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3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只精致小巧的耳坠,那只原本属于杨木木的耳坠,那只死者从杨木木耳朵上血淋淋扯下的耳坠。

第48章

老太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少一只就少一只吧,人都死了。”

“妈,你是不知道价钱才这么说。”他拎起那只手表,“妈你说,这只手表多少钱?”

“几百?”

他皱眉眯眼叹气,“诶!少了,再猜!”

“几千?”

这次他稍微笑了,“还是少了。”

“几万?!”老太婆提高了嗓门。

这次他笑得更夸张,得意地喷口水,“几十万!妈我告诉你,就我现在手里的一把东西,原价起码是这个数。”他伸出食指,“一百万。”

“啊?”老太婆张大了嘴巴。“不可能,她每个月挣那么点工资!”

“怎么不可能,东西货真价实得就在我们手里,”他压低声音,“以前她就跟我说过,这家病院乱得很,有可能这些东西啊都是她们从病人身上抢的。”

“不可能!你没听程主任说,他们医院穷得很,来这儿的病人都是免费的。怎么还会有这么值钱的东西给她们护士抢。”

“哎!你怎么信姓程的话,他有钱没钱我们怎么知道。再说,那个杨小姐不就是有钱人,他不也来这儿了,怎么可能听他的说没钱就没钱。他只是自己不想给我们。”

老太婆仔细思考着。

女婿继续说,“再说,她的死也蹊跷,谁没事杀一个小护士呢?还不是因为这些!”他捧着那堆东西!“见钱眼开,为钱杀人,谋财害命!”

“哦……”老太婆恍然大悟!“那这样说凶手就不是那个姓杨的有钱人咯?”

“嗨……妈你关心这个干什么,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差出谁是凶手,警察都查不出来的事情,我们怎么会知道!”

“你不是说警察和凶手串通一气……”

男人一脸无可奈何,“这个,这不……哎!妈你还是没搞懂我的意思。现在我们不能把凶手怎么样,我们能做的就是给我的三个儿子女儿,您的孙子孙女多弄点钱回去。她妈不能白死啊。何况这些值钱的东西本来就是在她的房间找到的。”

老太婆半张着嘴仔细听他说,好像是很有道理的样子。

男人继续说道:“那群黑心警察一直没有给我们孩儿他妈任何值钱的遗物,连不值钱的也一样没还给我们。现在呢,我们找到了这些东西。”他掂掂手中的手表首饰。“但是其中的耳环少了一只,这说明什么?”

老太婆不知道。

女婿自问自答:“这有两种可能,第一,是警察搜到了一部分东西,没有给我们。第二,是警察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搜到,被打扫这间屋子的人给捡去了!”

老太婆似懂非懂,转念又问:“那你刚刚不是说是谋财害命!那更应该查出谁是凶手才能找到东西不是?”

“这……”男人摸着下巴思考。“应该也不是,怎么说呢!警察在查的时候说是谋杀,没给我们说是抢了财物杀人。说是投dú呢!”

“切!是不是都是你在说!自己都搞不懂还装作很聪明的样子!”老太婆努嘴。

男人一歪头,好像自己的话确实前后矛盾!他甩手,“嗨呀!管他的呢!不管怎样,我们就是要把这耳环的另一只给找回来!”

“找找找!去哪儿找!说得轻巧!”老太婆撑着膝盖起身,“先回去睡觉,你看看多晚了!”她指指女婿手中的表。

他低头一看,时针已经指到了12点之后,“已经十二点过了!”

“这么晚了?这表准不准哦?”

“废话,这样的好东西时间当然是准的。”他把那堆宝贝塞进上衣口袋。

两人打算原路返回去睡觉,也就是要从此处的2号楼经过1号楼去到3号楼。他们裹紧外套踏上青石板路,整个院子里十分安静,只听得到风吹过叶子的声音,还有他们冷得牙齿打颤的声响。昏暗的路灯下,两个人影踩着小碎步加速地往前走。

就在经过1号楼时,走在前面的刘护士丈夫突然定住脚,老太婆正要开口说他发什么神经,男人立马转过身,他把食指竖在唇上,示意丈母娘不要说话,他又把下颚朝一个方向扬了扬。老太婆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一个男人正转过1号楼的墙角,他此时身处灯光最亮的地方,所以他们一眼认出了他,就是今天在会客室打扫的那个男的,他背了一个挺大的双肩包,正要往1号楼的后面去。

女婿悄声说道:“妈!那个人就是这家病院的清洁工,你说会不会就是他偷拿了我们的东西啊?”

老太婆摇头表示不知道,“但是他这么晚了是要去那后面做什么啊?”这么冷的天,大半夜的往后面走是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在他们看来,这家病院只有123号楼外加办公室食堂四栋建筑,它们围成一圈,中间就是病人活动的体育场和花园,各栋建筑后面应该是荒草树林。

“会不会是去藏他偷来的东西?”男人盯着清洁工的背包,满脑袋想的都是那些值钱的首饰。

两人眼见着黄寅就要1号楼后面,再不追去的话就找不到他去哪儿了。男人蹑手蹑脚地准备跟上,老太婆拉扯了一下,“算了吧!”

“钱的事怎么能够算了!”看老太婆露出害怕的神色,“我们两个人他一个人!妈你怕什么?”

说罢两人一起跟上去,没想到转到1号楼后,地下又伸出一条青石板路,这里并不如他们所想的是荒草树林,也是花园一般的样子,与前面不同的是,这里没有一盏路灯。他们跟踪的人一直顺着青石板路往前走。

走了不知许久后,奇迹般地在他们的左右两边又出现了两栋建筑物,yīn森森地矗立在两旁。看样子,应该只有楼梯间才有灯光透出来,剩下的房间不知是因为时间太晚还是本就没有灯,全部漆黑一片。突然,不知从左右的哪栋建筑里传出一声撕心裂肺发狂般的尖叫,两人的脚瞬间像粘在了地上,动弹不得,后脑勺也传过一阵阵麻意。

“我……我们回去吧。”老太婆央求着说,她双腿都快软了。

男人看了看快步走在前方的清洁工,吞了吞口水,“都来到这儿了,继续走!”

第49章

刘护士丈夫和他丈母娘一路跟着黄寅,经过关二三级病人的4号楼和5号楼。继续往前,他们又看见了三栋建筑。那里漆黑一片,三栋建筑物连楼梯间都没有灯光透出来,走近之前完完全全看不见它们。它们没有像之前的那些建筑粉刷了白色,只是简单拿水泥抹了红砖,在夜色下它们完全隐藏起来。

跟踪的那身影很快地转到最右边那栋建筑前面。刘护士丈夫回头看了看丈母娘,再转身之时,那人已经不见了。他们快步追上去,抬头一看,原来这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