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3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35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许诺是无辜的,她一晚上都没回家这完全怪你!都怪你吸dú。阿姨打过电话来我家,你怎么骗过她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那个时候已经很晚了,我怕打扰你睡觉就没告诉你。”

“睡觉?你认为你女儿睡得着吗?”杨木木简直像在看怪物一般,大吼:“昨晚你睡着了吗!”

“木木……”

木木甩手将母亲推开,冲出门去。一抬头才发现,刚刚自己进屋的时候,没有关门,而此刻,方一言正站在门口,脸上全是震惊。她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也没有心情去理会他,冲进了电梯。

杨木木喘着粗气来到昨晚许诺遗落的书包前,它还是那么孤零零地停在墙角,她再一次蹲下来,希望绑匪能够看见自己然后将许诺与她jiāo换。

身后走来一个影子,毫无疑问是方一言。他捡起那个包,仔细翻查了一遍,最后大叹一口气。他牵起杨木木的手,“走吧木木……”

“走吧木木。”站在别墅区的黄寅牵起杨木木,把她从往事的回忆中拉回来,“我们回家吧。”

恍惚间,面前牵起自己的人,变成了眼前的黄寅,他是自己在山上遇到的老同学,一个并不知道自己是病人的病人,他有一种让自己感觉安全的熟悉感。杨木木把手伸给他站起来,跟着黄寅回到了现在的家里。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爸爸和关律师坐在客厅等着他们。见两人回家,杨宇立马起身往饭厅走,“吃饭吧。”

和往常一样,方一言下班后陪着妻子吃饭,然后再在医院的后院儿散步。两人手牵手,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偶尔说上一句话。

“一言,我想我可以出院了。”

“是吗?”

“嗯。”

“明天我帮你办理出院手续。”

“嗯。”

他们围绕着花园转了一大圈,冬天的夜果然还是不适合散步。“你冷吗,我们上去吧。”虽然这样问着,方一言并不抱着许诺相互取暖。

“一言,当年的那封信没jiāo到她手里,你遗憾吗?”

黑夜里的方一言,眼神有那么一瞬间的飘离,但马上恢复镇定,“我不遗憾,唯一遗憾的是,我不该写那封信,更不该让你在那一晚去送那封信。我们回去吧。”他缩了缩身子,走在前面。

许诺看着丈夫的背影,想着夫妻就是相互演戏吧,演一辈子!她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演的呢?

人一出生,戏就开始了,越长大,戏越多。不是自己想当演员,而是周围的人都在注视着你。因为那封该死的情书,就是前面那个男人写的情书,她被那一群毫不相干的人*****了。在她双手反绑坐在冰凉的地板上,绑匪拨通了杨木木家里的电话,就在以为自己会获救时,电话那边却传来杨木木母亲的狂笑声,就像是为她的悲剧在奏响jiāo响曲似的。接着便是那个愚蠢的杨木木,她高声告诉绑匪抓错了人,再一次激起绑匪的愤怒。

许诺害怕地望着那群可怕的瘾君子,他们带着一种恼羞成怒的表情,几人开始争吵,相互指责,为什么会绑错了人,那个翻出情书确认身份的小混混被指责地最凶。他无法反驳,便把怒气转向许诺。一阵拳打脚踢后,一群人疯了一般开始脱她衣服,“他ma的!总不能白忙活一场!”然后,那群禽兽开始侮辱她,一个接着一个,凌辱的时间仿佛没有尽头。慢慢地,她连疼痛都感受不到了,最后昏了过去。

第39章

不知过去了多久,模糊间,许诺看见一群警察冲向自己,醒来的时候,她人在医院的病床上。看着窗外明亮温暖的阳光,她如获新生。

噩梦真的走了……

然后,慢慢开始有同学朋友来医院看望她。他们眼里满含同情,如果自己马上恢复正常的话,就与她们那份隐隐藏在心里的难过不相称。于是,许诺不知不觉也陷入一种仿佛永远也不可能走出的绝望里。

几天过后,她们又踏出一步,开始问绑架那晚的具体情节,其实没有什么戏剧xìng,只是一群吵闹的混混排着走过来。她小心翼翼地靠着墙根走,但是小巷太窄了,他们故意撞向自己,恰好将那封信撞落在地,看到名字后,他们就掳走了自己。

但是不能这么说,故事xìng太弱了。

不知谁问了一句:“那一晚你和杨木木一起,她见死不救,自己跑掉了?”

“啊?”

不知是谁又补充说:“一晚上过去后,她也没有报警,也没有告诉任何人。还淡定地来上早自习,要不是细心的班长发现了这件事情……”他们说的班长就是方一言。

又过了许多天,许诺自己也慢慢相信那个故事:她与杨木木并排走着遇到了坏人,她鼓起勇气与对方抵抗,杨木木自己跑掉了,并且没有及时报警救她。

好像那也真是真的。因为,多少天过去,杨木木从没来医院看过自己。加上她听到的那通电话,仇恨慢慢有了一个去处,就是她了,就是她杨木木造成了这一切。

又过了几天,她身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重要的是高考在即,她的成绩不错,在发生事情之前,她就已经复习地差不多了。许诺告诉父母,自己想参加高考,为此再等上一年的话,太不甘心。

可是,老师和同学都认为她不能参加高考,那是多么大的一个打击啊!怎么还可能考得上大学呢?精神不出现问题就已经是万幸了。许诺一定是在强撑,到了一定时间就会彻底崩溃的。为了防止她崩溃,一定要及时看心理医生。父母被这样劝告和建议着,拉着女儿去了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医生也建议不要参加高考,万一最后的成绩不理想,那将彻底打击病人的自信心,造成严重的心理创伤。

但这一切也没有明确告诉许诺,父母照样带着她提前熟悉考场,她也加紧看书,做好最后的冲刺。

高考的那天,许诺准备好准考证,身份证,2b铅笔……所有的所有。眼见着时间越来越紧,父母却不着急,明明前一晚爸爸还说今天开车载自己去考场。

“爸,你快点吧……要迟到了。”她催促着。

“许诺,我们不用参加考试。只要你平安健康,考不考上大学,今年或是明年考,我们都无所谓。”

“爸你说什么呀?”

“你不用太在意成绩,高考没那么重要,只要你健康,爸爸妈妈就放心了……”

“什么跟什么呀?爸,这是我的高考,这是我在意的事情!不是你们在不在意的事情!我学了三年就是为了今天!”她鼓大眼睛提高嗓门,可对方就像听不见一样。

爸爸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诺诺,你的人生还长,今后你就会明白,一场考试根本就不重要。今天爸爸也不上班了,陪着你和妈妈。咱们去爬山!”

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