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4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就放在了程主任和杨木木身上。

不过杨木木已经有了不在场证明,黄寅,张护士,松果都可以证明。

剩下的,就是程主任了。

此时,刘护士的家属也从河南老家赶来了:她的丈夫和母亲。

丈夫的情绪还比较稳定,母亲双腿都软了。

老太婆几乎扑到张警官的脚下,“我女儿呢?哇呜呜我女儿呢?”

“已经尸检了,劝老太太你想开点……”

“就不能等到我看她最后一眼再尸检吗?”

“对不起,你女儿是被谋杀的,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尸检,你想开点吧!”张警官很冷漠。

老太太要哭死过去了,晋然不忍心,带着死者丈夫把她扶到一边儿躺着休息。随后,叫丈夫签字,办了一系列的程序。

一切妥当后,丈夫发问:“你们说我老婆是被谋杀的,凶手查出来了吗?”

“暂时还没有,不过已经在排查了。”

丈夫降低了声调,“是不是……是不是那个姓程的?”

晋然很诧异,“你说的是……程主任。”

死者丈夫狂点头。

“你为什么会这样问?”

“我老婆知道他的事。”

晋然狐疑,又问:“什么事儿?”

死者丈夫撇嘴道:“我就晓得你们没查出来。”他贴近晋然的耳朵,一股臭味喷出来,“他乱搞小护士。我老婆知道的,跟俺讲过。”

晋然料到他会这样将,他十分不舒服那股味道,不自然地躲开那张臭嘴。

“嗯嗯,我们知道了。”

“切~~~~我不说,你们能知道?”他扬起半边嘴角,露出泛黄发黑的牙齿。

第25章

经过一系列的排查,有作案动机的杨木木和松果都已排除嫌疑,剩下的最大怀疑者,即是程主任。

就在警察局准备告诉杨木木、张护士和松果等一干人可以离开时,有大人物找到了警察局局长。

张队长慌慌张张来到局长办公室,一个温文尔雅的中年男人正从办公室内走出,他向张队微微点头走出去。张队回望那个男人,很难得的一个只见一眼就无比舒服的人,干干净净,脸色温柔,没有丝毫攻击xìng,而又令人信服。

张队刚踏进门,不知道什么物体就向自己飞来。那是局长发怒,向他投掷的信号。他立马低下了头。

“知道刚刚那人是谁吗?”局长怒问。

“不,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就是因为你们什么都不知道,胆才够肥,什么人你都敢拎回来!他就是市里的关律师!”

张队终于抬起了头,惊讶于那人的身份,“关律师。”亲眼见到那样精致优雅的人,混到这般的地位,都是理所应当吧。不像自己这个圈子里的人,正是那句:深夜饮酒,杯子碰在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各回各家的路上,低头瞧见的只有各自突起的肚腩。张队再次低下头,听领导的教训。

局长继续,“杨氏家族的千金,你把她带到这里干什么?”

“杨木木小姐,我们已经排除嫌疑了。”

“呵,还排除嫌疑了!你不排除嫌疑,还是有本事抓她不成!别给我找麻烦!回去吧。”

张队点头,“是。”刚一转身,又被叫住。

“以后……给我注意了!”

“嗯嗯。”

张队灰溜溜地回来。那位儒雅的关律师似乎在等他,他主动上前握住他的手,“给您添麻烦了。”

张队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温暖感,“呃……没有没有。”

“听他们说,木木已经排除嫌疑。”

“是是……”张队伴着尴尬的微笑,小鸡啄米般点头。

“木木还在治疗期,所以,两位病人,我就先带走了。”

“嗯嗯,是是是。”

“辛苦了。”他再一次伸出手,向他微微鞠了一下身子。

张队亲自将关律师送出门。门外的停车场,关律师的车中,坐着杨木木和黄寅。

张队望着开走的车子。

回到审问室,晋然一脸愤怒,“他们两个都还没有审,就放走了!”张队狠狠看他一眼,不理会。

“其他人我们都排除了嫌疑,现在,锁定到程主任身上。晋然,你负责安置一下家属,剩下的人,跟我到会议室。”

“张队,家属该办的手续,我都办完了……”师兄拉了一下他的衣服,暗示他不要再反驳。

晋然罢了,乖乖点头,退了出去,去安置死者的母亲和丈夫。

张护士得到允许带着松果回到了香樟树病院。程主任暂时留在了警局。

杨木木和黄寅坐在后排,安静的车里。关律师在后视镜中带着审查的目光,打量黄寅。一个表面上平静如水,干干净净的男孩。他发光的眼睛,盯着车窗外的一切。

在此之前,杨木木对他说,“关叔叔,如果要回家的话,一定把他也带上。”木木指着她身旁的男生。

“你知道吗?他是我的初中同学。”杨木木见他不回应,补充说。

关律师当然答应了,他也想了解,杨木木在山上jiāo的“朋友”究竟是怎样的人。这,想必也是杨宇想要知道的。

“对外面的东西好奇吗?”关律师出奇地发了这一句问。

“啊?”杨木木首先发懵。

“我问你的朋友。”他再一次问,“怎么样?好奇吗?”

黄寅把视线从窗外收回,转头看看杨木木,再对着关律师的背影点头,“嗯。”

“多久没下山了?”

黄寅又看看杨木木。

杨木木代他回答,“他不知道,三四年了吧。”

黄寅对杨木木微笑,“咦~~”他显示出惊奇的神情,右手伸到杨木木的肩旁,那些发丝就飞到他的掌心,“嘻嘻……”他笑起来。

“这是静电。”杨木木笑说。她抓住他的手抚摸自己的白色毛衣,又飞起好多头发。她们一起笑。山上的空气潮湿,根本不可能产生静电,这是他三四年从来也没见过的现象。

关律师从后视镜从看到一切,他望着前方久久不变的红灯,觉得这条马路指示灯的设计十分不合理。“木木,饿了吗?”他问。

“你饿了吗?”杨木木问黄寅。黄寅点头。

“关叔叔,我饿了。”

关律师深吸一口气,一脚油门踩下去。“那么,我们早点回家吃饭。”

第26章

保姆秦嫂做好了满桌子的菜,杨宇在沙发上看报纸,依旧一脸严肃。杨木木三人从门外进入,他也不作丝毫反应。

关律师叫两个孩子去洗手准备吃饭。

现在关杨两人单独坐在一起。“放心,我大致做了了解,就是件小案子,绝对跟木木没关系。就算我们不出手,她也会被安全送回去。亲自把她接回来,不过是减少些麻烦,也免得那些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