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7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了袖口里,我不知道他偷拿一支针筒干什么。一个大男人比我这样的初中生还幼稚。随后,我进去拿我妈放在椅子上的包,这个时候坐在对面的医生脸色铁青,他用手捂着脖子,青筋暴起,眼神狰狞地看着门口。一副又难受又生气的样子,我赶紧拿着包冲出来了,我可不是害怕哦。但是,我觉得你男朋友那里应该有问题,我是说脑袋,我不知道他跟医生发生了什么事情,把医生气成那副样子,说不定他们还打架了。我觉得你男朋友应该有暴力倾向,如果他再有心理疾病的话,你就更危险了,我劝你跟他分开吧,等我长大……当然,我不是那种劝别人离开自己生病中的男朋友的人,用一句你们大人经常说的话:‘我是为你好。’”

看完这一条短信,杨木木不再被那小男孩儿早熟调情的词句逗笑,她被“针筒”、“脸色铁青”等词语怔住了。

晋然说过,他们去那里后的第二天,朴医生就跳楼自杀身亡,这未免太巧了。当时,晋然问她这话的时候,她就想起来那件事情:那天,他们乘坐出租车离开心理咨询中心,当出租车经过那条跨江大桥时,黄寅摇下车窗,用力扔出一个什么东西,那东西顺着大风,落入大桥下的江中。但是她没给晋然说。

“什么东西?”杨木木当时这样问道。

黄寅望着窗外说:“没什么。”

之后他们去看了许诺,得到那封信后,他就把关于黄寅和那医生只见奇奇怪怪的事情抛之脑后了。当时黄寅从医生那里拿走得那份档案袋,她也再没见过。

所以,现在根据小男孩儿的说词,杨木木得出一个可怕的推论:黄寅向朴医生注shè了什么东西,在出租车上,他把针筒扔进了江中。第二天,因为yào物的原因,朴医生跳楼身亡。

可是,是怎样的yào物能够使人等到第二天才跳楼自杀呢?

杨木木想再看看小男孩儿的短信还有没其他线索,接着翻看短信:

“哎呀,妈妈还一直在叫我联系你呢,你都不理我。前段时间她还打听了你们家地址,不知道是不是提了一堆烂苹果去过你家了。真是丢人嘞,我这张小脸都被丢光了。如果你们分手了,一定要告诉我哟,我会努力长大变成男子汉的。”

再后面的短信,也不过是小男孩儿一些天真调皮的话语,再也没有关于黄寅和朴医生的信息。

杨木木思考一阵后,决定把短信的事情告诉晋然。她来到院长的办公室外,她想电话的内容不能被任何人听见,只能在没人的情况下打。此时,是大家午餐的时间,程主任院长等人都在食堂的包间陪哈维教授吃饭。杨木木趁机进到院长办公室,她拿起电话左右环顾一圈确定没人后,才拨通了晋然给她的手机号。

电话几乎是立即就被接起的。

对方有些期待的样子,“喂……有发现?”

杨木木顿了顿,她有那么一秒的纠结,小声回说:“嗯。”

“你说。”

“有一个小男孩儿,是在我们去见朴医生的时候认识的。我收到了他的短信。”

“嗯?”对方有些疑惑,“短信?山上不是没有信号吗?”

杨木木不想说她与黄寅一起看日出找到了一个有信号的地方,解释起来也复杂,“这个你不用管,总之,那个男孩儿在短信之中说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杨木木再次环顾四周,深吸一口气说:“他看到黄寅,拿着针筒……”杨木木一时不知道怎么说,男孩儿并没有说是黄寅向医生注shè了yào物,那只是自己的猜测。“然后……那个医生,捂着脖子很难受的样子。我在……我,我也在车上看到了他……他把一个什么东西扔进了江里。”

第53章

可能在电话那头的晋然也听得有些乱,他稍微整理了一下,“你是说,有人看到黄寅向死者注shèyào物,导致了他跳楼。”

果然,他也这么猜的。杨木木单手捂着额头,顺势将头发往后捋,“不能那么说,小男孩只是说看到他手里有针筒。我也不知道那个医生为什么跳楼……至于他扔的东西,我也没看清,到底是什么。”

晋然并没有理会她的话,“等等,如果,我是说如果,死者的跳楼真的如我们猜测,是因为黄寅注shè了yào物的话。这样……”杨木木听得出来,他很激动,他好像咽了咽口水,继续说:“也就是说,这一次,我们有人证也有物证。”

“什么?”杨木木有些紧张。

“人证,就是你说的那个小男孩儿,他看到了。物证,就是他扔进江中的针筒。只要尸检发现死者体内有不明yào物残留。就能……”

“等等,我不想把那个孩子牵扯进去。”

“放心,只是问问他的话,不会有事的。”

“可是,那个针筒,你们不可能打捞起来啊,早就被江水冲走了。”

电话那边发出了笑声,“哈哈,怎么会去打捞呢,不用动用那么大的警力。你没看清楚他扔的是什么,司机也许看清楚了,我们还可以调监控啊。只要你告诉我那天的大致时间,在哪一座桥上仍的,我们可以根据监控查出来的。”

杨木木没想到自己只提供了一点点东西,对方就说出一堆要破案的动作。好像,他马上就要把黄寅做拿归案似的。接着,晋然就问了黄寅扔针筒详细的时间和地点,司机大概什么样子,还有小男孩的电话等等。杨木木支支吾吾地回答完,心里并不怎么舒服。

晋然却很高兴,“谢谢,我一定很快查清楚。你提供的东西很有价值。”

“你先不要去找那孩子吧,我再仔细问问他具体看到的情况。毕竟警察找上门,他的家长会想很多。”

“嗯,好。”

晋然又说了些夸奖和感谢的话,便挂断了电话。杨木木觉得胃里一股翻腾,她低头沉思了许久,是不是不该这样呢?为什么要参与进来,黄寅从来没有伤害过自己,现在她伙同那个警察是在干什么。

同往常一样,程主任和院长还有黄寅陪着哈维教授吃完饭,在桌上随便聊聊。院长一心想让哈维教授给他多介绍像关律师和杨宇那样的人,好给病院带来一些投资。聊到关律师,哈维教授又说起杨小姐。

“上山之前,我见过关律师了,他想让我带句话,就问问,杨小姐什么时候痊愈了?”

院长笑说:“这……这个,哈哈!我看杨小姐的精神状态是越来越好了,出院的话,要不了多久吧?”院长有点摸不清对方的意思,这他妈杨小姐痊愈不痊愈还不是由你们说了算。

“是吗?”哈维教授笑着问,夹一口菜嚼了许久,又接着说:“我听我的同学关律师说,他在找一些精神科的医生朋友,说经过鉴定,杨小姐的病已经差不多好了,就等你们病院开证明,看什么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