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6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可是我想看看这条路通向哪里。”杨木木的脚尖还是指向路的前方,没有要转身回来坐下的意思。

黄寅坐着看她,好几秒后,他才说:“你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杨木木觉得他的眼神很复杂,但也不想那么多,自顾自向前走去。一直走一直走,路比她想象的远,天色也越来越亮,日出应该很快就要出现在山凹底部。她怕来不及回去陪他一起看日出出现的那一刻,她加快速度往前跑。突然,路断了,面前出现一条深渊,将盆地与远处的山隔开。

“怎么会是这样?”盘山而下的公路难道不是完整的一圈吗?这中间断裂了一块地方。

杨木木小心翼翼地踩在悬崖边,低头往下看,日出的光还不够亮,那下面漂浮着一片浓密的白雾,它们一点点飘散上来,割断了眼睛对深渊下的窥探。白雾给人一种悬崖深不见底的感觉,杨木木完全猜不到山凹的深度。“好奇怪的构造,那下面是一直通下山底吗?”再抬头看对面的山凹处时,那像井的底部已经钻出了太阳的金边。真好看,她一直看着太阳升起,它比自己想象的升得更快,“真遗憾,明明是和他一起来的,却要分开感受这一刻。”杨木木自言自语。

“不是在一起吗?”身旁响起黄寅的声音。不知何时他已站在她的身边,手以对方感受不到的姿势抓着她后背的羽绒服帽檐。

杨木木笑起来,“日出果然还是一起看更漂亮。”杨木木开心地掏出手机拍照,这山上没有信号,手机的唯一用处就是看时间和拍照。刚掏出手机举起来,手机叮咚叮咚想起来,那是连续收到好几条短信的声音。

杨木木惊呼,“哇!这里有信号,这里有信号耶!可以来这儿打电话了。”

“只是打电话的话,不用跑这么远,可以用医院的电话吧。”

“也是哦。不过,可以来这儿上网!”

“也可以,你能够这样一直举着玩儿的话。”黄寅看着她的手机。

“举着?”杨木木将手机放到普通的高度,上面唯一一割信号也立刻消失了。再举起来,那一格信号又出现,短信的声音又想起,看号码,都是些垃圾短信。杨木木失望地收起手机,放回兜里,靠在黄寅的肩膀安静看日出。

被警察折磨几天回山的程主任一觉就睡到了太阳晒屁股,他脑袋一清醒就想到刘护士丈夫两人,一个人坐在床上垂着脑袋骂脏话。

对方不主动找自己,自己绝对不去找他们。所以,程主任径直去了办公室,可没想到的是,一到办公室,院长就拎着一包东西来找他,“老程啊,你把这个jiāo给刘护士的家属吧。”

“院长,这是?”

“昨天那位警察给我的,说是死者的遗物,要jiāo给家属的。”

程主任皱起眉头接过那包东西,他想等到他们找自己的时候顺便再给。院长看他不动身,催促道:“快去啊,赶紧给了还有事情要忙。”

“什么事?”

“哈维教授今天要来,司机已经去接了。你赶紧把东西还给人家,让他们走,我看那两个人在这留久了可不行。然后待会儿呢,你记得吩咐一下食堂,单独炒几个菜。”

程主任心想,这可要怎么才能把两个瘟神请走啊。

程主任左想右想,还是没想到什么好的说法,提着那包东西来到刘护士丈夫和母亲暂住的房间,没想到,房间门大开着,房内没人,床上虽然凌乱,却不见两人的行李。程主任寻思不会又去找杨小姐麻烦了吧,可是行李为什么也拿着,门也没关?

程主任找了一圈儿,直到史密斯载着哈维教授上山来后,也没找着两人。

当他和院长一起出门迎接哈维教授时,黄寅比他们还先一步出来了。这小伙子跟哈维教授真是……程主任想着他每天四处打扫卫生,或许见过那两人,便趁着院长与教授聊得正欢时悄悄问黄寅,“黄寅啊,你见到过昨天在会客室撒泼的那两个人吗?”

黄寅显示出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就是一个男的,还有一个老太婆。”

黄寅嘴巴呈O行,随后便摇了摇头,“没见到。”

此时,在他们一旁的史密斯上前对程主任说:“喔,程主任,你说的那两个人是刘护士的丈夫和母亲吧?”

“是是是!史密斯你见过。”

“他们今早搭我的车下山了。”史密斯一本正经地回答说,他的普通话比哈维教授的好很多。“我把他们送到了火车站。”

程主任感觉不可思议,但心里却大舒了一口气,居然自己主动走了,这真是太好了。

第52章

杨木木看完日出回来又睡了个回笼觉,醒来后翻出手机一看,又到了吃午饭的时间。看到手机后,她想起方才收到的短信,总不可能每条都是垃圾广告,便一条条翻看起来。

除去一堆奇奇怪怪的广告,其中有一个正常的11位数陌生号码,接连发了好几条短信。杨木木顺着日期从前往后看。

第一条打开:“美女姐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队在我的英勇带领下顺利打进了决赛,我们得了第三名。别看是第三名哦,已经很了不起的了!现在结束了比赛,我答应妈妈暂时不碰游戏直到中考结束。说到中考,我向你保证,绝对绝对不会麻烦你的,我靠我自己的实力,进入市一中的实验班绝对是小菜一碟。”

一看短信内容,杨木木立马想起来了是谁,就是她陪黄寅去那间心理咨询中心碰见的男孩儿。当时她听到男孩儿他妈说他得了网瘾要用什么电击疗法。便留下联系方式向他妈承诺,如果孩子因为游戏耽误了学习可以找她搞定孩子上市一中的事情。

杨木木笑着看完第一条短信,接着看第二条:“姐姐你怎么不回我啊?是你身边帅哥太多,就忘了大明湖畔的小弟弟了吗?那次和你一起的帅哥哥是你男朋友吗?你们没有结婚吧?我还有机会吗?”

杨木木爬在被褥上狂笑,这小孩儿也太早熟了。她忍不住接着看下一条:

“姐姐,你怎么还是不回我啊?你给我的电话号码对不对啊?说到你男朋友,我一直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呢。那天,你和我还有我妈在外面,你男朋友和医生在里面,最后我们准备走的时候发现我妈的包落在医生办公司了,我妈就让我回去帮她拿包。你猜我回去的时候看到了什么?想知道吗?你回复我,我就告诉你。嘿嘿……”

这小孩儿真是,还掉自己的胃口。杨木木接着往前翻,看看发短信的时间,没等到过一天,小孩儿便忍不住又发了一条:

“算了,我投降,我直接告诉你吧。当时我回去拿包,正准备敲门进屋,你男朋友就打开门出来了,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他手里拿着一根针筒。他出门后就藏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