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3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35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们。这种信息对警察而言,查起来应该是相当容易的吧。”

“确实!通过身份证信息,要查本人父母的相关信息,很容易。”

“但是不用编故事。”

“嗯?”

“我们可以找侦探。只要给钱,就可以!”

“侦探?”

“又是你没有听过的一个名词对吧?”

“去维基百科吧。”

宋直一赶紧拿出手机,看了一阵后,“哇……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太神奇了!”

“你都不知道它的存在,怎么会想到用它嘛。”

香樟山 第258章 番外:宋直一的南韩爱豆养成记(11)

“真的会有这种机构吗?”

“有的,但是我倒从来没找过,不知道价格怎么样。我现在穷得快吃土了。”

“吃土……”

“直一你也没有打工,生活费够用吗?给侦探的费用应该不少。”

“如果不够的话,我就找金社长拿。”

“直一不能这样的,哪有这种cāo作,还没开始上班,就向社长要钱用。”

“金社长说,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向他提。”

“他只是和你客气客气,并不是真的包括借钱这种事情……哎算了,就找金社长要吧。以后金社长会习惯你的奇奇怪怪的。”

宋直一懵懵懂懂地听着。

第二天周末,因为取消了去警局的计划,宋直一开始收拾着准备搬去公司宿舍。谢磊自然帮忙,另一边,姜东旭也在忙着搬家。

张永基和崔植宇也两边帮忙,待行李打包得差不多了,公寓楼下响起车喇叭声,姜东旭冲向阳台趴着朝下看,是他爸妈来了。

待他回到客厅,偃旗息鼓地样子,说道:“我爸妈来接我了,你们去帮直一吧。”

“东旭没有和家里人说过,你在公司当练习生的事吧?”他们从他平日里和家里打电话得出的这个结论。

姜东旭点点头,“他们一直不支持我当歌手,觉得我在瞎搞,毕竟在韩国当艺人太艰难了。我也是昨天才和他们说的,不过我也不期待他们支持我,我只是通知一下他们而已。谁想到他们说今天来帮我搬家,但我猜测他们也就是来借机嘲讽我罢了。待会儿再一看到公司宿舍的条件,就更要哔哔了!”

崔植宇安慰道:“也不一定啦,他们既然来帮你搬家,说不定是支持你的。”

正说到此处,门铃声响了,三人相互看了看,最后崔植宇去开门。

只见一个中年女人,凶神恶煞地挎着包走进来。

“妈妈。”崔植宇听闻背后的姜东旭这样叫她,便让开一边。

女人打量了屋子一阵,看见满是打包盒子,走到离姜东旭大概三米的位置。

“真的要搬去住宿舍,当什么偶像,好好念书考大学不行吗?”

“妈我真的决定了,如果这次也失败,我就乖乖听你和爸爸的话,回来连艺高也不读了,转去普通高中,考大学。”

妈妈无奈地咬了咬牙,“到时候都多大了啊……”然后看着那些行李,“都打包好了吗?打包好了就搬下去吧,你爸在下面等着呢。他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你闲。”说完转身抱着双臂走出去了。

崔植宇咂舌,“你妈妈好有气势啊!”

姜东旭吸了吸鼻子不说话,开始搬行李往下走。张永基二人见状,也连忙搬东西。

最后大家都出来一起道别,说着一些鼓励姜东旭的话。

“加油!东旭,等着你成功出道的那天,我们去买你的专辑。”

妈妈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道:“房间是留着的吧?别租出去了,我们会照常付月租的。”

“嗯嗯,留着呢!东旭特地jiāo代了的,还有些东西也留在房间还没拿走呢。”

妈妈眨了一下眼睛,“嗯,免得以后后悔了没地儿去。”她冷漠地看着前方。

姜东旭闻此低下头,无声地咬着嘴唇。

直一没有眼力价,口无遮拦,“东旭妈妈,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说这么伤东旭哥心的话呢,现在不是应该给他鼓励的时候吗?”崔植宇使劲儿拉扯着宋直一。

“我还以为,父母都是爱孩子的呢!看来也不一定正确。”话从宋直一嘴里说话来,就好像在表达他发现了水也可以变成固体这种常识似的。熟悉他的人,听不出任何讽刺之意。

但是东旭妈妈却不是这样看,她生气极了,“哪里来的没礼貌的小孩儿!”一边骂着,一边要下车去修理宋直一。

“妈,走啦!别跟小孩儿一般计较。”姜东旭也向宋直一抛去不满意的眼色,这只被敏感的谢磊看到。

张永基崔植宇对着开走的汽车招手,“以后多回来玩儿哦……”

谢磊立刻拉着宋直一,“回去继续收拾行李吧。”

宋直一的行李很少,谢磊同他打了一俩出租车去公司宿舍。

一路行驶过来,窗外的景色慢慢不对劲,“直一,你说的那个地址,很偏僻吗?”

“我不知道,还没去过。”

“我也没去过你说的那个地方。”

司机听谢磊说的韩文不正宗,chā话道:“那边是挺偏僻的,但是住的话,比较清静,房租也相对便宜些。”

“什么呀,公司这么抠的吗?”

“是练习生啊?”司机看着镜中的宋直一的脸。

“是的。”

“哎……现在的孩子都想着当明星光鲜啊,背地里很苦的!收入也不高,搞不好还得欠一屁股债。”

“不赚钱就算了,怎么还会欠债呢?”谢磊不解地问。

“以后你们就知道啦。我接到过好多被公司抛弃的练习生唷……大好青春也奉献进去了,累得一身伤,却什么也没得到。”司机摇着头,打方向盘,将车子拐进一条小巷子里。“孩子们都不容易啊,在我车上大哭的,我也见到好多。”

又走没多久,司机偏头看着外面,说:“到了。”

车子停靠在小巷的道路边上,下车就能看到阶梯延伸上去,司机指着那上面,“就是那里,走上去右边那几栋就是你说的地址了。”

出租车司机帮忙把行李拿下车,调个头开走了。

谢磊看着这一片的房子,完全看不出是什么明星住的,就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房子,连电梯都没有,只有两层的那种老房子。他和宋直一提着行李踩着阶梯往上走,一边念着那个宿舍房门号,一边寻找。

最后他们找到了,好在门还比较高级,是密码锁的门。

“直一,你知道密码吗?”

“还不知道,不过社长说,这里面已经住着准备出道的练习生了。应该会有人给我开门的。”

“已经住了人了?那还相信社长说什么以你为中心打造组合的鬼话?”

“社长已经在为推出新团准备了一批练习生了,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