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3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31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里,方一言不在,许诺也没有认出自己。她没有勇气多呆一秒钟,丢下那束花灰溜溜地跑了。

这一次,就做好准备了吗?十三年了,道歉有什么用?可是,总归应该道歉的啊?难道一辈子也不说一句对不起?方一言jiāo给她的请柬,是不是原谅的信号?

她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连跨出一步都是艰难的举动。突然,黄寅拉住她的手,稍微用力捏了捏她的手心,“别怕。”

不知为何,这给了她一股很强大的力量。她很用力地点点头,终于迈出步子。

许诺的病房位置,她十分清楚地记在心里,按照那条路线,他们来到住院部三号楼。走廊尽头左边倒数第二间,就是目的地。

“走吧。”他再一次给她鼓励,他什么都不知道,却能在每一次关键的时候看透自己的心,并且做出最适当的反应。

走入走廊,“啊!”杨木木反应过来,“我们什么都没带,就这么空手来。下一次吧,下一次……”空手的确不好,但也不过是一个逃避的借口。

杨木木转身想走,黄寅将她拉回来,让她站在原地等他,咦,你要下去买东西?杨木木在心里问了一声,但是这明显不可能,因为他立马往前方一排排的病房走去了,而不是下楼梯。只见他一间间病房窥视过去,终于挑选一间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黄寅出来了,左手一个果篮,右手一捧鲜花。他用下颚向杨木木扬了一下,杨木木噗嗤笑了,向他跑去。

许诺的病房内,空无一人。杨木木大出一口气,像是在庆幸的表情,“没人,我们走吧。”

“这个呢?”黄寅将左右手的果篮和花束抬起。

“还回去吧。”

“还回去?”

“嗯嗯。”

“我们还是等等吧。”黄寅走到病床床头,将手里的东西放在柜子上。他坐在床上,顺着看向窗外,外面是医院大门的空地,视野很好。

“我们走吧。”

“很少看到你有害怕的东西。”

杨木木心里咯噔一下,“嗯?”眼前的这个男人,变化太多,也太快。有的时候他完全不理人,生活在真空中一般。有的时候……他能直击你的心脏,做出恰好相当的反应,提出你最害怕的问题。或者在最不重要的时刻,忽视你。

“你很害怕住在这里的人呐?”他把眼神从窗外收回,移到杨木木脸上。接着,他的视线穿过杨木木,盯着她身后的什么事物。

杨木木顺着他的目光转身回望,一个女人站在门口,不是别人,正是许诺,她带着疑惑的表情,“你们……”当她把目光移到杨木木脸上时,疑惑的表情消失了。

“她是杨木木。”黄寅站起来云淡风轻地回答。

这句话像zhà弹一样在杨木木心脏嘭得zhà开,她张开嘴巴,呼吸急促,几乎耳鸣般只听到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声。像等待行刑的犯人一样等待许诺的反应。

许诺只是在听到杨木木三个字的一瞬间,微张了嘴,但能看出,她立马控制住自己的表情,故作镇静,“喔……”她用手指捋了捋耳边的碎发,“你……变漂亮了,一时没认出。”她指指旁边的椅子,“坐吧。”

“呃……好。”杨木木嗓子都变干了,像幼儿园的孩子一样,乖乖坐在椅子上。

安静,能够听到呼吸声的安静,两人都在等待,对方能打破这安静。唯一淡定的黄寅,事不关己地望着窗外,完全无视两人的紧张和尴尬。

许诺坐在床边,与杨木木之间一米的距离,这对十三年前形影不离的好友,吃饭上厕所都手牵手的姐妹,如今,相对无言。

沉默片刻后,两人不约而同发出声音:“方一言呢?”\/“一言还没下班。”

“嗯嗯……”两人一起尴尬地点头。

又是沉默。

第34章

许久许久,杨木木才敢直视许诺的眼睛,“你今天看着气色不错。”

“嗯。”她双唇抿在一起,表示肯定,“其实,这些年我很少发作了,多亏了一言的细心照顾。”

“嗯,他一直都是那么好。”杨木木笑了,“从高中那会儿,他就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对你也很好。”

“他对你也很好。”

“嗯,他对谁都好,但是和你不同。”

许诺也笑了,带着一种你什么都不明白的表情看着杨木木。“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杨木木听到这句话,鼻子瞬间发酸,因为,从来没有人,问过她,这些年,一个人在国外,过得好不好。她想说自己过得一点也不好,但在许诺面前,完全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她低下头,眼泪一颗颗滴在大腿上,不停点头,“嗯嗯嗯,我过得很好,谢谢,我过得很好……”

“是吗?”许诺有些哽咽,“我们也很好,大家都很好。”

又是长久的沉默,杨木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收起方才突如其来的悲伤,眼泪也停止滴落,她鼓足勇气,抬起头看着许诺,“对不起。”

许诺摇头。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对不起……”杨木木又忍不住发出抽泣声,“当年若不是我的自私,你和方一言应该更幸福,对不起。”

许诺依旧摇着头,微笑道:“我和一言结婚了,就在前不久,就在这儿。”

若不是自己,她们的婚礼不可能在这种地方。

许诺看着她内疚的样子,伸出双手,倾着身子抓住杨木木的双肩,“都过去了……我们忘了吧。”

“嗯嗯嗯……”她们抱在一起,将十三年来那一团压着杨木木心脏的气球捅破了。

她们故意不去触碰最敏感的地方,相互诉说着一些不痛不痒的话,亲切地很陌生。有的东西虽然被原谅了,时间还是不会放过你,它用时钟一圈一圈织起蜘蛛网,你不顾一切将那些网捞开,结网的白线还是黏黏地沾在你手上,让你不能拥抱对方。

“一言快下班了,你先走吧。”好久好久之后,许诺说。

夕阳的斜光打在许诺脸上,把她的影子拉得好长,低垂的眼睑上,她的眼睫毛好美好美。杨木木觉着那个抵压自己心脏的气球破了,现在变成一张隔膜抱住自己的心脏,喘不过气。还是没有,还是没有原谅自己吗,为什么不能见方一言呢?

“好。”杨木木不问原因,点头答应,起身回望黄寅,他还是淡然地望着窗外。

“等等。”许诺也起身,她打开床头柜最下层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本像日记本的笔记本,她从中取出一个信封样的纸张。

她递给她,“这是你的东西,终于有机会给你了。”

杨木木接过,那是一封泛黄的,很旧很旧的白色信封,上面还有一个折叠的心形装饰,这是那些年流行的同学之间写情书的信封。信封已经被拆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