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9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生的意思,鼓大眼睛,“他说他那方面不行?”

医生点头。

“要你医治?”

医生再点头。

“噗~~~~~~哈哈哈哈哈”杨木木拍桌子狂笑,前俯后仰。

就在杨木木狂笑之时,敲门声响起。

第31章

“请进。”

进来的是前台,“朴医生,预约的葛女士到了。”

还没等朴医生说话,一个fù女奔进来,身后拉着一个中学生模样的男孩子。男孩眼神淡定,是个小帅哥。

“朴医师,我们预约好的呀,我今天把这孩子给你带来啦。”她用力提着男孩的衣领。

孩子像个木偶似的脚不沾地,被她扯来扯去。

“呵呵呵,是是是,您先坐。”朴医生抬手指指靠墙的沙发。

朴医生降低声音与杨木木讲:“那我们定一个时间,详细与你爱人聊一聊,确定治疗方案。鉴于之前他就来过,老顾客嘛,价格上我们可以优惠。”

“哈哈哈……我们不需要治疗,您先忙吧。”杨木木说着,仍觉着很搞笑。又问前台,“我的朋友呢?”

“喔,他还在档案室呢。”

“是吗,那我去找他。”杨木木起身要走。

秃顶见状,可不能让到手的鸭子飞了,“杨小姐杨小姐,不急不急,我们今天就可以把治疗方案定下来。”

“真的不用啦。”杨木木笑着说。

旁边的fù女不高兴了,故意咳嗽两声,“现在已经11点3分啦,朴医生啊,我们可是预约好的呀。”

杨木木见状,“您先跟这位大姐聊吧,我找我朋友去了。”

中年fù女不高兴了,“唉哟,谁是你大姐啊,说得像是你让给我似的。谁占了谁的时间啊!”她翻个巨大的白眼,拉扯着孩子坐到朴医生对面的椅子里。

杨木木看那女的一眼,苦笑一笑,心中默念,若自己有了孩子后变作这样,那就去死吧。

中年fù女又发话了,“医生啊,你讲的那个电击疗法几个疗程能治好我儿子的网瘾啊?”

还没走出门去的杨木木听到电击两个字,心头不觉一怔。

朴医生回答fù女的问题:“这个,还是视情况而定,慢慢来嘛慢慢来。”

“转年就是中考啦,我着急啊!”fù女拍桌子,“他现在啊,不好好学习,整天就跟着那些坏学生去网吧打游戏。”啪啪两声又打在男孩子的背上。

“喂!”此时走到门口的杨木木忍不住折回来,“什么电击疗法治网瘾,打打游戏怎么了?”

fù女一脸诧异,“有病啊你,关你屁事!我儿子……”

“你儿子,你儿子也不是你的,他打游戏关你屁事!”

“,我说你这人……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啊!”

“拿得就是你这条耗子怎么了?”

眼见两人吵起来,秃顶医生知道两个都不是好惹的,立马劝架,“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不劝还好,这一劝,杨木木转而面向秃顶医生,“你们这儿还搞什么电击?”

fù女翻着白眼一直就没下来,“哼!乡巴佬,这是治疗!”

“治疗个屁!你怎么不喝童子尿治治你的口臭!不看新闻的啊,电击治疗就是骗子!”

朴医生急了,“不不不,我们和那些不一样的,我们中心的仪器,这个……是从德国高价引进的,那是完全不一样滴。”朴医生一本正经地摇头解释,使眼色让前台把杨木木带出去,“杨小姐,你先去外面等着吧。”朴医生一边说着,一边想伸手推杨木木出去。

“滚你丫的,别碰我。”他拉起那个男孩子,“别信你妈的,打个游戏怎么了,姐姐我也喜欢打游戏。”

男孩儿笑了,“应该叫阿姨吧,哈哈……”这是男孩进这屋后第一次笑。

这个笑容温暖极了,自从回国后,杨木木就没有看过如此温暖的笑容。爸爸和关叔叔的笑容内敛,香樟树的人们常年面无表情,经常一起的黄寅更是冷若冰霜。就冲这么美好的笑容,也绝对不能让男孩儿遭受那样非人道的电击折磨,杨木木在心里暗下决心。

“不是阿姨,是姐姐。”杨木木也笑,心想这个男孩儿的心态真好,“我长得很老吗?”

“不老,很好看,卡哇伊!”男孩居然换了一副撩小妹妹的表情。

“哟!小子,长大了不得了啊!”杨木木把手搭在他肩上,“你这xìng格不像是会乖乖来被电的啊。”

男孩儿一副大人的口吻,长叹一声气,“哎!这年头,当孩子的不容易,你稍微不顺着她吧,就要死要活的。我这不是没办法嘛。”他歪着脑袋。

“你就不怕吗?电击是很恐怖的。”

“我什么都不怕,我是我们班最爷们儿的。”

“呵!”杨木木越来越喜欢这个孩子了,“也是你们班最受女孩子欢迎的吧?我觉得你不像是那种有网瘾的孩子啊?”

“你懂什么!你自己都有病!”中年fù女大声吼道,她厌恶极了面前这个和自己儿子谈话的女人。

“我看你儿子没病,你自己倒该检查检查是不是更年期到了。”

“对,英雄所见略同!”小屁孩在杨木木身后附和。

“你说什么,没大没小!”fù女要去杨木木身后揪出儿子。

杨木木努力拦着,“大姐,听我一句劝,这里不是什么正规医院,你儿子没问题。你知道你在对你儿子做什么吗?他不知道你正在对他做的事情有多恐怖,我知道。你这是在毁灭他!”

“我的家事,不用你管!”

“我必须管,放在美国的话,你这是违法的。”

“神经病!”

“大姐,我不是有心跟你吵,我是真的为这孩子好。他打游戏没什么,被电击才是真的没救了!”

大姐一副不可理喻的神情看着她,一把将自己的儿子拉扯过来,让她远离这样的精神病。

就在此时,黄寅进来了,他手中拿着一个档案袋,满脸愤怒,拿档案的的手紧握拳头,还在颤抖。他恶狠狠地盯着朴医生,却对杨木木说话,“木木,我想和他单独聊聊。”

第32章

此时,杨木木虽不知黄寅到底要干什么,但知道,这对黄寅很重要,她需要将这屋子的人撵出去。

杨木木眼珠子一转,趁机向中年fù女说:“看吧,这就是被他骗了,上门找这个赤脚医生算账的!”她一边讲,一边推她们母子俩出去,前台不知道在何时早已出去了,杨木木暗自庆幸,幸好前台不在。

中年fù女见状,看着黄寅的眼神也是十分害怕,半信半疑地跟着杨木木出来了。杨木木将门掩上,透过门缝,她看出医生脸色惊恐,黄寅的背影充满愤怒,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杨木木重新回到前台大厅的沙发上,身旁坐着的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