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4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40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回在宋直一的左手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

待到两点的时候,谢磊三人陆陆续续回来了。

谢磊见宋直一累成那副样子,将熟睡的他背到卧室内的床上去。

第二天宋直一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已经照进屋来,吓得他跳下床,到处找可以看时间的东西。

“几点了?几点了……”

“手机呢?手机呢……”

他在屋子里团团转,到处翻找,最后好不容易在他的外套兜里找到了手机,却没有电关机了,他疯狂地摁手机,“死了死了……”然后又到处找谢磊的充电器。

谢磊从客厅回来,看他急得团团转的样子,“怎么了直一?”

“啊!姐姐,现在几点了?”

“呃……大概,九点多吧,今天周日,大家都还没起床。”

“九点?啊!”宋直一套上外套,拿起没电的手机就要往外冲。

谢磊跟出到客厅,“怎么啦?”

“我的,我的那个小笔记本呢?”

“直一,吃了早餐再走。”

宋直一到处看,然后在沙发上找到了,他捡起小本本和铅笔就冲向门口换鞋。

“我只请了昨晚的假。”

“你的包,直一。”

刚穿上一只鞋的直一又跑回来拿包。

“怎么急成这样?”

“手机关机了,正希哥肯定给我打了很多电话,回去又该被他骂了。”

“正希哥是谁?”

“经纪人。”说完宋直一便开门离去。

“投胎的都没你这么赶!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话都没和姐姐说几句,累成什么样子了都!还在长个儿的年纪,成那个样子!经纪人是不是不给饭吃的啊!”谢磊碎碎念着,对宋直一的公司十分不满!在联想到东旭的遭遇,“经济公司都是垃圾!”

张永基打着呵欠穿着睡衣出来了,拉开冰箱门找水喝,“谁是垃圾?”

“经纪公司!太过分,直一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小半年了我就看他回来这一次!结果直接就在沙发上睡着了,早上醒来像赶着投胎似的跑了,还说经纪人会骂他!”

“昨晚直一回来啦?”昨晚他和崔植宇比谢磊回来得还更晚。

“丧心病狂的经纪公司!”

“要出道了吧?”

“说是要等到明年才会正式出道,这个冬天会试着推些单曲,哎呀……搞不懂!当初直一进公司的时候是五月份,当时就签了出道合同的,这都过去小半年了,骗子金晟!”

“哎呀,你就别抱怨了,总比东旭的公司好。”

“对了,东旭……”谢磊想起今天早上七点左右,他起床上厕所,看到姜东旭收拾地干净帅气出了门,“今天他一大早就出门了,心情看起来好像还不错。”

“真的吗?太好了,真怕他从此一蹶不振。”

张永基喝完水,准备向厕所走去。后面一个影子,嗖地跑到他前面,以光速冲进厕所,关上了门。

“呀!崔植宇!你小子!”张永基在外面砸厕所门。

“哥!我憋不住了……”

转眼2020年年初,公寓的两个孩子都出道了,但宋直一在出道前夕,却遇到了一件并不顺利的事。

就在宋直一的所在组合S录好了所有音源之后,工作人员发现,隔壁ST公司推出的新组合,出的专辑中包括主打歌在内至少三首歌的旋律和他们S的新专辑是一样的。

这简直了!

最后经大家一查,那三首歌,大部分都是由他们S的天才队长宋直一创作的。公司代表把宋直一单独叫来,放了ST新团的专辑给他听,宋直一也瞪大了眼睛完全不知所措。

“直一,你老实说,你写的那些歌,是你自己一人创作的吗?”

宋直一讶异地抬头,“你们怀疑我,抄袭啊?”

代表不回答,然后敲敲那桌子上放的专辑包装盒,“那你怎么解释这个?你自己创作的曲子为什么会在ST公司发行?”

“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公司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向外界媒体大肆宣布了你们,说金牌制作人金晟大力打造的一个天才组合。现在就差拍摄mv和海报了,这些音源怎么办?废掉了不用?还是厚着脸皮发出来?让别人指着我们的鼻子骂抄袭。这些歌大家都参与了创作,这是我们的心血啊直一!”

宋直一怀疑泄露歌曲的责任不在自己,自己没做错什么,一没抄袭二没让外人看见曲谱。正在他嘟嘴生气的时候,他看到了专辑的封面,那封面上有一张脸是他熟悉的:姜东旭。

宋直一明白了,歌谱确实是自己泄露出去的,所有的过错都是因为自己。

代表继续说他:“还是说我们再去请大作曲家重新为你们写歌?要多久才写得出来?新的歌符不符合专辑的主题,概念是不是又要重新设计?你们训练了这么久的舞蹈是不是也要全部推倒重新编排?你和队友们日日夜夜的排练是不是全部泡汤?”

宋直一低着头,情绪渐渐滴落,“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

“你骂他又有什么用?”金晟社长走了进来。“把能解决问题的工作人员叫来开会。”他转而对宋直一说:“直一你先出去吧,让队员们也回去休息,暂时不要练习了。”

新世界16号 第264章 番外:宋直一的南韩爱豆养成记(17)

宋直一内疚地站起来,低着头出去了。

金社长拿起那张专辑的歌词本,看了一阵后,道:“奇怪?”

此时,陆陆续续地,越来越多的工作人员到了。

金社长对众人说:“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问题。”

“和我们撞车的三首歌,无论曲还是词都出奇的相似。一般来说,抄袭的话,不会连歌词也抄。然后大家再注意看,这三歌署名的第一个作曲作词者,都是一个叫做姜东旭的孩子,也是这个组合成员之一。现在ST也开始培养原创歌手的了吗?”

大家摇头,“没看到他家其他的艺人有这么高的创作能力”

“不太清楚。”

“不太了解ST。”

金社长放下那张专辑的歌词本,“那么,你们相信是直一抄袭的?”

大家同样摇头。

一位制作人则果断否定,“我认为是这个叫姜东旭的抄袭了直一。”他盯着歌词本道:“这位姜东旭,除了这三首歌外,专辑中的其他歌一首都没参与创作。怎么会这么巧!”

另一个作曲家道:“我也这样认为。认识直一快一年了,我不敢说对这孩子多了解,但最近几个月为了准备出道音源,一起工作。我是亲眼见证了他的才华的,宋直一绝对是一个音乐天才。很多旋律我是看着他临时创作出来的。”

“对啊,再说他不是泡在工作室创作就是在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