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3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38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嘻嘻嘻,谢谢关叔叔。”她像只小猫依偎在关律师怀里。

同上一次上山一样,关律师请来了那个司机。这一次,只有司机陪着他们上山。走之前,关律师单独叫住杨木木,满怀担心地说:“木木,在山上最重要的是保护好自己,什么事情你都不要有太大的好奇心。鉴于那里发生的一些事情,我和你爸会尽快联系人,提前让你下山。”

第42章

重新回到香樟山,山上零星地堆积了些积雪,打开车窗,一种特别清新的寒冷飘进来,伴随着香樟树独特的香味。气温虽低,树却开始发出嫩芽儿了。

“春天要来了。”杨木木迎着寒风向身边的黄寅说道。

“春天还没来。”黄寅伸手把她身边的窗户关上。

他是怕自己受冻?看着车窗慢慢上升,杨木木心脏升起一股暖流,她满含深情转头回望,以为对方也会满含深情地望着自己。但是看到的是一张冷漠无比的脸,复杂的眼睛不知看向窗外的何处,长长的睫毛下,一点关心她的神色也没有。杨木木低下头,嘴角苦楚地上扬,抬头深吸一口气继续观看一排排倒退的枫树。第一次路过这里,它们一片红,那种风景现在依旧深深刻在她的脑海里。爸爸和关律师牵手跟在她的身后,她在前面蹦蹦跳跳追逐满地漫天的红。

经过枫树林,拐弯看到尽头的铁门。司机像上一次那样,下车到铁门前,对着门右边的对讲装置说了什么,铁门随即打开。

司机跑回来,对杨木木吼了一声,“嘿!杨小姐,进去吧,我就先下山了。”说完,皱着眉头看了看黄寅,表现出并不喜欢他的神色。

院长很快知道了杨木木上山的消息,特地来找她们说了几句。看着他反光的头顶,杨木木觉着院长的头发又稀少了许多。因为那件案子,他更显苍老。

巴拉了一堆,最后院长叹气说:“哎……程主任还没回来呐。”

前面的话杨木木都没怎么听,他的一声长叹把她从满天飞的思绪中拉回来。随后听他说程主任还没回来。

看着院长缩在一起的眉头,杨木木问:“警察怀疑程主任吗?”

眼见对方终于对自己的谈话作了回应,院长立即回答,“是啊!程主任怎么可能杀人嘛。他不在这里,好多事情伤脑筋呀,哎……”看来他不是为警察冤枉程主任而担心,而是为病院没有管理者而焦虑。

“您放心,他很快就会回来的。”杨木木只是随口这么说着安慰焦虑的院长。

“你认为刘护士不是程主任杀的?”院长又用难以置信的口吻****杨木木,好像他又觉得程主任是杀人犯。

“嗯?”

黄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开,他背向杨木木扬扬手,嘭地关上了房门。

又过了好几天,清晨,铁门打开,程主任出现在医院铁门后,院长半跑着出来迎接他。

他头发乱蓬蓬的,脸色憔悴,见着院长憨憨地笑着,有点不好意思。有点像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人的事情,又有点要给予解释的样子。

院长拍着程主任的肩,“没事了没事了。”

程主任立马向院长道出了在警察审问的过程,有点迫不及待地。“一群酒囊饭袋!”他先是这样骂着,“一开始来这的时候说是和上次……三年前还是四年前的那个案子一样,都是******中dú,说是要把凶手揪出来,顺带破了那案子!结果呢,一群笨蛋。”

程主任说那群警察来来去去怀疑人,怀疑这个,没有物证,怀疑那个,没有动机,怀疑松果,有张护士作证。“最后没办法嘛,就说是我!”

“最后你又给他们怎么说的呢?”院长伸长脖子问。

“我倒霉,但是我又运气好。恰好啊,那天晚上我跟小雯在一起的。但是我这样解释吧,警察不信。小雯也替我证明啊。他们还是不信,说是关系特殊不能证明。”

“那……怎么办?”

“还是小雯啊,和她住一起的护士也来警局对口供。搞过去搞过来,才把我放了。我怎么可能因为这点事情杀人呐,院长你说是不是?”他把双手摊开。

“是是是!这太荒谬了。但这次的凶手还是找不出来吗?”

“那群废物!上哪儿找去?”

话刚一出口,门卫急匆匆跑来找程主任,说是刘护士的家人找上来了,吵吵嚷嚷的,什么难听的话都在骂。

程主任说:“不用理,不开门,看他们能怎样!”

门卫吱吱呜呜的,“我……我已经给她们开门了。”

“你!”

“他们说要收拾刘护士的东西啊,不可能不开门吧?”

慢慢地,远处谩骂的声音越来越近。

“姓程的,你自己在外面乱搞,怕你老婆知道就杀人灭口!你有种做没种认!”随着骂声的飘进,通过窗户,程主任看见刘护士的丈夫和母亲一边骂着,一边一间间房找过来。程主任唉声叹气,向门卫说道,“去去去!别让他们进这儿来,带到会客室去!”

进到会客室,两个人瘫在椅子里,左瞧瞧右往往。

程主任一个人来见他们。

看着程主任走进来,刘护士丈夫哼了一声,用河南话说:“反正这个事儿你得给我们个说法!”说着把头偏向一边。刘护士母亲下垂的眼睑也红红的,一脸委屈低头看着地板。

“啥说法,怎个说法?警察都不怀疑我了。你俩赖在这儿啥意思?”

“警察!警察还不是被你们买通了滴!别以为俺不知道!俺清楚得很!”

“你清楚个球!赶紧收拾了你老婆的东西回老家吧。丧礼什么的还不赶紧办咯。本来大家乡里乡亲的,我还想帮你们,你居然这么不要脸地闹!在警局就一通胡说!你把我整得好惨晓不晓得?”

“我咋胡说,我咋胡说!警察是不是最怀疑的就是你!我老婆她老早就给我说过,你在外面乱搞,一直让她保密保密,还给她升官儿涨工资。不是你还是谁!就是你杀人灭口。警察治不了你,我不要这条命了还治不了你?”

“无赖!”程主任用普通话叹道。

“你在这里有女人搞有钱拿了不得了!你看看我,你看看她老母,还有三个读书的娃娃,我们咋整。咋整?我告诉你,不拿出个十万八万……”他站起来,想要打架的样子。刘护士母亲听他说着,又捂着鼻涕哭起来。

“无赖!你不就是想讹我钱嘛!告诉你没门儿!我这里的日子不好过,钱也不好挣,不比你养猪种田轻松。你忙到太阳落地就吃喝拉撒睡,我忙了一天还整宿整宿睡不着!凭啥把钱给你!我容忍你老婆很久了,现在她死了我还要摊上你,想得美!”

第43章

黄寅时隔三四年后第一次下山再回来,并没有与以往有任何不同。他重新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