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4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向他求婚了,她同意了。

方一言猜测她是没有想起高中的事情吧,不然怎么会同意呢?可是,不同意又怎么可能呢,无论有没有爱情,婚姻是她需要的,她的父母终会老去,她需要一个照顾她一生的人,那个人就是他方一言。

婚礼仪式很简单,怕出事,就在医院简单地过了。可能是被他们的“爱情”感动了,高中同学能来的都来了。不过,杨木木没有来……后来他被警察传唤才知道了原因,可是,如果没有那件事,杨木木会来吗?他真的期待她来吗?

有时候,他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善良过头了,是不是不用负这个责任,但没办法,他没法好好谈恋爱,没法好好地和其他女生相处,有一次他同一个女孩儿接吻,转身就吐了。

他爸妈骂他是死脑筋,他狡辩说自己是为了许诺家的财产。

“我们家缺那点钱吗?你会后悔的。”爸妈反复说,“你会后悔的,这辈子你会后悔的。”

来到三楼走廊,经过一间病房,透过玻璃他看见里面的病人在殴打家属。在这之前,他从未想过,平日斯斯文文的人,生了病打人会那么厉害。医生说,大部分的精神病患者都有暴力倾向,连文静如许诺这样的女孩也不例外。十三年来,他已经记不起被她伤害过多少次。这两年,她慢慢好起来了,也许余下的日子,他们会和普通夫妻一样,生儿育女,享受天lún之乐。

走廊尽头左边倒数第二间,方一言条件反shè般地走进去。

“诶,你来了。我正要给你发微信呢,气死我了!”阿玲说。

他没想到阿玲会来,那天在很多同学收到杨木木的组局邀请之后,阿玲在高中群里发了一句话:“今晚谁去,谁他妈就是孙子!”群里自然是没有拉杨木木进来的,也许压根就没人知道她的微信号,也许她在国外根本不用微信。后来只有他们俩去了KTV,去给杨木木送请柬。阿玲泼了杨木木一身的酒,从头到脚。他来不及阻止,也不好阻止。有时候,阿玲的热情过了头,她对自己的夸奖也过了头,令他很恼火。

“什么气着你了?”他略过阿玲向许诺走去,“今天怎么样?”

“挺好的,累了吧,吃苹果。”许诺算好时间提前给他削好了一个苹果。

他接过苹果又拿起刀切成小块小块的喂给许诺吃,“待会儿你是愿意一起去食堂,还是我打上来在这儿吃?”

“我跟你一起下去吧,也好散散步。”

“喂,我还在这儿咧!”阿玲吼道。“你没看新闻啊?微博,都上热门啦,气死我了!******怎么这么不要脸啊。”阿玲拿着手机,给方一言递过来。

方一言一看标题就明白了,立马将阿玲拉出去。“你别在这一惊一乍地打扰许诺休息。”

方一言一直把阿玲拖到走廊的楼梯口才开始说话,“你怎么能当着许诺的面就说这事儿呢?”

“我……我……对不起。忘了,忘了,都是给气的!”她又把手机的那条新闻指给他看,“你看看,你看这……‘经鉴证,患者长期患有精神障碍,不负刑事责任……’卧槽!杨木木她怎么这么不要脸呢?当天回国就杀人,她这种人渣,怎么不死在美国?”

“你管这些做什么。”方一言有些不耐烦。

“许诺在这住了十三年,她怎么有脸说自己是精神病,她脸皮得多厚啊!”她叉腰骂了声娘,“早知道这样,我们那天去做口供的时候,就该直接告诉警察,她不是精神病,他好好的。高三那年,她不是好好的吗?屁事儿没有,潇潇洒洒就去美国了。”她眼珠子一转,“诶,你说,我现在去给警察说,还来得及吗?”

“你何必呢?精神鉴定都出来了,案子也了了。再说,你怎么能证明她是好好的?十三年了,我们谁也不知道谁,她在美国经历了些什么,我们也不知道。”方一言转身走了。

“喂,方一言!你就这么不在乎?你难道就不恨她吗?”

方一言已经走开,离阿玲几步远了。“你怎么不想想,如果你不泼她一身酒,激怒她的话,也许那人就不会死。罪人之后,还有无数的罪人……”

“你说什么?”

“我说,我和许诺下去吃饭,要不要一起?”方一言大声说。

“算了,你们食堂的饭又贵又难吃,我还是回家了,拜……”

方一言头也不回,喔了一声,向着走廊尽头左边倒数第二间房走去。

“回来了,阿玲呢?”许诺问。

“走了。”

方一言看到床头柜上多了一束花。“有人来过?”

“嗯,就在刚刚你和阿玲出去的时候,一个带鸭舌帽的女孩儿,挺漂亮的。说是你的朋友,我让她等你回来,她说有急事就走了。”

“鸭舌帽的女孩儿?”方一言耸耸肩,“想不起来是谁?我们下去吃饭吧,晚了就没好吃的啦。”

楼下,杨木木仓皇地逃走,她选择香樟山是正确的,无论如何她不能忍受这里,不能忍受和他们同处一个地方,不能忍受某一天被他们遇见,甚至被认出来。

第4章

“上香樟山的路很难走,所以我特地请了一个司机师傅,安全些。”坐在副驾驶的关律师向后座的杨木木和杨宇说。

开出市区很远很远之后,才开始进入山区,山路果然如关律师所讲,十分崎岖,一路盘旋上去,每个转弯幅度都超级大,坡度超级陡。好几次,杨木木都觉得车子正在向山崖冲去,下一秒又旋转90度回到公路上,吓得她小心脏咚咚咚直跳。“哎呀,早知道我一个人来就好了,关叔叔和爸爸都不用来的,待会儿你们还得下去。太危险了!”

司机师傅说,“放心,我走这条路几十年了,闭着眼睛都能上山顶。”正说着,前面下来一俩小货车。

“诶诶诶,小心,前面有车。”关律师道。

“没事没事……病院下山去采购的车。”

“这怎么过啊?这么窄的路。”在杨木木看来,这条公路最多只有一个半车宽。

两位师傅都把车停了下来,把手臂伸出窗外扬了扬,也不知是什么意思,对面的小货车就慢慢往内侧移动,最后几乎三分之一的车身都爬在了山壁上。

司机师傅大声吼了句,“师傅,thankyou!”便开了过去。

经过那俩车旁,杨木木转头看见货车司机的脸。“是个老外?”

“是的,院里的采购师傅是个美国人,叫什么屎来着。”

“Smith?”杨木木回头见货车慢梭梭移动下来,开走,一转弯,不见了。

“对对对,屎觅食。”

“哈哈哈,爸,现在是不是觉得我英语特棒?”

杨宇摸摸女儿的头,“国外生活那么多年,也就会说说口语,拿一份文献资料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