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3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说,都是对我们有利的证据。”

关律师很高兴,又从包里拿出一些yào,暂新的包装,他拆开抠了几片yào下来,又倒了一些出来,去了卫生间,把那些yào片冲下马桶。回来后把剩下的yào给了杨木木,让她放在包里,一盒儿奥氮平,一盒儿利培酮,还有一瓶奋乃静。

杨木木看了看yào盒的包装,功效都是治疗精神疾病的。“关叔叔,怎么怎么回事儿啊?”

“木木,你患有精神障碍,所以才会杀人,接下来我会带你去自首,到了警察局,我会提醒你吃yào,这些yào你吃一点点不会有大事儿,可能副作用会让你难受一阵,但你必须这样做,懂吗?”关律师看看手表,“时间不多了,还有一些要你做的事情,我会在车里给你说。木木,演戏是你的强项,这么多年演戏骗你爸的本事要派上用场了。你先出去在车里等我。”

杨木木点头,叫了声爸,扑向他的怀里。“爸,对不起,我一回家就给你和关叔叔添麻烦,出来后我会乖乖的,乖乖学习做生意,乖乖孝敬你和关叔叔,再也不闯祸了。”

“好了,好了……快走吧。”杨木木一步三回头地出了门。

“关,谢谢你。”杨宇对关律师道。

关律师摇摇头,“我们还用说这些,精神鉴定科的人,要你去提前打点了,还有稳住死者家属。我这边分不开身,而且,你本人出面的话效果或许更好些。知道你不喜欢走这些关系,不过为了木木,你就屈就屈就。”他递出两张名片。

杨宇几乎含着泪花点头,接过名片,顺着把关律师的手拉过来,两人拥抱在一起。“谢谢,谢谢。”

关律师拍拍杨宇的背,什么也不说。

第3章

杨木木从警察局出来时,已经不知道自己在里边儿呆了多少天了,她整天昏头涨脑的,而且特别容易犯困,可能是吃了那些yào的缘故。关叔叔吩咐她一定要吃,老老实实地吃下去。

坐在关律师的车里,她靠着车窗往外望,看到外边的车流高楼,她才慢慢相信自己逃脱了牢狱。途中经过姜堰市第四精神疾病医学研究院时,她清楚地看到了那十几个大字,一股恶心感窜上来。

“关叔叔,关叔叔,停车。”她拉开车门向最近的垃圾桶冲去,“哇”地吐了一地,四周的行人纷纷侧目避让。她扶着垃圾桶抬头又看见医院的名字,看见一栋栋白色房子死寂般地立在里面,看见里面的花草树木一动不动。

“木木,没事吧,怎么了?怎么哭了?”关律师递来纸巾,看见她满脸的泪。

“没事,晕车了。”她直勾勾地看着医院里面。关律师循着她的目光看去,“也对,你吃了那些yào,是很容易晕车的,走吧。”

他们回到车里,“关叔叔,死者家属还好吗?”

关律师顿了一顿,“都安抚好了,都安抚好了,你不用想太多。”

杨木木父女和关律师坐在客厅。关律师拿出两份资料摆在桌上,一张写着‘姜堰市第四精神疾病医学研究院’,一张写着‘香樟山精神病院’。

“木木,虽然你现在回家了,可是按规定……”关律师看看杨宇,“你必须去一家精神病院接受一段时间的治疗,按官方的说法,直到你不再对公民的人生财产构成威胁……”

杨木木点头表示明白,又问,“叔,我需要在里面多久呢?”

“看舆论什么时候退下去,等人们慢慢忘了这件事情,我会打点关系请朋友开证明让你出来。几个月,最多半年。”

关律师看向桌上,“我只有这两家医院的关系比较硬一些,这一家呢……”关律师的手按了按姜堰市第四精神疾病医学研究院那张纸,“你们应该都知道,我市最好的精神疾病医院,医生、管理、设施、绿化都是最好的,条件不用说是很好的。而这一家……”

他把另一张纸拿起来,皱眉,“可能木木你都没听说过,在我市偏远的地区,一个叫香樟山的地方。很偏僻,没有手机信号,没有好的设施条件,只有满山的香樟树。是一家私立的收费极低的公益精神病院,部分家庭困难的,还免费。我和你爸都有资助过那家医院。那里关的都是些比较严重的病人,有的已经被家人放弃了。不过严重的病人都是关起来了的,你的安全是绝对没问题的,不用担心。”关律师顿了一顿,“木木,你选一家吧。”

杨木木毫不犹豫把第二张纸拿过来,“我选这家。”

杨宇和关律师都很诧异。

关律师其实准备第二家病院的资料是给杨宇看的,做做样子。因为杨宇觉得女儿犯了错,应该在一个条件苦点的地方接受惩罚。他铁定杨木木会选条件好的,给她爸爸撒撒娇自然也就应付过去了。

杨宇也没想到女儿会自觉地选择差一点的地方。女儿还有内疚之心,他很欣慰。“好!好!就去香樟山,这是你该受的。”

关律师使劲给木木使眼色,“木木,那里没有手机信号,什么都没有,关着一群严重的精神病人,条件很艰苦的。”

“叔,我决定了。”

“木木……”关律师还想劝,被杨宇拦住了,“关,这是她应该的,如果这点苦都不受,她不会长记xìng。”又对杨木木说,“你主动这么选择,爸爸很欣慰,这几个月你也在那里好好反思反思,想想你出来后,未来的路怎么走。你先上去休息休息,我会让人给你准备好行李,明天一早,就出发去香樟山。我和关叔叔会亲自送你去。”

杨木木上楼回到房间后,根本没有心思休息,虽然她很累很累。她翻开那天在KTV用的包,找到里面的那张请柬,又看到一排排醒目的字:“方一言先生与许诺小姐的婚礼,时间2016年8月23日,地址姜堰市第四精神疾病医学研究院三楼……”

“8月23日……”她喃喃道,现在已经是九月了。

杨木木简单洗漱穿戴后,带上鸭舌帽准备出门,又觉得戴上口罩比较好。“好像戴着口罩更奇怪,算了……”她又把口罩放下,又觉得不放心。他突然想起什么,一拍脑门,“傻呀,我整过容的呀。”

她买了一束花来到第四精神疾病医学研究院住院部前台,“你好,请问……许诺女士是在哪间病房?他们告诉我在三楼,但我忘了具体的房间号。”

“对不起,我们需要提前登记一下。请问你是……”

“额……我,我是病人丈夫的亲戚,她丈夫叫方一言。”

“嗯,对,她丈夫人可好了,我们护士都知道他,太不容易了。”

护士告诉了她病房号,她感觉捧着花的手在抖,一步一步靠近那间病房时,她几乎窒息过去。

***

和往常一样,方一言下班就来到医院看许诺。上个月,在她病情稳定的时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