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3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36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总是这样,以为自己明白一切,还把这些破道理讲给你听。许诺的嘴唇在微微颤抖,她背起装着准考证,身份证,2b铅笔的书包跑出门去,不送就不送,我自己搭车去,我明明能够考上一个好大学,为什么不试试就要我放弃。她一边擦眼泪,一边跑到公路上去拦出租车。

身后的父母亲追上来,她们嘶哑地吼叫自己的名字,像是她要去马路中间自杀一样。人群慢慢围上来,指指点点,母亲不知道为什么竟拉扯着自己嚎啕大哭起来,她紧紧地把自己抱在怀里,根本喘不过气!为什么?我只是去参加高考而已。她在母亲的怀里无声落泪,心想着这简直是个笑话!

大家都希望自己精神崩溃吗?那好,就精神崩溃吧,她大笑起来!笑声盖过母亲的哭声!这下像是精神病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已经十三年了,戏该落幕了,许诺追上丈夫挽住他的手,“今后,我会努力做个好妻子的。”

方一言看着挽住自己的那双手,就像一双枷锁拷上自己。

那天早上,他跟着杨木木到家,听到了她们所有的对话,在翻查了许诺遗落的书包里没有那封信后,他就大概知道了许诺被误绑的缘故是因为自己。随后,他与杨木木就报警的问题大吵一架。他们的争吵除了让双方的感情决裂外,别无意义,因为,许诺的母亲早先一步就报警了。警察根据许诺母亲提供的许诺常去的地点,很快查到监控。第二天凌晨就在一间出租屋中找到了许诺。

虽然并没有抓到罪犯,但警察似乎也放弃追究了,他和杨木木都没有被警察盘问,作案动机也变成了简单的强jiān案,杨木木的母亲也相安无事。

他与其他同学一样,去医院看过许诺几次。杨木木或许是出于内疚的心理,一次也没去过。期间,谣言慢慢传开,不知怎么回事,她们说许诺被绑的时候,杨木木在场,自己独自跑开了。后来,又有谣传说,因为杨木木喜欢自己,而自己喜欢许诺,杨木木才故意不报警的。好像大家都那么认为,自己和许诺在谈恋爱。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好在许诺恢复得很好,她还告诉自己,会参加高考。

但是,她并没有参加。

后来听许诺父母说,高考的当天,许诺的精神彻底崩溃了,看着来来往往向着考场奔扑的考生,她不顾一切地冲到马路上寻死,幸好及时拉住了他。

高考结束后,许诺一直在接受心理治疗,她的父母仿佛也相信了谣言,以为自己在与许诺谈恋爱,拜托自己多去看望许诺。方一言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造成许诺悲剧的罪人,还有他自己。带着这份愧疚,整个暑期,他几乎都与许诺呆在一起。而他心中所盼望的人:杨木木,悄无声息的再也不见了。好久好久之后,当大家各自收到录取通知书之时,相互打听对方的情况,才得知,杨木木出国留学了。

进入九月之前,班上最后一次聚会,讨论起杨木木,一片责怪:

“她太过分了!居然见死不救!”

“她怎么可以一走了之,一次也没去医院看望过许诺吧?”

“家里有钱嘛!遇到事情拍拍屁股就走了!不负责任!”

“她的成绩那么烂,不出国,考得上哪所大学?”

他们骂了一圈,又转过来安慰自己。“方一言,你也别太伤心了,许诺一定会好起来的。你们俩的成绩都那么好,明年她就可以考到你的学校,到时候你们又可以在一起了。”

方一言感觉莫名其妙,还是配合着大家,饱含着悲伤似的点点头,一口喝干了杯中的啤酒。

第40章

其实高考那天,杨木木也没有参加考试。

许诺的事情发生之后,她与妈妈的关系跌到冰点。她告诉爸爸妈妈吸dú的事情,责怪其为什么放任不管。

杨宇只说了一句“大人的事儿小孩子别管。”然后他自己也不管,依然很少回家,也没见他带妈妈去哪里的戒dú所。还警告杨木木,不要把妈妈吸dú的事情传出去。

是怕丢脸吧!

对于许诺,她不敢去看望她,她悄悄躲在她病房的远处,一次也不敢踏进。

她去学校,无论是在教室,厕所,食堂,甚至是老师的办公室,背后总能传来各种指责。她默默承受着,她也从心里认同这些指责。

回到家后,再把压在心里这些委屈和责怪全部倒给妈妈。她朝她大吼,她不听她讲任何话,她骂她是害了朋友的罪人,她甚至嘲笑爸爸不回家是她的失败,是她该受的,是她的错。杨木木那些令人心碎的言语将母女俩的关系彻底撕裂了。

每一天的冷战,每一天她对母亲的厌恶,每一天她的冷漠,就像一颗颗的钉子,全部由她亲手一点点地捶进母亲的心脏。

高考的那天杨木木不打算去考场,母亲自然因此与她大吵了一架。杨木木摔门而去,就在大街上晃dàng,不知不觉间,她人就出现在了许诺家。就在离她不远处的路上,许诺一家像马戏团的小丑一般被人群围住指指点点。许诺在她妈妈怀里又哭又笑,叔叔绝望地垂着头抹眼泪,阿姨仿佛抱着自己心爱的碎花瓶不知所措。人群望着一家三口,略带一丝同情,却是侧彻底底看神经病的好奇眼神。

杨木木像看到怪物似得,不敢再多看一眼,疯了一般逃开。她的这些内疚感和负罪感全部化为对母亲的仇视,所以,当她回家看见吸dú后母亲坐在高高的阳台栏杆上,她没有报警,也没有理她,完全视若无睹。杨木木就任由母亲发疯般的在那吼叫,双脚悬在28层楼的高空,甚至有一秒,她在心里咒骂,有本事真的跳下去好了。她那般自私又怕死的女人,谁会相信她真的会跳楼,当楼上的邻居敲门提醒杨木木时,她只是摆摆手赶走邻居。

当她关门转身回来时,阳台的那个身影刚刚向下坠落!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眼花了,她鼓大眼睛捂着嘴巴向阳台走过去,那里静静的,没有人影,没有风,光也很暗,她不知道是怎么抬脚移过去的。她爬在栏杆往下望,夜色下,下面好似有一团模糊的东西,那真的是妈妈吗?她爬在那里,楼下围住那团东西的人影越来越多。她只是爬在栏杆上,门外的敲门声咚咚咚响个不停。不知过了多久,警笛声从远处传来,穿着警服的人把人群赶走,将那团东西盖上白布抬走了。门口响起钥匙开门声,爸爸冲进房内,他一把将女儿从栏杆上拖进屋内。屋内不知何时坐着几个警察和关叔叔。

随后耳边的所有声音,都像飘在很远很远,杨木木什么也听不见。她木讷地盯着阳台栏杆,余光中的父亲把脸埋在手里,关叔叔不时拍着父亲的后背,一边与警察们说着什么。

杨木木觉得自己死了,动也不能动,眼泪也流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