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5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她听见外面有什么声音,起身走出去,宽敞的客厅里,一如以往的冷清,没有任何的生活气息。爸爸为什么要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生活,她好孤独好寂寞,这十三年都没有人陪自己吃晚餐,爸爸,你让关叔叔把房子买得这样大,是要折磨我吗?是在怪我害死了妈妈吗?妈妈不是你和那个男人一伙儿逼死的吗?

她抱着双臂打开大门去到花园,清冽的风吹过来,低头一看,自己没有穿鞋子,单薄的睡裙被风吹起,她好冷啊。明明软绵绵的草地,此刻怎么如此扎脚,她再看,自己的脚被草叶一点点刺穿,绿色的叶子从脚背上面穿过来,就好像脚上长出了叶子。她抬脚,草叶就从脚中抽出,像一把把尖刀一样。她留下一地的血,她继续往前走,前面好像瘫倒了一个人,那是妈妈!死透了的妈妈,她还是想跑去看看她的遗体,从来没见过她跳楼后的样子呢!

她奔跑,可是像尖刀的草叶减慢了她奔跑的速度。

背后有人在追他,他拿着一双鞋子。

“杨小姐……等等我!”那人在后面喊她。

她停下来等他,那人越跑越近,原来是那位警察,“晋警官。”

她笑着等他,但是对方却露出惊恐的表情看着她的身后,他朝自己大喊:“小心!”她疑惑地顺着他的目光转身望去,目露寒光的黄寅虚着眼睛看她,他的双手背在身后。远方,妈妈的遗体还躺在那里。

“黄寅,你的手里是什么?”

“你想看吗?”

杨木木点头。

黄寅一边笑着一边慢慢将手从背后拿出来,但还没等看清楚他手中握的是什么,感到背后有人不断地拍她的肩膀,她睁开眼睛才意识到方才是个梦。

杨木木转头一看,拍肩叫醒她的人正是黄寅,她吓了一跳。

“不是想看日出吗?”

“喔……”她这才想起来,昨天她们约好了今早一起看日出,他说他会来叫她。“几点了?”

“不到五点。”

“我还从来没有这么早起来过。”

“多穿点,外面冷。我出去等你。”

初春的山上,早晨如寒冬般冰冷,但是一路走过来,还是能够明显感觉到春意。小草小树芽儿都在努力往外冒。

他们从1号楼出来,转到后面,一直往大门的反方向走,大门就是食堂和办公室正对的方向。杨木木待了几个月,室外活动一般就在1、2、3号楼和食堂办公室四栋楼围起来的花园和cāo场里。那也已经够大了,跟一座小型的中学差不多。对于这四栋楼后面的世界,她不太清楚。那一次被关起来的八号楼,她隐约知道是在那后面,但不知道具体的方向。因为内心恐惧,她也没有去探究。

杨木木跟着黄寅走在青石板路上,不知是早晨的露水或是昨夜下了小雨,踩在石板上有些湿滑,黄寅的速度很快。她穿着一双毛拖鞋就出来了,有点跟不上。

空气十分潮湿,带着泥土和芳草的气味,还有他们已经习惯于其中的香樟树的味道。杨木木看着黄寅的背影,虽然紧紧地跟着他走,脑袋里却完全没有看日出的yù望。她一直想着方才的那个梦,那个梦唤起了她被关押的记忆。他刚上这里不久,就被刘护士……也就是死去的那个女人。那时,因为给黄寅包扎的事情,她们吵起来,没想到她公报私仇就把自己当精神病关起来,那里的条件很差,她日日期盼有人发现自己的消失。

那天夜里,她没有吃yào,醒着的她察觉到有人进门,那不是送食物的时间也不是送yào的时间。她充满恐惧,没想到来的人是黄寅,她大喜过望,以为他是来救自己的。后来,她也真的就被救出去了。当时的她被放出来的喜悦冲击着,完全没有理智地去思考为什么黄寅会来救自己这件事,他哪里来的钥匙?

昨天,晋然给自己讲了许多关于黄寅的事情,他说黄寅是一个神秘又危险的人物,他的身上充满了许多不可理解又追究不出原由的奇奇怪怪的事情。

等到杨木木把思绪收回来,她已经落后黄寅好几米远了。她大踏步追上去,刚要追上时,脚上一打滑,差点就要摔跤。

黄寅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似的,立即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扶稳了。“小心点。”

杨木木低头吐了吐舌头,“我们走了好久了,要去哪里看啊。”她能看到自己说话呼出的白气。

黄寅放开她,转身继续走,“一个看日出很好的位置。”

“喔。”杨木木跟上他,又走了几十步后,面前出现三栋建筑,分别写着6、7、8号楼,杨木木认得8号楼,那是她被关起来的房子。没想到,他们走到这里来了。

她再一次追上去,绕到黄寅的前面,倒着走面向他问,“那天晚上就是你吧?”

黄寅只是紧盯着她的脚下,一见那双脚快要踩到青苔就伸手拉住她的手臂。她娇小的身子,随便一拉就被扯回来。黄寅顺势抱住他,下巴抵住她的头顶,轻声说:“不要怀疑我,我只有你!”

杨木木没有看见,他说这句话的眼睛里充满着绝望。

杨木木虽然不懂这句话的意思,但再没办法开始方才的话题,那些应晋然的要求,一点点要搞清楚的问题,在他怀里一点也问不出。

第51章

到达目的地后,杨木木不禁发出感叹,“这里真的是一个看日出的好位置。”

香樟山像一个高脚杯,而香樟山病院就在高脚杯里。从山下上来要一圈一圈盘绕着山腰开到山顶,再从山顶一圈一圈环绕下去,病院处在在山顶凹下的盆地里。所以,病院的四面八方都是山围绕着,要看日出的话相当困难,除非找到一个比山顶还高的建筑物。

杨木木本以为,他们会去楼顶,没想到病院的后面还有这样一处地方。这里比病院的地势更高,但也没有四面环绕的山高,但是从这里望过去,就像围绕的山盆开了一个口子。这个口子恰好是正东方。此刻,那个口子最低处,已经泛出些许亮光,再等一会儿,太阳就会像从井里钻出来一样,慢慢升起。

这里距离病院大门已经很远很远了,荒芜一片,像一块草原,其中零零星星地看着些许叫不出名字的花,再过一段时间,待到更多的植物到了花期,这里定会变作一片花海。其中有一条被人长久踩过的路通向前方。清晨的露珠一颗颗挂在草头尖儿,这又令杨木木想起那个噩梦。她盯着那些草叶子,一直顺着踏出的小路往前走。

“已经到了。”黄寅在身后对她说。

杨木木停下来,指着前方没有尽头的小路,“还没到啊。”

“再走就是下坡路了,这里是地势最高的地方。”他的身旁有块刚好板凳那么高的大石头,他顺势坐下,旁边空出的位置刚刚还够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