?”院长以为他开窍了!

“是不是那起命案!让杨总和关律师觉得不安全,不放心。要让杨小姐提前下山。”

“你算是沾点边了。但是杨小姐早走晚走,什么时候走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刚刚哈维教授的话里,完完全全没有提到一个词是要给我们病院拨款的。”

“是啊。”程主任点头。

“他难道不应该说些什么……比如,杨小姐多亏了咱们的照顾,然后杨总关律师要给咱们病院多少多少资金以表感谢。可是,一个词儿也没有提。”

“会不会是……因为教授是外国人,不懂我们这儿的规矩,该传的话没传到位?”

“我说程主任啊,你平时在管理病院的杂事上,井井有条,面面俱到,一到了谈钱的事情上吧,你就不懂了。哈维教授跟我们打多少年jiāo道了,他能不懂规矩,当初杨总给我们的第一笔资助不就是他本人通过关律师拉来得嘛!他中文不好,但是说起场面话来那是滴水不漏的啊!”

“可是为什么呢?按理杨总那么大方的人……这次杨小姐下山去警局,不是回了一趟家吗?难道是她给杨总说了什么,不满意我们病院。”

“这不像啊,杨小姐不是那种说三道四的人。我们把她关8号楼那么久,她出来也是客客气气的,一点不生气的样子。”程主任打心底不认为是杨木木说了病院坏话。

“你知道什么,人家富家千金,表面不说。换你普通人被关进去几天,你能高兴?”

程主任不想跟院长辩论,就问:“那我们该怎么办?”

“杨小姐不是需要主治医师的证明才能下山吗?我们得拖!”

“拖?不是赶快替对方办好这事比较好吗?”

“你懂什么,等到对方催我们了,我们才有资本和机会跟杨总提要求啊。乖乖给他办好了,人家拍拍屁股走了,我们捞得着什么?杨小姐的主治医师是哪位?你给提前吩咐一下,如果哈维教授找到他,一定不能擅自就开证明了!”

“是是,我马上就去安排!”

院长看着程主任出去的背影,摸着下巴思考,可不能让杨小姐这肥羊从嘴边溜走。他又叫住程主任,程主任立即转过身来。

“这些天,我要找个时间下山去,打探打探杨总和关律师那边的情况,山上的事情还是照旧,你和张护士多费些心。尤其杨小姐,绝对不能再出什么岔子,我们不仅不能让她走,更得让她留得舒服。”

程主任点头哈腰,应承着走了。

第54章

杨木木没有心思吃饭,打完电话后,就在院子里乱逛,她逛着逛着,不知不觉就走在了那天她和黄寅一起去看日出的路上,当她意识到时,她已经身处4、5号楼之间。

她站在那里,环顾四周,尽管是白天,这里也了无生气,关在小屋子里的人们,此刻在想些什么?他们此前做错了什么,要遭受这样的囚禁,这里的条件,可能还不如牢房。听说病人是分级的,最差的是三级病人,也就是关在6、7、8号楼的病人,杨木木自己被关过,那里就像是动物园的小隔间。

那天晚上看到黄寅一定是事实不是梦境,她很确信是他救了自己,无论他是怎么进了那里,是为了什么去到那里,但就是他及时救出了自己。也许小男孩儿的短信不是自己理解的那个意思呢?她应该问清楚一些再给晋然说的。

她在此之前也与晋然说了,请他暂时不要去找那孩子,等她再问清楚些。杨木木决定去看日出的地方回复小孩儿的短信。

她再次来到6、7、8号楼后院那片如梦境般里草原般一样的地方,踩在草叶上发出令人舒服的声。背后夕阳shè来的光,将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人影的轮廓覆盖在一片片草叶上,还有长发一丝丝飘飞的移动光影。她面向东方,一路向前,此刻草地的路似乎比黎明看日出时的更长,她走了好久好久,也没有走到小路的尽头,看见那片深渊。

背着夕阳的路,一望无际的路,令她莫名伤感起来,不知道是因为这样宽阔寂寞的草地令她回想起在美国的孤单,还是自己内心此时此刻升起一股对黄寅背叛的愧疚感。总之,当她经过那块早上黄寅坐过的石头,她的眼睛湿了,她坐上那块石头,转身回望背后的夕阳,总感觉那就是黄寅,她在背离他的方向越走越远。

其实什么重要的事情都没发生,这或者就是杨木木的直觉,对将要发生的事情的直觉。

终于来到深渊前,杨木木举起手机,果然出现了一两格的信号。她在手机上编辑好短信,大致是向小男孩儿说明了自己为什么没有回复他的短信,以及保证她给他母亲的承诺的有效xìng,六月的中考后,他们随时可以联系她,或者上门找她爸爸帮忙。最后,杨木木问出了最想问的问题,她请小男孩儿再仔仔细细描述一下那天他看见的东西,真的看到了针筒吗?医生当时的状态究竟是怎样的,为什么捂着脖子,脖子上有什么?他的脸色如何,有什么其他的症状。真正重要的是,有没有看到黄寅用针筒向医生注shèyào物。

编辑了好一大段文字后,杨木木又仔仔细细检查一遍,这时,她好似听到脚下的深渊传出一些声音。她怔住仔细去听,那个声音却消失了。她摇摇头怀疑自己幻听,又大致把短信看了一遍,举起手机按下了发送键。很快地,手机发出短信发送成功的嘀铃声,与此同时,刚刚的那个声音又响起,这次她非常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她赶紧捂住手机,仔细聆听,那是两个男人谈话的声音,好在对方似乎没有听到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