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3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32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法,姜东旭撇撇嘴,没作回应。

然后大家吃着饭,聊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气氛不热也不冷。

最后张永基盯着吃得满嘴流油的崔植宇,并且他还在继续往圆鼓鼓的嘴里塞五花ròu。

“小子,你是从朝鲜过来的吗?多久没吃ròu了,这副鬼样子。”

“emmm……”崔植宇满嘴包ròu,说不出话。

“最可气的是,这种人居然还能找到女朋友,而像我这样优秀的男人,却没人要,女孩儿们眼都瞎了吗?”

谢磊听此想到之前崔植宇告诉他的张永基被抓去派出所的事情,哈哈哈哈哈哈哈笑起来。

“我长得没他帅吗?”

大家摇头。

“我没他高吗?”

大家摇头。

“我没他有趣吗?”

大家顿了顿,纷纷道:“这个不知道。”

崔植宇咽下了食物,说:“但是你比我傻啊哈哈哈哈哈……连女孩儿有没有同意和你在一起你都不知道。”

“那次是失误,就像直一一样,他很有实力,一次失败不能说明什么。我为什么之后一直找不到女朋友?”

崔植宇思考一阵,嚼着筷子说:“面相问题。”然后他便开始分析起来,“你看你狭长的单眼皮,显得整个人无神又无耻……”

“谁无耻?”

“听我说完嘛,只是你的眼神显得无耻,我不是说你这个人真的无耻。当然被你侵犯的那个女儿是真的觉得你无耻,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滚!”

谢磊也跟着笑一阵,“其实还有一个可能的原因。我以前就认识一个女xìng朋友,她长得很好看,xìng格也很好,但是一直单身。原来是大多男生都以为她有男朋友,然后慢慢大家都那么认为,也就没人去追她了。说不定永基哥就是这个原因哦。”

香樟山 第255章 番外:宋直一的南韩爱豆养成记(8)

张永基连连点头,“我觉得谢磊说得十分相当非常有道理。”

说笑一阵,姜东旭看大家也吃得差不多了,叫来服务员买单,拿出钱包抽卡的时候不小心带出了另一张卡片,眼见着就要掉到烤盘上,宋直一眼疾手快,像武林高手般迅速伸出二指夹住了卡片。

他拿过一看,是姜东旭的身份证,然后就近jiāo给了张永基,让他jiāo还给姜东旭。

张永基盯着身份证看了一阵,“原来东旭你是釜山人啊。”

“嗯啊。”

“我还以为你是首尔人呢。”

“我也是呢。”崔植宇说,“从来没听你冒出过釜山话。”

一向少语的宋直一道:“永基哥是看了身份证后知道东旭哥是釜山人的吗?”

“是啊。”

“身份证上写了是哪里人吗?”宋直一只知道中国的身份证上会写住址,关爸爸帮他办理的身份证上写住址就是关爸爸的家。但他唯一看到过的那张韩国身份证,上面是没有写地址的,只看到所属人的名字:闵善英,以及那串号码。他一直在脑子里记得那串号码,却从来不知道那串号码代表的意思。

“看这个身份证号就知道了,”张永基指着身份证上的号码说着,“前面几位是东旭的出生时间,后面这个‘1’代表他是男xìng,然后这几位是地区编码,通过这个社区编码就可以看出来他是釜山人。”

结完账的姜东旭将自己的身份证从张永基的手里抽回来,“只是申报出生地是釜山。”

张永基完全没有感受到姜东旭的不快,继续科普道:“对的,申报出生地和出生地居住地也不是一回事。身份证上的编码代表的是申报出生地的地址哦。”

“你们中国的身份证号不是这样的吗?”崔植宇问。

谢磊摇头,“其实我都不太清楚我身份证号码代表的意思是什么,只知道中间有一段号码是自己的出生日期,剩下的数字的意义就不明白了。”

直一思考了半天,显得有些激动,“那么如果我知道一个人的身份证号码,就可以知道他来自哪里吗?”

“按理是可以的。一般来说,申报出生地就是他父母的居住地址。”

接着宋直一将脑子里的那一串号码说出来,

“是,大邱对吧?”崔植宇想了想问张永基。

“对,大邱!”

“直一你是要找谁吗?”

“对,一个朋友。”

谢磊纳闷儿,“从来没听你说过呢?”他心想宋直一能在正常世界有什么朋友啊。

“你不知道你朋友住哪儿吗?”崔植宇问。

直一摇头,“如果我有她的身份证,就可以找到她的家吗?”

“这个不一定,现在的人到处租房子住,经常搬家的。除非你去警局,让警察帮你查……”

“真的吗?警察也可以查到她父母在哪儿吗?”宋直一激动地问,把话还没说完的崔植宇吓了一跳。

谢磊拉扯宋直一,“不行的直一,警察不是给你打工的,你不能随便就去警局就让他们帮你找人。”

崔植宇小声嘀咕,“这孩子脑子有点不对劲,说他聪明吧又没常识。”

张永基道:“韩国警察和中国警察应该是一样,你不能拿着一张身份证就去找警察帮你找人,除非发生了案件。”

“发生怎样的事情算是案件?”

“额……”

另外几人面面相觑。

谢磊尴尬地笑了笑,“我回去给你讲。”

走出烤ròu店,与同学分别,大家一起回家。公jiāo车上,宋直一还在追着谢磊问问题。

“所以,什么样的事情才算是案件?我需要去杀个人再找警察吗?但是我不想再杀人了……”

“嘘……”谢磊赶紧打住他,“别说这个,咱们回家后再说好吗?”他做贼心虚看了看其他乘客。

回到公寓,谢磊对姜东旭道了谢,拉着宋直一进卧室。

关上门后,谢磊严肃地说:“直一,你不能在公开的场合说你杀过人,也不要随便问那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宋直一顿了顿,然后点头,“我知道了。”

看宋直一眼神茫然,谢磊说:“你今天怎么了?平日里都不会这般莽撞的,你要找的人,到底是谁啊?”

宋直一抿了抿嘴,去到他的背包里翻弄一阵,然后拿出一张卡片递给谢磊。

谢磊接过一看,是一张韩国人的身份证。身份证照片是一个年轻的女人,模样清秀,五官精致,不难看出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出生年份是1976年,谢磊算了算:“那就是43岁了。”

“44岁。”宋直一道。

“好好好,按照你们韩国人的算法,44岁。”谢磊继续看身份证,念出身份证所属人的名字:“闵善英,你要找的人就是她?”

“不是找她。她不在韩国。”

“那么你要找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