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8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笑,“呵呵,我理解,许多病人啊不希望自己咨询的时候,亲人朋友在身边。”杨木木心中泛起一种厌恶感,医生的秃顶油头,简直是无数苍蝇劈叉的游乐场。她出去顺便将门关上。

杨木木走后,朴医生问:“小伙子,你是觉得自己哪里不对呢?”

黄寅嘴裂开,“你是觉着我哪里不对呢?”

“嘿嘿,首先病人要先告诉我,有哪些症状,我们当医生的才能诊断啊。”

许久,黄寅不说话。

医生在椅子里左右挪动,“呵呵,年轻人,是不是不好意思开口啊。”

他只是直勾勾地望着他。

他的手在油头上几丝少有的头发里抓挠,“呵呵……”抓完头的手放在另一只手心中挫,他把脑袋移动过来,“是不是……”他看着黄寅的裆部,眉毛一跳,“那里有障碍啊?男科医生告诉你是心理原因吧?赵医生介绍过来的?”他心想,老赵可以啊,昨天才说的,今天就给忽悠到我这里了。

“……”

“放心,我们这儿是私人咨询中心,都是保密的。”

黄寅笑了,“对!”

“呵呵,没事,我们心理中心有非常完备的治疗设备,有十几位经验丰富的心理医生,我包你一定重振雄风的!”他说着手扬起来,口水也喷出来。

他吸吸口水,“说说吧,具体是什么情况?”

黄寅还是那副淡然的神情,微微笑,说:“我对我女朋友,硬不起来!”

第30章

医生听到情况果然如自己所料,有些得意,“呵呵,没事没事,你这么年轻,只要克服了心理障碍,一切都会好的!”

黄寅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秃顶推推眼镜,“这种情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你忘了?”

“呃?我忘什么了?”

“我叫黄寅。”

“啊?”秃顶更加不明所以。

“我以前来过这里,你说我有病。”

秃顶医生右手捏住眼镜镜腿,仔细打量黄寅三秒,还是想不起来,“你……来过我这儿?”

“是啊。”黄寅眨眼说。

“呵呵,不好意思,我这里啊每天来许多人,我一时想不起来,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三四年前。”

“哦嚯嚯……”秃顶长舒一口气,“那我肯定记不得啦。太久了!”

“是吗?我可永远都记得你。”他双眼发出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光,死死盯着朴医生。

朴医生被看得全身不自在,在椅子里挪了挪屁股,抬手说,“呃呵呵……是是是,许多家长啊病人啊,很多年过去了都会来感谢我,你看后面这些锦旗啦,都是我的病人或家属送的,实在是……”他看他脸色不好看,不再继续说下去。

“你不用查查我的病例吗?”

“这……是,是要查一查,有助于你这一次的诊断和治疗。”

“可以现在就查吗?”

“啊?”他把身子向前倾。

“现在就查不行吗?”

“这个,”他往他右边的柜子看了看,那里的确放有一排排乱七八糟的文件夹,“档案太多,找起来费时间啊。既然你来过我这里,肯定是相信我的。你看不如这样,你把你女朋友……还是老婆?叫进来,咱们可以商量一个治疗的方案,把每天咨询的时间疗程定下来,咱们这里可是按小时收费的哦。”

他看黄寅不说话。接着说,“当然,今天的就不收费啦,还是要先把您的问题搞清楚,把治疗方案定下来,咱们再来说收费的问题,而且,我想这个与您的爱人讲比较合适。

他拿起座机,播前台分机号码,“喂,你把刚刚那位家属叫进来吧。”

“所以……我们还是先来了解你具体的情况,你是从什么时候出现这种情况呢?”

“一直都是这样,你看了我的病例不就知道了吗!”

此时,前台带着杨木木进来了,她一脸问号。

朴医生见病人态度强硬,转而向杨木木询问,“你爱人的这种情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什么?”

“呵呵,不用难为情,说吧。”秃顶一边说,一边向前台使眼色。前台懂她的意思,立即向杨木木递来一份册子,上面是详细的咨询价格。

“什么什么……”杨木木完全不知道这个油头秃顶在讲什么,拿过册子更是一头雾水,她问黄寅,“什么意思啊?”

黄寅态度坚决,“既然你不查档案,我们也没必要谈下去。”他夺过那本小册子,甩在地上,拉起杨木木往外走。

“!等等等等,病人情绪不要这么激动嘛。”他有些着急,怕这头肥羊从口中溜走,向前台招招手,“来来来,找找,找找这位患者的病例。”

“哪年的啊?”

“三四年前,12年13年左右的吧,名字叫,叫什么来着?”

“黄寅,寅时的寅。”

前台“喔”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杨木木补充说,“不是吃东西的那个饮食哦,是寅吃卯粮的寅。”她鼓大眼睛,生怕对方弄错。

“什么寅?”前台被越说越糊涂。

杨木木扬手一拍,“哎呀,赵寅成的寅,知道了吧?”

“喔喔喔,知道啦。”前台反应过来,很不耐烦在柜前乱翻。

秃顶捡起那张小册子,重新递给杨木木。“这个档案找起来啊,是要花很久很久的,不如先看看我们的资料,我可以为你爱人接下来的治疗提供一些方案。”

“治疗?”她转头看黄寅,想问他究竟怎么回事。

黄寅不理,自己亲自动手去查找档案了。

“医生,你说要给他治疗?”杨木木心想完了,程主任对自己说过,不能刺激黄寅,黄寅一直以为自己是香樟树精神病院的清洁工。可是,他怎么会找到这个心理医生,主动提出给自己治疗的呢?“医生,他没有病。”

医生yīn笑,放佛自己什么都懂似的,悄声说:“不要不好意思啦,你爱人都跟我说了,只要积极面对,积极治疗,都可以变好的。”

“嗯?他提出来的,说自己有病?”这简直不可思议。

“哎~~~~~~这有什么不好说的,既然你们都来了……”

此时,前台抱怨说“朴医师啊,这里只有14年到现在的资料啊,这位病人的病历应该在档案室吧?”

黄寅很着急似的,“档案室在哪儿?”

“这个……”

“带我去!”黄寅很强硬地说。

前台拿眼神问朴医师,朴医师咂咂嘴,“那个,你就带他去吧,我跟这位小姐谈谈,现在……”他又看看手表,“差不多预约的病人也要到了。”

黄寅迫不及待地,催促前台带他去了档案室。杨木木留下来,解释好一阵后,她终于搞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