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0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咬定了啊,我跟你这样说,是因为看你可怜,杨小姐家有钱,你可以找她要,人家愿意打发打发你几个。不是说人家就是凶手。”程主任嘴巴打结,说得有些干着急,生怕眼前这个傻瓜把他这话传出去。这就真是洗不清了。

“警察没有证据还不是因为被买通了,你不给讲的嘛,那家人有钱早就和警察串通了!我老婆就是她杀的!”

坐在一旁的老太站起来了。

“你!你!姓程的,你居然知道凶手是谁还合着外乡人骗我们!你记不记得你小时候用的尿布都是我们家借的旧衣服给你们!你家哪次办事我们没帮着你们家忙里忙外!你简直太过分了!知道凶手不给我们讲!你是不是……你是不是看着有钱人杀害我女儿也不救啊!啊……”老太嚎啕大哭,一屁股跌坐在地,“苦了我的女儿啊,为了挣钱养家,一个人跑到这大老远的地方打工啊!一工作就是十多年啊!什么破工作啊,整天伺候精神病,在这深山老林的地方,什么都没有!最后无缘无故就被人给杀了!”她的声音越来越大。

程主任站在她身旁,膝盖委屈,双手要接起老太的样子,无奈地摊着双手。“哎!哎!咋个胡说呢!小声点啊,哎哟!我没有说知道凶手是谁?不是给你们讹钱指路嘛!”

老太继续哭天抢地,大声嘶吼着说是程主任亲眼看见杨木木杀了她女儿,还伙同警察包庇犯人!哭得就像真的一样。

程主任无奈,只好把门窗全部关上,任她哭喊。他干脆坐在那儿喝茶,说出讹杨小姐的主意,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晋然与杨木木说了许多关于黄寅的事情,最后,她呆滞的坐在床头。当刘护士的丈夫和母亲使劲砸门时,杨木木就像一只惊慌失措的小羊羔,她两眼发怔,茫然无措地盯着门口。

晋然掰着她的肩膀,“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杨木木从喉管儿挤出好似肯定又好似疑问的“嗯。”

晋然点点头去开门,刚打开一丝缝隙,门外就像一股水压般的力量冲击进来,顺着那股力量一起的还有口水和唾骂。

当对方看见晋然时,同时张大了嘴,“咦……警官你怎么也在?”

老太婆斜眼看着晋然,又瞧瞧那乱七八糟的床和身穿睡衣的杨木木。这简直就是……老太婆如果有胡须的话,早就给气飞了!但她脸上却带着一种得意的笑,上上下下打量晋然。“看不出来啊!”

刘护士丈夫也觉得自己明白什么了,“怪求不得!在警察局的时候就你对我们娘俩客客气气的,什么都给我们安排的妥妥当当的,那群老警察根本就不理我们,我还说是小伙子人好!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原来是做贼心虚啊!”

刚追上来程主任看着局面也摸不着头脑,赶紧拉住老太婆,“又在乱讲什么,晋警官什么时候来了?”他一面拖住人,一面笑着与晋然打招呼。

程主任拉过两人悄悄说:“要钱的事,就不要在这位警察面前说了。”

“为什么不能说!”老太婆大吼,“他们都是一伙的。”接着两人就像说相声般,噼里啪啦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骂杨木木是杀人犯,骂晋然与她狼狈为jiān,骂他们家有钱就胡作非为!

在谩骂声中,杨木木慢慢觉着看到了十三年前同学们骂她的样子,那种被千夫所指的感觉,令她难以呼吸,她低下头看着地板,泪如雨下。最近发生的许多事情,一次次把她拉回记忆的漩涡,像要把她淹死一般。

晋然定在原地,听得莫名其妙。他转头看杨木木的时候,她就像一只被雨淋湿的小狗,小小的身体缩成一团,那么委屈那么可怜地掉着眼泪。晋然生出一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第45章

“这都是什么世道啊,官商勾结!欺负我们手无寸铁的穷人啊!你还我老婆的命……”

最后男人说着说着就向杨木木扑过去,撸起袖子要打人的样子。杨木木低着头准备承受!

晋然眼疾手快,条件反shè像对付歹徒般,一抓一拉一踢一摔……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方才还张牙舞爪要打杨木木的男人瞬间仰躺在地上,嘴里“哎哟哟”地叫疼!

此时的晋然看上去就像一个shè球进门的足球运动员,虽然没有张开手臂飞跑着庆贺,但那种帅气利落的自信感是相同的。他出生农村皮肤黝黑,自小就是个打架好手,上了警校后身手更不得了。

但是就这么直接把人摔翻在地,晋然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便又伸手去扶别人,“怎么着?你们以为凶手是杨小姐?”

刘护士丈夫狼狈地摇晃手拒绝晋然的搀扶,自己爬起来,一脸委屈。

“我们警方都已经明确地给你们讲了,暂时还没找到凶手。等破案了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家属的。就别在这儿闹了!”

“哼!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我们清楚得很!”

晋然狐疑地看看程主任,问爬起来的那人,“清楚什么啊?”

“你们都是一伙的。我老婆死得不明不白,都说现在科技发达,怎么可能破不了案!你们就是故意包庇!”

“好好,那你们去告我们吧,待会儿我下山,顺带把你们捎去市法院门口。”晋然无所谓地说道。

这句话把两人怼得哑口无言。

晋然趁势推着两人出去,“去法院吧,我送你们走!趁着天还没黑!”

眼看着就被推出了房外,丈夫扭动身子摆脱晋然的手,“什么呀什么呀!不去!”

“不去就不要在这里闹!”晋然从腰间掏出qiāng,对程主任说,“病院的安保不怎么样啊?要不要我留宿一晚,带着这家伙给你病院当一晚的保安?”

“诶诶……这怎么敢。”程主任摆手。

“杨小姐不是你们这儿的病人吗?怎么随随便便两个人就可以进门来骚扰,还要打人!”晋然叉着腰,qiāng还在他手上,显得很随意的样子,却令人害怕。

“不会的,再不会这样了,他们收拾收拾刘护士的东西,明天就回老家了。”程主任说。

“哦……这样啊。”晋然收起qiāng,撇着嘴向走廊另一头伸手,表示他们可以走了。

程主任见状又劝又拉地把两人带走了。

晋然看着三人的背影,虽然老太婆还有死者的丈夫无赖,但是他们却与自己和父亲是同一类的人:弱势,贫穷,甚至下贱!但是,刚刚自己却因为里面的那位富家千金,对自己的同类出手甚至羞辱,用一些他们无可奈何的方式,好似法制的方式。

“你说的事情我会认真考虑。”房内的杨木木对他说,眼睛里充满感激。

晋然在门口点点头,“无论有什么发现都给我打电话。”

“谢谢。”她特意将两个字说得很郑重。

晋然微笑着摇摇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