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3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39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到清洁工的身份,自觉地拿起扫帚一间间屋子打扫起来,他打扫卫生从来不在乎身边有没有人。就像此时,尽管会客室传出激烈的争吵声,他也好似没听见,泰然自若地走进去,不紧不慢地擦起桌子。

程主任三人就那么一边吵吵一边看着他擦桌子,最后,一直念叨的刘护士丈夫终于仍不住了。“嘿!我说,这个时候你擦个屁啊!”

黄寅不理会,继续一点点擦拭着,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

男人更加来气,立即站起来,“尻恁娘!”

程主任正好找不到反驳这个无赖的出口,“你骂他作甚!他是病人!”

黄寅淡然地抬头望着程主任,“我不是病人。”。

刘护士丈夫一听更火了,指着黄寅说:“人家都说自己不是病人!姓程的,你连这个都骗我,有意思吗?”

“我骗你什么我骗你?病人当然不知道自己是病人!你信个精神病的话?”

埋头擦桌的黄寅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不自觉地顿了顿。

刘护士丈夫鼓圆了眼睛,“我不管!”他将手在空中一挥,“管他是不是精神病,我只知道我老婆是你介绍到这里工作的,现在她死了,你就得负责!”

“我负什么责?人又不是我杀的!”

就在程主任与死者家属吵得不可开jiāo时,警察晋然一个人开着车上山来了。

院长略显慌张地迎出来,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是又锁定了新的嫌疑人了吗?

晋然摇摇头,“暂时还没有。”他低头苦笑,“这次是为私事,杨小姐回来了吧?”

“回来了,几天前和黄寅一块儿回来的。”

“我可以单独找她聊聊吗?”

院长张开嘴巴,发出惊讶的神色。

“放心,与案子没关,杨小姐已经完全排除嫌疑了。”

“喔喔喔,行。”

院长打算带晋然去找杨木木。晋然抬手说自己知道杨小姐的住处,可以自己去找她。

院长点点头,看着晋然走出办公室,立马瘫坐在椅子里。他恼怒地抓挠脑袋,“这一天天的,就没个安宁!”

晋然来到1号楼一层走廊尽头的那件房外,他先看了看杨木木房间对面的黄寅房间。他打量了许久,好似那间房散发着一种特别的,或者说诡异的光芒。如果有可能,他想打开那扇房门,一个人仔仔细细探索那间房的一切。

“咚咚咚!”他终于把目光和好奇心从那间房收回来,敲响杨木木的房门。据刚刚遇见的护士说,她还在睡懒觉。

等待许久后,门才打开,杨木木睡眼惺忪的站在门后,“咦……你怎么来了?”

“方便吗?”

“不方便!”她扯起自己的肚子处的睡衣说道。

“哦!”晋然这样答应着,双脚却很快踏进去,顺道还把门给关了,并且反锁。

杨木木一脸懵逼,“喂!喂!”

晋然直接走到床前坐下,转过头来说:“朴医生死了!”

“嗯?”杨木木抓头发,一时没想起来晋然在说谁。“朴……”当她想起来之时,大步走到对方面前,“死了?!”

“是的。你们去见他之后的第二天早上。从三楼的办公室跳楼下去,当场死亡!”

“为……为什么?”

“不知道啊!警方暂定为自杀。”晋然一边说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杨木木。

杨木木听到这个消息完全失去了自我掩饰的意识,她脑海里全是当天陪着黄寅去到那家心理咨询中心的画面。

“这太巧了是不是?”

杨木木不说话。

“这简直太巧了!”黄寅笑着说,“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呢?”

“你想说什么?”

“你不是上山后习惯了早睡早起的吗?”

杨木木抬眼盯着对方。

“这一次回来后……怎么每天都睡懒觉到中午?”

被对方这么一说,杨木木恍然大悟,对啊,最近自己是怎么了?

“你怎么知道?”

“听护士说的。”

晋然看她疑惑的样子,继续说:“怎么?晚上的夜生活丰富啦?我说这山上缺电没网的……”

杨木木低沉着声音打断对方,“你到底想说什么直接说!”

“你不觉得黄寅不正常吗?”

杨木木轻笑,“当然不正常,他是一个病人。”

“呵呵,病人?是吗?我看他不像病人。倒像个聪明人。”

杨木木几乎以一种仇视的目光瞪着晋然,但却无从反驳。

“听师兄们说,三四年前这里发生过一次女护士******中dú死亡的案件,当时案子就没有破。除了尸检后知道死因外,完全找不到凶手下dú的任何蛛丝马迹。这次的刘护士,依旧如此!我们排查了一圈人,还是一无所获。我想你看过老同学的档案,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这儿的吧?”

杨木木心里咯噔一下,对!黄寅就是2012年来的香樟山,也就是四年前。那么,就是在他上山不久,就发生了******杀人案。

现在,刘护士也因同样的原因死了。陪他去了心理咨询中心,医生也死了。虽说医生是自杀,但是……

“你不觉得你的老同学是一个很恐怖的聪明人吗?”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病人,医生说了算。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因为这关系到山上所有人的xìng命,包括你自己!”

第44章

吵到最后,程主任简直无可奈何,他突然灵光一闪,“你不就是想要钱嘛!我给你说你别看我在外面这么多年,我没什么钱的。这家精神病院也一样,没钱!你看看我们院长那焦头烂额的脸就知道。这里的病人都是免费住进来的,政府拨款一年比一年少,每个当官的都吃一口,一口口吃下来,最后塞牙缝的剔下来发到我们手上就没几个钱了。我们哪有什么钱呐!你找我讹钱,不是傻嘛!”

“我不管!我管你有钱没钱……”

“你别别别……你先听我说完行不行。”

刘护士丈夫半信半疑地看着程主任,“你说!”

“我虽然没钱,但是我知道谁有钱,你找她一样讹!”

他凑近了脑袋,“谁?”

程主任压低了声音,“我们病院大金主的女儿,杨小姐。”

“我凭什么讹人家啊?”

“其实她也是嫌疑人之一,警察一开始就是怀疑的她,我们都怀疑她!她在山下就杀过人!他们家有钱,愣是给以精神病为由放了,这才送到我们这儿!”

“你是说我老婆是她杀的?”

“哎……你这,也不能这样说。”

“一开始你怎么不告诉我?凶手逍遥法外,我老婆死不瞑目。”

“你你这人……我跟你说你老婆不知道是谁杀的,警察也没有证据说是杨小姐杀的。你别就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