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2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廊内,昏暗的顶灯打下来,将走廊映得更加狭长yīn森。他们一直往前走,刚走到尽头的楼梯处,突然从上面窜出一个男孩儿,老太婆啊呀一声叫出来。

男孩儿长得挺乖的,他也像被吓了一跳似的打量着两人。

老太婆拉住他,“小伙子,你知道刘护士的房间在哪里吗?”

那男孩儿一听张护士三个字,就像被人在后脑勺突然地扎了一针,怔在原地,口中喃喃:“刘护士,啊!啊!不要不要!”他脸上写满了惊恐,抱着脑袋跑上了楼梯,一路上去,瞬间没了人影。踏踩楼梯的脚步声却一直没减速。

两人面面相觑,一边喊着“小伙子”,一边准备踏上楼梯去追。就在此时,背后发出一个女人的声音。

“嘿!那上面你们不能去的!”

两人转身,是一个护士模样的女人在与她们说话。她一只手扬在空中,“那上面都是病人,你们不能上去。刘护士的房间在这边,我带你们去。”

那女人披头散发的,穿着一件白色护士衣服,头上的灯打在她脸上,老太婆有些怯怯地挪动着步子,移到女婿身边,拽住他的衣袖。

第47章

“走啊!”那女人见两人不动,又吼了一声,随后转身往走廊的那一头走去。

刘护士母亲和丈夫互相看对方一眼,还是迈开步子跟上去,但始终与那女人保持着五米开外的距离。

“那女人走路一点声音也没有。”老太小声嘀咕说。

“是啊,但她好像穿着的明明是拖鞋!”刘护士丈夫打了个寒颤。

终于,女人在一间房门外停下,“要帮你们打开吗?”

“啊不用不用,我们有钥匙。”刘护士丈夫说着就从裤兜里掏出那把程主任给他的钥匙。

女人从披散的头发丝中透出眼睛看他们,点点头,朝她刚刚所处的方向走了。

打开门,立刻扑来一股消dú水的味道,看来房间早就被打扫过了。

他们简单地环顾一圈,这间房说实话比他们刚刚暂住的那间要好,还有一间独立的卫生间,听说,她死的时候,就那么爬在浴室门口,什么都没穿。

这样想着,刘护士的母亲立刻忍不住涌出泪来,她捂着嘴巴,很伤心的样子。

刘护士丈夫见此,装模作样的搀扶着老太说:“妈,你坐着吧,我来收拾。”他在心里想的是,也许遗物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自己可以抢先一步找到。

老太坐在床边,男人开始去翻找衣柜。他渴望翻出什么值钱的东西,可除了衣服棉被外,什么也没有。就在此时,坐在床边的老太哇地大叫一声。

男人闻声转头,忽见窗外一个黑影一闪而过消失不见。老太双手捂着脸。

“你看见了吧!你看见了吧?”老太迫不及待要证实自己眼睛看到的是事实。

“好像看见了好像又没看见。什么东西?”

看见丈母娘完全没有反应,刘护士丈夫走过去,打开窗户,把头伸出去,看了一会儿后,缩回脑袋,“什么都没有。”

老太婆不说话,用她那双满是皱纹cāo劳一生的手慢慢抚摸着床头柜,那是女儿用了十几年的柜子,那上面什么都没有。

“警察收集证物的时候拿走了很多东西。他们打扫的时候再收走些,现在剩下的都是些没用的衣服棉被了。妈,我们去警局的时候警察没给我们随身物品什么的吧?”刘护士丈夫认为不可能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便怀疑是警察在审问他的时候把东西给老太婆了。“你看电视里面都是要把东西jiāo给家属的啊。”

“你老婆死的时候就光着身子,哪有什么随身物品。”

“那不一定!搜集证物什么的不得把那些东西都拿光啊!你看这柜子上什么也没有……”说着,他又把抽屉一个个拉开,里面只是些卫生巾卫生纸,电吹风等生活用品,还有散落的一些头发。“你看!这里面也是什么都没有。不应该啊!她生前可喜欢那些戒指首饰的了,不可能一件也没有!”

他突然又想起,老婆死的时候是在洗澡,是不是把手上戴的都取下来放在了卫生间。他立马跑进卫生间。灯一打开,他的脸色立马变了,因为里面除了一个马桶什么都没有,连一支牙刷都没有,更别说什么洗澡之前取下的首饰。他骂自己蠢!这是案发现场怎么可能还会有东西给他留下!牙刷牙膏洗发露都被警察拿走了。

他这下彻底心凉了,想着还是只有乖乖回去睡觉。听程主任说他们今晚住的那间房,洗漱的地方在走廊的尽头,还不知道有没有热水了,这么冷的天,再连个热水脚也洗不着就更憋屈了。而且这么晚了,回去也不想洗漱了,反正弄脏的不是自己的床。但是脚却生冷,不泡泡的话要捂许久才能睡着。这样想着,他便脱下鞋子,拿起挂在墙上的洒花来洗脚。

洗着洗着,洒花连接管子的地方却直漏水,仔细一看,洒花与管子根本没拧紧,凹凸的纹路是错开的。就这么错开着生生给拧上的,才会漏水。刘护士丈夫把水关了,又把洒花取下来,对准角度慢慢拧紧,但是拧了很多次,螺纹还是错开的。他再一次取下,这一次仔仔细细耐耐心心地才好不容易拧正了!

他双脚在裤子上擦干水套上鞋子出来,看见丈母娘手中多了一个手镯,看颜色应该是金的。他瞬间两眼放光,鞋跟还没穿上就跑过去,蹲在丈母娘脚下,“妈!你这是哪里找着的呀!”

“喏!”她指指乱在一边的枕头,“枕头里面。”

他抓过那只手镯,拿在眼下仔细瞧,手镯的一圈都刻了圆形“日”字的形状,最中间那个圈没有“一”字横在中间,倒是镶了一颗蓝紫色的钻石。他稍微倾斜看看手镯的内侧,刻着英文儿“Cartier”。

“妈!这是好东西啊!”

不止一只金手镯,老太婆又从枕头底下掏出一把。一条很细很细的手链,设计很单调,中间是一个十字架,看着一般,但是仔细一看十字架都是货真价实的钻石镶嵌而成。还有一只手表,刘护士丈夫知道,这只手表的价格绝对不简单,应该是这里边最贵的东西了。指针中心的上面也是英文:“CARTIER”,下面是“AUTOMATIC”,四周镶满闪闪发光的钻石。

“妈你真厉害,还是你了解她,她一向喜欢把珍贵东西藏在枕头里。”刘护士丈夫眼皮不抬一下地盯着一堆首饰说道。

他又从中挑出一条项链,还有一只耳坠。“诶!不对啊,妈,这只耳环怎么只有一只啊?耳环都是一对儿的吧?”

“我不知道,枕头里就只有这么多。”

“不对不对。”他摇着头。“妈,不可能只是这些东西,就说这只耳环吧,肯定还有一只,不知道被谁偷了去。”

他一边说着,一边提起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