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4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正门写了几个红色大字“8号楼”。

“原来这家病院关了这么多精神病啊!八栋这样高的房子,姓程的他喊什么穷?”

老太战战兢兢地说:“现在怎么办?”

“这小子肯定把东西藏在了这里面的哪间屋子里。妈,我们一定要跟上去,看好是哪间屋子,才能把属于我们的东西抢回来!”他拽紧拳头说,嘴里喷出许多热气。

他们找到了楼梯,一踏进去就有股巨大的霉味儿往鼻子里窜。两人捂着口鼻顺着爬上去,随着不断地往上,那股味道也越来越大,还慢慢掺杂了更多不同的味道。他们轻步轻脚地往上爬,慢慢就不知道清洁工去哪儿了。正不知如何是好之时,从上方传来微弱的光,看来是那人打开了手电筒。他们跟着光不知又爬了几层,那人终于拐进了一条yīn暗的走廊。

刘护士丈夫暂时躲在走廊的墙根边躲起来,想看那束光到底要去到哪间房。他跟丈母娘说:“妈,我们先别动,看他进了哪间房再当面找他对峙,到时候我就不信一个清洁工敢怎么样!”他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想要得到丈母娘的回应。

可是,哪里有老太的身影,他身后没有任何人!他转动着脑袋,前方是长长的走廊,除了那束电筒光和那个男人移动的身影再没有别的,身后是黑漆漆的楼梯。他想叫喊,却又不敢出声。他急挠脑袋,眼看着那束光越走越远,这老太婆真是!尽给他添麻烦,他就该一个人过来!

他还是怕她找不到自己再乱叫喊就打草惊蛇了,在心里骂了一声,只好下楼梯去找。好在只下去了半层,就在楼梯拐弯儿的地方看到老太婆撑着她的破膝盖气喘吁吁爬上来。

“你怎么回事!”男人压低声音,还是能听见他的怒气!

“哎!人老了,爬不动,骨头锈了!”老太按照平日说话的分贝说。

女婿立马拉扯她的手臂,“小声点小声点!”老太被他拉得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撞在楼梯扶手上。

女婿转身大步往上爬,“快点!”

等到他们重新来到刚刚那层楼,走廊内哪里还有电筒光!

“这……”

老太婆还在身后喘着粗气,他听着就烦!

“现在我们怎么办呢?”老太婆问,问完继续喘气。

男人定在那里,脑袋不停转。

老太婆又说:“是不是你记错了,不是这一层啊?”

男人一听更加心烦,就是你这老不死的拖后腿,搞得我把人跟丢了,现在还来怀疑我弄错了楼层!他懒得再衡量利弊,一咬牙说:“一间间找过去!”

“不怕被他知道咯?”

“知道又怎么样!我们还怕他不成,到时候戳穿了他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直接送给警察,所有的东西物归原主!”说着便往前走去。

他们经过一间间房,里面散发出混合着各种各样腐臭的味道,有粪便的,有潮湿生霉的,甚至有ròu体腐烂的。他们透过门窗向里面望,每间房间的格局都是一样的,只有几平米大的样子,紧挨屋顶的地方开了一扇半平米不到的小窗,从小窗透进来一丁丁点儿光可以隐约看见屋内简单的摆设:一张破床,角落里一个便池位,便池上方有个水池。每间屋子的床上躺着各色各样的人。

人形各不形同,但是那股味道都是差不多的。每间房的门缝下都有一只脏兮兮的空铁盆,看来是他们吃饭用的。

老太发出啊呀呀的声音,捂着嘴,“这些人真是惨呐!”

刘护士丈夫才不管这些,他只在意那个该死的清洁工现在在哪儿。最后,他们在走廊尽头右边的倒数第三间房看到了他。

在快靠近那间房的时候,他们就觉着这间房似乎透出了亮光,走进一看,果然是这间,门开着,虽然只开了一丝缝隙,但是很明显地门没锁上。

他们透过门缝望进去,只见清洁工嘴里含着小电筒,小电筒的光正正照shè着他的手,他的手上拿着又长又细的尖头针,直径估计一毫米不到,那与普通的医yào针不同。接着,清洁工撩起床上那人的衣服,手法娴熟地朝病人的腰椎处扎进。那病人像感受不到疼痛般乖乖地侧躺着,身体蜷成弓形。随后,他抽出细针,放进他的背包里,然后又掏出另一套针具,将一只超小瓶儿的液体吸进针管儿里,也是朝着方才的位置注shè进去。他速度很快地做完了这一系列事情,然后将所有东西收拾进背包。最后,他将侧卧的人掰过来仰躺着,向门口走来。

紧张的二人看着,立刻想隐藏起来,但是一条直线般的走廊哪有地方躲。两人紧紧靠着墙,连呼吸都放轻了。清洁工走出门来后好像也没有看见他们,又进到另一间房。刘护士丈夫两人在心里安慰自己也许是走廊没灯才没看到他们吧。

他们继续看着他打开另一件房门,但他并没有挂着一串串的钥匙,不知道有什么奇异的功能,只是拿着个什么东西在门锁上捣腾两下,就打开门了。

老太歪着嘴,“天生就是小偷的料!”

刘护士丈夫眼神严肃,他心里知道,是看到什么大事情了。他双腿不自觉地就向那间房门移去。和方才一样,他透过门缝往里看,清洁工此时正在将床上的人翻成侧卧的姿势,从大致的形态来看,床上这人应该是个女人。然后清洁工又是将那根又长又细的针扎进她的腰椎,但这次,他没有往那人的身体里注shè东西。随后也是把东西收拾进包里后,把人翻成仰卧的样子,就准备出来。

刘护士丈夫的头皮一阵阵发麻,他虽然不懂得他在做什么,但是却袭上一种恐怖之感。他声音颤抖着,“妈!妈!走!走!”他使劲推着老太婆,自己的脚却好似粘在了原地。因为很明显的,那人现在的眼睛正以很恐怖的颜色从门缝里盯着自己。

门内传出略带笑意又温柔的声音,“别走啊!”然后,门打开了,那只手电拿在他的右手里,他用另一只手轻轻地关上了门。

黄寅朝两人微笑着,他的头朝右一偏,“这里正好还有两间空房!”

两人被他寒彻透骨般的一句话怔在原地,过了几秒黄寅像想起什么似的又补充了一句:

“喔,对了……那个讨厌的女人,是我杀的!”

第50章

这是一间昏暗肮脏又狭小的牢房,杨木木看见自己躺在满是污垢的床上,床上的她刚睁开眼睛就看见妈妈悬坐在窗边。奇怪,这间房的窗户明明开得很高,紧挨着低矮的屋顶,只有半平米大,妈妈是怎么坐在那里的?

妈妈回头看了看她,她在心里突然知道她打算往下跳,她想向她大吼,但是张开嘴巴却发不出一点点声音。她眼睁睁看着她坠落消失了,她蜷缩着身子,无声地哭泣。哭着哭着,周围的墙壁变成了在美国居住的卧室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