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1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趁着天没黑,他开车下山,继续调查那些他满怀疑惑的事情。在此之前他差点忘了一件事,他这次上山一来是见杨木木,二来,是顺便把死者的一些遗物还给家属,都是一些在房间收集的证物,不过都没怎么派上用场。前几天慌慌张张地让他们签了一堆文件的家属签名,遗物却忘了给。他看着车里那包东西,想着方才两人欺负人的嘴脸,加上自己做的也过分,便不想再去找那两人。

黄寅提着那包东西再次来到院长的办公室,“这是死者家属的一些遗物,麻烦您jiāo给他们。”

院长点着头接过东西,想着见到程主任让他jiāo给家属比较好。

晚间,程主任领着二人在食堂用餐。由于来得太晚,食堂的饭菜已所剩无几,程主任也没那个好心特地吩咐厨子给他们单独做菜。

老太搅拌着自己碗里的稀粥,又陷入悲伤,“哎哟……我女儿在这儿十几年都吃得什么呀?这哪是人吃的东西喔……”

程主任在心底不满地嘀咕,这不是人吃的,难道是狗吃的,你那餐盘里的菜里全是ròu,还要吃多好?我他妈去你家做客也没吃这么好。但嘴上却笑着,“吃不惯粥的话,也有米饭,我去给您盛点?”说着站起来。

“不用不用!我这个当妈的,哪还吃得下饭!”随后就丢下筷子掩面抽泣起来。搞得程主任也没了食yù。

不过刘护士丈夫倒是吃得挺香,“妈你不吃那我帮你吃了!”说着大口大口地将老太婆餐盘里的ròu送进自己嘴里。“老程你说,赔钱的那个事情究竟怎么办?”

又提这个头疼的事,“我怎么知道?”他都想摔筷子了。

男人满嘴的ròu菜饭混在一起,喷着这些东西不清不楚地说:“你不知道,你要负责的你怎么不知道!”

路过他们身旁的黄寅吃过饭后,特地打了点粥和馒头送进杨木木房里。

杨木木掰着馒头,“不知道为什么……”她抬头望着黄寅,“这次上山后,我总是很困。”她微笑着。

在吃了半个馒头之后,她再次抬头问他,“我不会是被下yào了吧?”

“从哪里下?”黄寅淡然问。

“馒头里?”她看着馒头,再看粥,“粥里?”

“呵呵呵……”他发出笑声。

“为什么笑?”

“吃进去的安眠剂,对身体不好。”

“嗯?”他这是什么回答?

“如果我要下的话,不会从食物里面下。”他起身准备走了,不知道是不是有些生气。

“我只是开个玩笑。”

“你从前不是习惯睡懒觉吗?山上的生活这么无聊,总比睡不着好。”

她伸手拉扯住他的衣角,“我想和你一起去看一场日出。”

他转过身来,低头看着她,“好啊,明早我来叫你。”说完走出去,关门的时候,声音很大。杨木木身体随之震了一下,闭着眼睛把最后一小块儿馒头塞进嘴里。

第46章

吃过饭后,程主任就领着刘护士丈夫两人来到他们今晚暂时休息的空房间。没想到刚刚介绍完卫生间的位置,两个人又商量起要钱的事。程主任只好坐下继续听,他不时叹气,把头埋着,任他娘俩怎么说,他只是胡乱点头。

老太与女婿说得双唇发麻也不见程主任吱一声,“诶!你倒是说句话呀!”老太伸手推他肩膀,没想到程主任竟砰地一声摔倒在地,把老太婆吓一跳!

“你这是……”

程主任躺在地上慢慢睁开眼睛,“诶?”

“你居然睡着了!”刘护士丈夫愤怒不已。

程主任摸着脑袋慢慢爬起来,拍拍身子,揉着眼睛说:“实在是累的不行!”他今早才刚回到香樟山。

在警局的时候警察就没让他好好睡过觉,恨不得轮流审问让他招了杀人的罪行!他被折磨得不行,没想到刚回来,还没挨着枕头,这两瘟神就赶上山来了!

“你们爱咋整咋整!”他虚着眼睛挥手说,然后在腰间解下钥匙扣,从上面取下一把钥匙硬塞进男人的手里。“你老婆房间的钥匙,你们想什么时候去收拾东西就去!在2号楼的一层,进去了找不着就问遇到的护士,那一层住的全是护士,有什么不知道都可以敲门问!”

随便jiāo代完就要往外走。

老太婆叫住他,“钱的事情嘞?”

“都说了,你们爱咋咋地!我要回去睡觉了。”他打着呵欠歪歪倒倒地回到自己的宿舍,倒头就睡!

男人握着手中的钥匙,望着丈母娘,丈母娘也望着他,两人虽说一直在叨叨,但是程主任走了吧,顿时还就没了主意。

“我们先去收拾东西!反正住在这儿也不花钱,赔钱的事情我们慢慢商量,就不信一百块也要不着!”老太婆说。

“好!”

男人握住钥匙,带着老太婆往外走,他们所在的地方是3号楼。天色早已暗下来,两人完全不识得2号楼的方向。东张西望一会儿,恰好遇到巡房回来的张护士,张护士知道他们是谁,稍稍向他们笑了下,算是打招呼了。

刘护士丈夫赶紧叫住她,“这位护士,那个2号楼怎么走啊?”

张护士脸色冷漠地指了指方向,“从这里一直往前走,然后顺着路右转看到1号楼。继续往前走再右转,看到一颗很大的紫荆树,树旁边就是2号楼了。”

她说得很快,老太和女婿都在跟着她的话一边念一边记,这令张护士想起几个月前,杨小姐刚来这里时,她擅自穿着医生的衣服搀扶着黄寅要去2号楼包扎,那个时候她在食堂给她指路,她也是这般懵懵懂懂地边念边记。她误以为杨木木是实习生,怪她很笨,还责怪了她,但她一点没生气。随后不知道为什么,竟让刘护士那女人擅自当作一级精神病人送到了8号楼关了好一阵。这件事令院长大为光火,虽然没有公开说是刘护士做得,但她是知道的。那女人还抢了杨小姐许多的耳环首饰,一直没有还,想着她死了,或许这就是她这些年作恶的报应。还有像松果那样被她欺侮的男孩儿们,终于解脱了。

虽然人是死了,但看着与那女人有血缘关系的两个土鳖站在她面前,她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感!

“紫荆?紫荆树”男人摸着脑袋想问紫荆树长什么样。

但张护士再不想多说一句,“就是紫荆树啊!”说罢转身进了3号楼。

老太婆缩着身子,“这山里的晚上真冷,赶紧走吧。找不到路了再问。”

顺着张护士所说的路线,俩人终于来到2号楼,老太婆已经冻得不行。一进楼里,右边就是医务室三个红色大字,他们心想着问问医务室里的人,刘护士丈夫探着脑袋望进去,房内空dàngdàng地,只是灯亮着。

他摇摇头,“没人。”

他们只好自己拐进去,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