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6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妈的照片翻下盖在桌上,“妈妈,对不起。”她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睡着。

可睡觉这种事,越努力越没用。周公从来不听人召唤的。

窗帘还未拉上,杨木木起身来到窗前。杨家现在是在别墅小区,杨木木的房间在二层,她低头看窗外楼底,“从这里往下跳,不会死吧?”杨木木心里想。如果当时我和妈妈住在这里,而不是28层的高楼,妈妈现在还活着吗?

不止妈妈会活着,就连许诺和方一言的命运也会不同吧,杨木木十分肯定。自己不恨关叔叔的原因,不止是他对自己好。还有一个原因是,相比关叔叔,自己才是罪过最大的那个人,那一晚,她的一个决定,伤害了三个人,也伤害了自己。所以,在国外的那些年,无论多么孤独,无论多么悲凉,无论过得多么不好,她都告诉自己,这是你应该受的。

承受了十三年的报应后,她鼓起勇气回到国内,“毕竟一切已经过去那么多年,大家都在往前走,你怎么不可以试试呢?”关叔叔这样对她说。十三年来,她从未与任何人jiāo心,与任何人最长的聊天都不超过半个小时,唯独那一晚,有一股魔力似的,她与关叔叔侧夜长谈。“现如今的中国,越来越好了,除了雾霾严重些。”关叔叔笑着说。

杨木木点头答应关叔叔,自己会回国。那一晚,他彻彻底底打消了对关律师的抵触,理解了为什么父亲那么喜欢关叔叔。

可是老天对她的惩罚,并没有结束。

关叔叔告诉他,“大家都在往前走,你怎么不可以试试?”她过度解读了这句话,她以为,关叔叔的言外之意,是许诺和方一言已经放下过去,她想她们现在应该生活地很幸福。

所以,回国的当天,杨木木厚着脸皮,鼓起勇气,通知能通知的一切高中同学,组局在皇城KTV。她早早一人来到KTV,怀着忐忑无比心情等待着。

等等等……等到最后,她认为不会有人来了,大家对她的仇恨还是没有消除。就在她要放弃了,准备回家时。包厢进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挺眼熟,是高中同学,但是杨木木想不起她的名字。男的一眼就认出了,方一言。这三个字立马变成蚂蚁,在她心上爬。

杨木木笑着站起来,十分开心地迎上去,“我以为……”她话还没说完,“啪”一个耳光扇过来,打的她触不及防,她睁大眼睛,呆在原地,脑袋完全空白。接着,一股冰凉凉的感觉从头顶哗哗流下了。杨木木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方一言拉住那个女孩,他递出一张红色的纸,杨木木没有去接,被那女孩儿抢去。女孩儿把红纸用力甩在她脸上,拉着方一言扬长而去。

杨木木顶着湿漉漉的头发,捡起那张红纸,原来是一张请柬,请柬上有另一个熟悉的名字:许诺。

果然大家都开始幸福地生活下去,她心想。但是下一秒,当她看见婚礼地址在精神病院时,愧疚感马上袭来。并没有,大家并没有忘掉过去,关叔叔什么都不知道。他不过时爸爸派来说服自己回国的,他什么都不知道。

杨木木笑自己蠢,怎么可能呢?爸爸怎么可能将那件事情告诉关叔叔呢?我就不该回来,不该回来……她大哭,一瓶瓶酒灌进胃里。

杨木木大醉,然后,她仿佛回到那晚,那条小巷,那群畜生,“不行,不行,不能伤害许诺……”她口中喃喃,拎起酒瓶扒开人群。她一直告诉自己,要救许诺,要救许诺……

第二天一早,老爸和关叔叔告诉她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她杀了人!

第28章

杨木木望着窗外,那些回忆全部涌现在眼前。她的过去,几乎就没有幸福的瞬间,全是令人崩溃的,十三年过去了,她从国内逃到国外,再从国外逃回国内,但是惩罚还在追着她赶,要把她赶到绝境。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在美国双碌碌无为的双手,回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人。

她胡思乱想着,突然,一阵混乱的争吵声从隔壁传来,她警觉,步步走出去,打开房门,站着再仔细听,那声音却不见了。

她回忆那个声音的来源,似乎是隔壁客房传来的。奇怪,黄寅能和谁吵起来?

就在此时,客房又传出什么声响,杨木木踏出房间,向客房走去。

她走到客房外,见房内没有灯光,黄寅应该是休息了吧,为什么又会有争吵声呢?她轻轻唤了声:“黄寅……黄寅,你睡了吗?”

她贴近房门,一阵簌簌的声音。“咦~~~~~~~~”她疑惑,将耳朵更加贴近房门,门却打开了,她侧着身子没站稳,往里面倒去,正倒在开门的黄寅怀里。

这是她们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杨木木有点慌张,赶紧从黄寅的怀里移开。

黑暗里,她望着他的眼睛,里面闪着光,像星星一样。

她突然有些结巴,“我,我……听见你房里……”她有些不自然地抬手指指窗帘处,她顺着自己的手指望过去,甚至错觉到以为窗帘在动。

“房里有声音……”话还没说完,嘴唇立即感受到温热,她这才意识到,他吻了了她。

心脏涌起一股电流的一样的东西,流过全身,大脑随即一片空白。她闭上眼睛,全身都没了力气。

黄寅一只手伸上来,扶住她的腰,在她穿着真丝睡衣的腰间与下腹顺滑地游走,另一只手chā入她的长发中一路抚摸到颈脖。

她感受到他吻得更用力了。

突然,楼下传来开门声。

她把他推开,幸好是在黑暗里,要不然,她不知道该用怎样的目光与他接触,她立刻逃走了。

楼下是关律师回来了,他看见了杨木木,此时她已回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木木,这么晚了还不睡觉?”

“关叔叔你回来啦,我马上就睡了。叔叔晚安。”

“嗯嗯。”

杨木木将门关上,再一次躺在床上,她的心脏现在还在扑嗵嗵跳,刚刚发生的一切,就像梦一样。那个激烈的吻来得触不及防,她甚至都没幻想过会与黄寅发生什么男女关系。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环境的黄寅,仿佛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仅仅是因为他是病人吗?真正的他究竟是什么样子?不管怎样,那个吻是甜蜜的,杨木木嘴角上扬着睡去。

第二天清晨,杨木木很早就醒了,她在山上生活几月后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换作过去,她一定会一觉睡到中午。

杨木木睁眼,蹦到脑袋里的就是昨晚发生的事情,跳下床,拉开白色的窗帘,阳光照进,她闭上眼,如果每一个早晨房间充满阳关,如果每一个夜晚与所爱的人亲吻……她不禁微笑,难怪整天奔波的世人,有奔波的动力。

杨木木下楼,想去厨房找些吃的。没想到,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