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3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30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那个男孩和他母亲。

“其实吧,你儿子根本没问题,他这xìng格,就算成绩差,出社会那也是人才!”

“切!我成绩很好的,年级前十哦。”小屁孩扬眉抢说。

“喔~~~~~”为充分表达自己的惊讶和佩服之情,杨木木的声调升得很高。她也好庆幸自己管了这件闲事。这样好的孩子,如果jiāo到那个臭医生手中,就真是毁了。

中年fù女捶足顿胸的,像是听到什么痛心疾首的事情。“你还好意思说,上次月考你排名到年级29,要不是你老师发微信跟我讲,我都不知道你白天逃课去打游戏!”

“上次月考不是因为我逃课,而是考题出得太简单了,我太大意才会被其他人超过,我比较适合做难度高的考题。还要讲多少次,我没有对打游戏上瘾。”

“还嘴硬,你没有上瘾,逃课出去打,上次凌晨三点了我去房间还看到你在打游戏!”

男孩撇嘴长吁一口气,完全不再想说话,很是无奈的样子。

杨木木也好奇,“对喔,你没有上瘾,怎么废寝忘食地打游戏嘞?”

男孩摇摇头,“你也不相信我啊?女人真是……”

“……你这是语气,女人,什么呀!”杨木木指尖戳他的头。“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你要给个理由呐。你妈妈不就是想要个保证,保证你不会影响学习吗?你说出来就是呐。”

“我说过了啊,你们女人根本就不会懂!”

杨木木被他逗笑了。“不说算了,那就电吧,听说电了之后的人,会丧失掉cāo作游戏的能力哦。”她故意编故事吓唬他。

男孩子和母亲同时做出惊讶的表情,母亲有些高兴,男孩子第一次出现了害怕的神情,不禁问:“真的?会降低我的游戏能力?”

杨木木重重点头。

男孩很焦急,“妈妈,我真的没上瘾,我向你保证,再打一个月,我好好学习,一定考上第一中学!你就别让我电击了。”

“你还要打!”母亲生气升级!

“为什么是一个月?”

男孩儿没了之前的傲气,像是游戏能力是对自己非常重要的事情,他生怕自己失去这种能力。“最近有个比赛,我必须打到最后。那是团队的荣耀,我既然答应了兄弟们,就一定也要打到最后!”

“难怪!什么时候的决赛啊?”

“下个月十八号!”

“喔~~~~~~刚好还剩一个月哈!难怪……”杨木木终于明白,这个孩子真是太可爱了。

“什么狗屁比赛,还有六个月你就要中考了,那种东西赢了能够给你加分吗?你就是跟你表哥一样,得了网瘾。你看看他现在……你想变成他那个样子吗?”母亲态度坚硬。

“表哥怎么了,他不是好好的吗?也就你们觉得不好,我觉得他很好,打游戏也是一种职业!”

“狗屁,你就是被你表哥带坏了。你必须把这网瘾给我戒咯!既然电击有效,我们今天就治!”

“妈妈,我求你了!只要一个月,就一个月。”

小屁孩儿是真怕了,委屈巴巴地恳求。

“大姐,电击这种疗法,不仅能禁止他打游戏,多半大小便都能给他禁咯。”

“什么?”

“刚刚那个,我朋友,他弟弟就是电击疗法治疗,后来……”杨木木装模作样,直摇头,啧啧啧咋舌,“唉哟……惨啊!”

中年fù女鼓大眼睛,“后来怎么了?”

杨木木一边摇头一边拿手机搜索,她记得网上有好多这样的报道,她想翻出一些给这个女人看,“难道你都不看新闻的吗?”她将搜出的杨永信拿给她看。

女人接过来,皱紧眉头,“哎呀,我知道这个,人家说了,他们中心和这个杨永信不一样!”

“人家说了你就信啊?这可关系到孩子的一生!”

“就是啊!”男孩子抱紧杨木木的胳膊附和。

“你不就想让他考上姜堰市第一中学吗?你让他打完比赛,如果明年考不上,你找我,我保证把他送进去。”

“你……”女人用怀疑的目光打量杨木木,“第一中学可不是塞钱就能进去的!”

“你就放心吧,我说话算话!杨氏集团知道吧?”杨木木实在没办法,将爸爸的公司名字讲出来。

“杨氏……喔唷唷!”女人站起来,“哎哟哟,这真是。”

“小屁孩,把我的电话记一下呗,希望明年不会真的来找我喔。”

小屁孩终于舒展笑颜,抬手在额前向杨木木做了一个军礼的姿势,“放心,绝对不会!”

杨木木和男孩儿jiāo换了手机号,中年fù女终于放下心来,觉着捡了一个保险,憋住嘴忍住笑。双手搓着,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包还在朴医生那儿。“去帮妈妈把包拿出来。”

男孩蹦蹦跳跳去了。

fù女又给杨木木讲些客套话,不一会儿,男孩儿皱着眉头出来,心里有事的样子,将皮包jiāo还给女人。

杨木木见他这副表情,“怎么了?”

男孩刚想回答,黄寅出来了,“我们走吧。”他语气冰冷,像是命令。手里仍然抓着那份档案袋。

杨木木点头,跟在他身后,转身对男孩和母亲告别,“再见,有事联系我。”她指指自己的手机。

男孩笑着点头,目送她走出门。

第33章

按照原路,她们下了电梯,出了那栋楼。

等待出租车的时候,杨木木终于忍不住发问,“怎么回事啊?这份档案袋里是什么?”

黄寅只是看着远处。

站在他的左边,杨木木看他的侧脸,眼眶里似乎有什么晶莹的东西,她向前跨一步,想在正面看清楚他的眼睛,“怎么了?”

黄寅迅速地别过脸,恰好一俩出租车来了,他避开杨木木的目光,打开副驾驶的门上了车。

司机问去哪里,杨木木刚打开后座车门,还没来得及回答,却听见黄寅的声音:“第四精神病院。”

杨木木没想到他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也没做好准备马上就去那个地方,与司机一起,发出诧异的神色。

与来时的路不同,司机饶了另一条近路,经过那条跨江大桥时,黄寅摇下车窗,用力扔出一个什么东西,那东西顺着大风,落入大桥下的江中。

“什么东西?”知道他不会回答,杨木木还是问了。

“没什么。”黄寅望着窗外,大风吹打在他脸上,将眼中晶莹的东西吹干了。

从后视镜中,杨木木看见司机的脸色不好看,估计是嫌弃黄寅乱扔垃圾吧。

很快,车停在了第四精神病院的门口。杨木木摸钱摸了许久,司机都有些不耐烦了。她深吸一口气下了车,还是很怕。她来这里干什么?见老同学?还是道歉?上一次,上香樟山的前一天,她鼓起勇气来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