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7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房的餐桌上,黄寅和关叔叔坐在一起,气氛怪怪的。

关律师开口问:“木木,今天你们打算去哪儿转转?你爸爸有些事情要处理,我可以陪你们。”

“不用,关叔叔你忙你的吧。我们又不是小孩儿了。”她拿出一大瓶牛nǎi,仰头就喝,“而且,我们也没想好去哪儿,是吧?”她问黄寅,嘴唇沾满牛nǎi。

黄寅望着她点点头,伸手擦去她唇角的白色。关律师看着这一幕,嘴角动了动,丢下手中的面包,“那好吧。”说完起身走了。

杨木木心中窃喜,准备坐下和黄寅一起吃早餐。她刚一坐下,黄寅起身了。她叫住他,“你想去哪里转转?”

“心语飘香。”

“什么?”

杨木木没有得到回答,他像没听见一样,出了厨房,上楼去了。

待吃完早餐,杨木木看到大门口摆着爸爸和关叔叔的拖鞋,他们都出去了。楼上,黄寅正看着她,“走吧。”他说。

强烈的压迫感,她感到心里不舒服。但并没说什么,她点点头,回房间换衣服。

她跟着他,上了出租车。杨木木看着他上出租车副驾驶的时候,顿了一秒,打开后座的车门。坐定后,黄寅对司机说:“去心语飘香心理咨询中心。”

司机歪头,“滨江路那个?”

“是。”

杨木木盯着昨晚才吻了自己的男人的后脑勺,好陌生好陌生……她鼻子发酸,转过头看窗外。繁华的街景,高楼大厦,拥挤的豪车,原来熟悉的家乡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真的如关叔叔讲的,中国现在很好很好了。但她十三年第一次回来,并没有机会好好欣赏这样的变化,就迷迷糊糊犯了大错,接着慌慌张张躲到香樟山。

当年那个放学后经常去的小吃老街还在不在?

姜堰市第一中学改建成什么样子?

食堂的饭菜还是那么难吃吗?

每年的艺术节时间还是12月24日吗?

这些都是应该好好去体会的啊。杨木木猜想着那些大大小小的改变,车窗外的街景像胶片一一向她展开,再快速倒退离她远去,然后,“医学研究院”、“第四精神疾病”、“姜堰市”这些醒目的字眼向她冲来。

出租车戛然而止,正正停在姜堰市第四精神病院大门口。前方一堆合伙横穿马路的行人。

门牌上的字眼像利箭一样刺进杨木木心脏,她作出吞咽的动作,但是没有唾液,嗓子干得像沙漠般。转过头,面向前方,那群慢腾腾过马路的人像一堆蚂蚁,心脏有针在扎一般,她缩进身子,把头埋起来。

好一阵,终于没有行人,车子重新发动。

杨木木抬起头,“黄寅,去完心语飘香,你陪我来这家医院好不好?”

第29章

黄寅转头看看医院,“好”。

出租车在江上的桥头停下,“到了。”司机指向一旁的建筑物。那是一栋大约六层高的旧楼,几张大招牌挂在其上,其中最大的招牌就是“心语飘香心理咨询中心”。

杨木木跟在黄寅身后,她一眼看过去,并不知道从哪里能够进去。

黄寅倒是十分熟悉的样子,毫不犹豫,径直走向一栋根本不像门的门,推门进入,一股yīn冷的气息扑面而来。门后面,原来是电梯间。

黄寅按了向上的按键,电梯只有一部,此时正停在四楼。杨木木盯着那个数字从4到1。

“叮!”电梯到了。杨木木继续跟随着进了电梯,看着黄寅纤细修长的食指按下数字“3”。

“你来这里有事吗?”杨木木小声问。

没有回应。

“你来过这里?”

还没等到回应,电梯门开了,他走出去。出了电梯间,左转几步后,看见一个开着的小门,门旁是一个心语飘香logo的牌子,一米多宽的门垂着透明的帘子。黄寅撩开帘子走进去。

一个简单的前台,大概三十岁左右的fù女坐在那里剪指甲。她的身后是许多乱七八糟的奖项和锦旗。简而小的接待台,一个方茶几,两张又老又旧又脏的黑色皮沙发,各坐了两个正在等待的人,她们握着一次xìng纸杯。

前台女从上到下扫视一遍黄寅,“你找谁啊?”

杨木木和前台女一样望着他等待回答。

“朴医生。”

“喔~~”前台女仰头叫着,表示自己知道。“你是朴医生的病人啊。预约了吗?”

黄寅环顾四周不理前台,杨木木代他回答,“应该没有预约。”

前台你把眼光从黄寅的身上移到杨木木身上,“那你们稍微等一下吧,我看看朴医生的预约满了没有。你们可以去那边坐着等等。”她伸手指了指那边的沙发,坐下来,敲击电脑。

黄寅并不等那人查完,自己就向里间走去。转到里间,一排排的房间,咨询室、训练室、儿童青少年专科等等。她随着他一间间走过去,那些敞开房间内,都有病人在。

黄寅在一间门前站定,脸上很复杂的神色。杨木木看看他,又看看门上三个字:“朴医师”。门关着,黄寅直接推门而入,杨木木伸手想拉住他,不用敲敲门再进去吗?但却晚了一步。

房间内,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秃头男人正弯着腰埋着头。

杨木木仔细一看,原来那人抱着自己的脚,一副难看的眼镜掉在他肥厚的鼻头下。他被突然闯进的人吓了一跳,立马将脚放下,伸入那只黑皮鞋之中,在地上挫了两下,穿进去了。

黄寅踏了进去。

站在门口的杨木木没有注意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被跑过来的前台拉住,“,我说你们,不是让你们在外边儿等嘛。”

“实在是对不起啊。我朋友他……”

“有病是吧?”

“嗯嗯。”

“屁话,来这儿的谁没病,有病也得预约啊。朴老师很忙的。”

“是是是。”杨木木鞠躬道歉。

“呃……有啊。”

杨木木回望房内,黄寅坐在医师对面,此外再无他人。“可是,现在不是没有人嘛,我们可以先看吗?”

“这个,就要问朴医生了。”前台走进去,“朴医生,她们自己闯进来的,我让她们在外面等不听。”

“没事没事,啊,我们医院,一切为病人服务,没事没事。”

“预约的人怎么办?”

“几点?”

“11点会来一个妈妈,是前天来咨询网瘾的,说是今天要带她儿子来看看。下午有一个多动症的孩子。”

秃头医师抬手看看手表,“现在10点不到,没事,我稍微给他们咨询咨询,预约的人到了再叫我。”

“好的。”前台退出去。

杨木木走进黄寅,黄寅抬头说,“你能出去等我吗?”他闪烁的眼睛,根本不容她拒绝。杨木木点头答应。

秃头医师仰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