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3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34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打翻一堆流氓的过程,然后两人又是比划又是乱叫,活像两只猩猩。

姜东旭在一边努力挤出笑容尴尬地看着。

此时,门开了。是宋直一回来了,他一见张永基两人,笑着问:“哥哥们,你们在做什么?”

“哎一股~~~我们直一回来啦!”

两个哥奔上去,又是抱又是亲,几个月的相处,两人越看直一越喜欢,简直把宋直一当亲弟弟般地疼爱。

一番风暴之后,宋直一擦着脸上的口水对谢磊说:“哥,我决定去哪家公司了。”

大家同时问:“哪家?”

然后宋直一说出了一家谁也没有听说过的公司名字。

“什么什么娱乐公司?”崔植宇贴近宋直一,他大概是觉得自己耳背了。

宋直一又把公司名字说了一遍,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大家听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直一,为什么呀?”

“因为我信任这家公司的社长。”

“什么?”让人难以接受的理由。

只有姜东旭一人,暗自高兴。

香樟山 第257章 番外:宋直一的南韩爱豆养成记(10)

谢磊感觉自己有些眩晕,“直一,你的意思是说,你通过看一个人的好坏决定进一家公司吗?”他转而面向张永基和崔植宇,“你们觉得直一有看人的眼光吗?”

两人同时摇头,“完全没有,连犯人和警察同时站在他面前,他也分不清好坏。”

“直一很好骗对吧?”

两人同时点头,张永基说:“我现在就可以骗到他。”他转而对宋直一说:“直一呀,哥现在借了luǒ贷,你能借我五百万还债吗?”

直一点头,“好。”

“看吧,你就是这个看人的水平。”

“不过……哥,什么是luǒ贷?”

崔植宇直翻白眼,“直一呀,刚刚永基哥是在骗你。他没有借什么luǒ贷,因为他的luǒ体没有任何价值。”

“喔喔,所以,一个人拿自己有价值的luǒ体去jiāo换钱,就是luǒ贷?”宋直一还在纠结第一次听说的单词“luǒ贷”的意思。

谢磊三人同时扶额,没救了没救了……

谢磊又问:“除了社长人好,这家公司还有其他优点吗?”

“嗯嗯。有的。”

“比如呢?”

“社长说了,这是一家专注做音乐的公司,不会让红了之后的艺人为了赚钱,接各种综艺,压各种通告。一切以音乐为中心,不会为了赚快钱,背叛最初的理想。”

“都是些假大空的套话。小公司当然要这样骗你啦,什么综艺通告,根本就没有相关资源好吧,想上还上不了呢!”谢磊看宋直一面不改色,毫不在意,“不过,直一,你不会是因为不想上傻兮兮的综艺才选择去这家公司的吧?”

宋直一不说话。

崔植宇道:“哇不是吧直一,你真的相信那个社长的话,任何一个团,要出道出专辑,谁不录综艺啊?就算不去电视台的综艺节目,公司也要自制团综的啊,不然谁认识你们呐?”

“就是啊……”大家对一脸天真的宋直一进行各种劝说。

“我已经和公司签约了。”

“已经签了?”谢磊懊悔得跳脚。

“对的。今天下午签的字。”

张永基也道:“直一你怎么……这么草率呢!要是公司经营不好,没有资金,你根本连出道都不可能啊!哎……”

“今天签的就是出道的合约,虽然出道的日期还要再等几个月,但是已经向我保证,会马上准备出道的工作。”

“练习生都不用当啦?”

“当然要的,就是这几个月集中练习,只不过社长说提前签约,算是给我做一个保证。”

“看来社长很器重你啊,保证一定能够出道,这样的话听起来还是不错的。但是……公司之前有什么出名的组合的吗?”

“没有,我们将会是第一支。”

大家再一次进入呆立状态。

“直一,违约金是多少?要不让关爸爸……”谢磊说。

“没有违约金,我提出的条件之一就是随时可以退出。”

“还有这种好事。”

“社长疯了吗,答应你这种条件。”

“我向他保证,在大火之前我会听从公司的一切安排的。退出也是在红了之后。”

崔植宇皱眉,“什么莫名其妙的条件。”

姜东旭道:“大家都别说了吧,我们应该尊重直一的选择,就算不是大公司,小公司也有小公司的好处,总比一直进不了公司好吧,何况现在已经确定能出道了,只要好好努力,就有成功的可能。”

大家听姜东旭的话倒是好话,可是他说这话的样子却让人很是不爽,好像是在说直一只有小公司才要似的。

“社长叫什么呀?这样骗小孩子。”

“金晟。”直一答。

崔植宇和张永基同时瞪大了眼睛,姜东旭也微张着嘴。

“你是说那个金牌作曲家,黄金音乐制作人,金晟?给许多艺人制作过大火专辑的金晟?”

“他现在出来单干了吗?”

“哇!!大发!”

“直一你是怎么发现的啊!如果金晟当社长,我的天!直一你太棒了!你太棒了!”

张永基三人又重新恢复活力。

“今天真是好日子!我们宿舍的两个孩子都要出道了。”

直一听此,也发自内心地开心,“东旭哥也要出道了吗?”

姜东旭微微点头。

“真是太好了。不过,我没听我同学说呢?”

“他啊,他被刷下来了,没有进入出道预备役中。他还年轻嘛,再等下一个组合企划,总会有机会的。”

回到卧室,宋直一立刻拉住谢磊说:“姐姐,明后天周末,上次让你帮忙找人的事情……”

“哦……你是说,那个身份证。”但是他一直以来,不是上课就是学习韩语,还要去便利店打工,关爸爸给的100万的生活费根本不够用。

“嗯。你想出办法了吗?怎样做才能让警察帮忙?”

“直一啊……”

“上次我们讨论之后,我特地去查了,什么样的事情算是案件。我觉得泰亨哥哥的妈妈,她在二十几年前的失踪,本身这件事就算是案件了吧,我们可以直接找警察吧?”

“失踪?”谢磊想了想,当初泰亨的妈妈想必也和自己的经历差不多,先是好朋友介绍,然后再被组织骗到什么地方,最后去到新世界。不过作为女人,她去到新世界,只能在南岛,作为生育机器和劳作机器活着。“不过失踪这种案件,过去了二十多年,应该早就没有警察追查了。”

“我们的目标不是找到失踪的人本人,而是要找到她的家人,所以我们应该编一个故事。只要警察相信了,就会提供信息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