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3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病人,有一天晚上,我们所住的1号楼发生了火灾,火势很大。那个时候,病院的救火设施很差,什么灭火器,防火设置,报警装置,都是那次事故之后才置办的。那时我们什么都没有,深夜,我们睡得很熟,许多病人在知晓危险后第一时间冲出楼道,甚至许多病人见到大火后精神瞬间失常,有的跳舞,有的吓到躲在一边,根本没有救人的意识。我们工作人员都睡在顶楼,火从一楼烧起,如果等到火势烧到惊醒我们,许多人都会葬身火海。”

“不对啊,你们病院的工作人员不是统一住在一楼吗?”张队发问。

张护士苦笑,“那也是这次事故之后做出的改变。山上的湿气重,一楼的房间十分yīn冷,尤其是冬天,许多东西甚至要发霉。所以,在那之前,所以的工作人员住在条件最好的顶楼,潮湿yīn冷的一楼自然是留给病人的。”

“呵呵,我还以为你们住在一楼,是为了方便照顾病人。”

张护士继续苦笑。“不过是为了发生意外时,方便逃命!”

“所以,当时那场大火,是黄寅救了你们?”

“对!那个时候他的病情很稳定,几乎与正常人无异,他冒着危险,一层层楼跑上来,大声敲门吼叫,把我们叫醒,有几个胆小的姑娘,甚至是他反复冲向火堆,把她们背下楼的。所以,我们都很喜欢他。虽然这几年,他的病情似乎越来越糟糕。病院的病人是分等级的,还有许多病情严重的病人情况你们根本不知道,你们见到的都是自由病人,其他的一二三级病人,都被囚禁起来,住宿和医疗条件都非常差。其实,松果早就不是自由病人的等级了,但是我们舍不得把他关起来。”

“是这样。所以……你们特意留意松果的情况。”

“对。”

“这的确是案情的关键,把那晚发生的情况,仔细说一下吧。”

“其实,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把松果从刘护士的虎口下救出来了。同之前一样,小护士发现松果被刘护士带回房间,但不敢与刘护士作对,便跑来告诉我情况,我立马来到刘护士房外敲门,我以为会想往常一样,她不理我,没想到,只敲了几下,门便打开了。开门的是松果……”

第24章

“这么说,刘护士不在房内?”

“并不是。松果开门告诉我,刘护士在浴室内,我想着这正好,免得与她再次发生正面冲突,这么多年,我实在是与她吵累了。所以,我趁着这个时间,拉着松果直接走了。”

张队显出怀疑的神情,“就这样?”

“就是这样。”张护士斩钉截铁。

张队后靠椅背,“呵!”他打量张护士许久,

“刘护士的死与松果完全无关?”

“完全无关。”

“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呢?有人证明你说的是真的吗?”

“首先,告诉我情况的小护士可以证明。另外,松果是一个病人,他撒不了谎。”

“还有其他人吗?”

张护士想了想,“还有两位。”

“谁?”

“杨木木和黄寅。带走松果后,我把他送回1号楼,进入走廊的时候,我看见杨木木和黄寅在前面,像是刚从外面回来。之后,我便让黄寅自己一个人回房间,我回去3号楼。我想,她们虽然没有看见我,但肯定会见到松果。因为她俩走得很慢,松果很焦急要回房间,必定会见着。”

“嗯,我会一一查实。”张队做了一些笔记,“但……这并不能证明刘护士的死与松果无关。”

“为什么?我们俩什么都没做。”

“先不说你讲的是真是假,就算都是真的,你怎么证明松果在见到你之前,没有杀死刘护士。”

“刘护士死的时候,是爬在卫生间问口的,半截身子在卫生间内,半截身子在卫生间外的对不对。而松果给我开门的时候,我清清楚楚看到房间内的卫生间是关着门的。所以他没有杀人。”

“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凶手听见敲门声当然要把尸体藏起来。”

“你这样想的话,我有什么办法。而且,程主任说过,发现尸体的时候,热水还在流。这说明刘护士死的时候热水是开着的。但那时我好像没有听见水声,这也可以说明我接松果走的时候刘护士还没死。”

“这个解释太多了,也许是他投了dú,但那时死者还未中dú。”

“呵!爱信不信,反正我能说的就这么多,我看到的我听到的,都能说明松果没有杀人。而且,我没有必要撒谎,无缘无故把自己卷进来。”

对于张护士的话,张队半信半疑。

晋然在审讯室外,听到了张护士的话。他告诉张队,张护士的口供与他之前审问杨木木的口供,是能够对上的。案发当晚,杨木木和黄寅的确见到了松果回到一号楼。

现在,他们刚开始的怀疑对象就有了反对的证据。

“无论怎样,带来警局的人,都要挨个审问。”

紧接着,他们把松果带进来审问室。

但是,不管问他什么,他都想不起来,要不然就是一通胡说。

松果带着知晓一切的眼神,告诉审问他的人,“我悄悄告诉你,病院有个杀人犯。”

“你知道是谁?”晋然明显不好奇地问。

“嗯嗯……”松果鼓大眼睛眼睛使劲点头。

“谁?”

松果单手遮住嘴鼻,说:“那个恶魔!”

“名字?”张队长翻个白眼儿,没有耐心。

“黄寅。”

张队和晋然出了审问室,齐声叹气。

张护士看见,便问:“是不是他说凶手是黄寅?”

“你怎么知道?”晋然很疑惑。

“只要你们提到杀人,他就会说是黄寅的。”

“为什么?”

“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刚进香樟树病院就是对立的,松果哪里都好,只有一件,他不能看见黄寅,一看见他,他就会打他。所有病院发生的不好的事情,松果也会疯叫说是黄寅造成的。”

“喔?”晋然又问,“那么,黄寅也会打松果吗?”

“不会,他甚至,对他挺客气的,虽然松果一次次地伤害他。有好几次,打到头破血流,他也没有太还手。”张护士顿了顿,又说,“也许,他们过去发生过什么吧,但是,都是病人,问也问不出来的。”

“他们过去认识?”

“他们是从同一家病院转过来的,都是哈维教授带来的。”

“哎……那看来,精神病人的口供完全没有参考xìng。”张队说。

晋然思考着什么,麻木地点头。

毕竟完全不留痕迹的投dú杀人,需要极高的智商和自由行动力,警队的人几乎排除是精神病人作案了。

现在搞清楚了松果在床上留指纹的原因,怀疑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