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2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25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发现生存着新世界的人的新闻。

又过去了几个月,这天晋然休假,他心血来潮,打算驱车去香樟山看一看。

又到了枫叶红满山的季节,满山香樟树的味道还是那么浓郁,穿过枫林大道,看窗外熟悉的红墙,来到那条岔路口,在这里下车,然后右转,就能看到那扇铁门。

晋然走进铁门,让他诧异的是,院内居然停放了一辆汽车。上满堆着些灰尘和落叶,但要说是在这里停放了几年的车,却又太新了些。

晋然穿过第一栋楼,绕着全院转了一圈,看见那两栋被Neyzhà毁了的楼,正嘘唏感叹,背后传来某人的声音:

“晋然?”

晋然怔了一下,转过头去,正对着过去Ney住的房间。站在窗边的人,也正是房间过去的主人。

“Ney?”

两人像许久不见的老朋友般,坐在荒草丛生的花园的石凳上。

“还没来得及打理这一片地方,荒草长得真快,和人一样高了。”Ney说。

鸟儿们也没有以前爱来这里了,因为没有人再喂它们馒头渣。

“新世界16号的人,都出来了吗?”

“邓博士留在了那里,照顾他的双胞胎哥哥。还有几个年轻人也自愿留在那里,帮忙照顾不能走出工业区的人,离北岛最近的新西兰政府表示会支持他们的基本生活资源。”

太阳冲破云层露出光来了。

晋然虚着眼睛问:“你在这里生活多久了?”

“四个月。”

晋然点点头,和新世界被曝光的时间差不多,“你打算在这里生活下去?”其实他想问杨木木的情况。是不是杨木木已经死了,他才独自一人在这里生活。

Ney摇头,“我来这里,是为了等她。”

“你是说杨小姐?”

Ney点头,秋风吹起,树叶纷纷飘落。

“杨小姐没事?”

“还记得Mark吗?在事情曝光之前,大概2020年的时候,他就把她放了。我想她应该是回来了,她说她会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等我。”Ney说着失落地低下头去,不知道在想什么。

晋然听完大笑着站起来,“你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是在这里吗?”他指着地下的石板路。

Ney抬起头,“确切地说,不是在这里。”

“噢?”

“但是木木以为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是在这里。”

“你凭什么这么认为呢?”晋然嘲笑着说。

“你的意思是?”

“对!她知道,她都想起来了,她在哪里见过你,她当然知道!”

Ney噌地站起来,“谢谢你兄弟!”然后Ney朝外面那辆停放的汽车跑去。

晋然看着Ney奔跑的背影……五年前,他和杨木木一起从北岛逃出。在Mark的船上,杨木木向他讲述了与Ney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也是在那个时候,晋然彻底打消了追求这位杨小姐的想法。

此刻,晋然在已经跑远的Ney的背后,大喊:“你们要幸福啊!”

…………

2012年,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市,在哈维教授举行的宴会上,关锦年带着一直一蹶不振的杨木木一同参加。

看着大人们举着酒杯聊着大事,杨木木一个人躲在角落里不停往胃里倒酒,酒精进入血液,可以麻痹她的神经,阻止她胡思乱想,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迷迷糊糊间,他看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亚洲人,正对着手机咯咯笑,像是在翻看着什么好玩儿的照片。

杨木木歪歪斜斜地笑着走过去,“嘿,是中国人吗?我叫杨木木。”她好久没在这里说家乡话了。

对方似乎心情很好,用中文回道:“我是美国人,但是我会讲中文,你可以叫我Ney。”

“Ney啊,嘿嘿……”杨木木差点跌倒,Ney伸手扶住她。

“你在看什么呀,我看你好开心、好幸福啊……你知道吗?我,”杨木木拍着胸口,明明是在笑着说话却像是要哭出来了,“我啊,这辈子,”她摇着头,“呵呵……我这辈子是没有资格幸福了。”

“为什么呢?”

“我做了错事。”

“我就是做着错事长大的嘞,但是我马上就会比现在还要幸福。”

杨木木羡慕地笑。

Ney让她看自己手机里的照片,是一间漂亮的屋子各个角落的照片。屋子里充满了各种紫色的物品,“因为他喜欢淡紫色。”二楼宽敞又明亮,还种了许多许多的植物,“这是我精心挑选和装饰的屋子。阿寅说他不用供养弟弟妹妹了,我明天就去中国接他,然后……我和他,就会在这间房子里,幸福地生活下去……”

杨木木看着他讲述,嘴角溢满的幸福,她好羡慕,“可不可以分我一点呢?”

“什么?”

“分我一点呢?你的幸福。”杨木木说着,睡倒在了第一次见面的Ney的怀里。

香樟山 第248章 番外:宋直一的南韩爱豆养成记(1)

2019年,3月……

“这就是首尔啊……”

飞机落地之后,谢磊宋直一两人直冲明洞,繁华的街区,鳞次栉比的建筑,令人眼花缭乱的商品店。

“关叔叔说每个月给我们多少生活费来着?”谢磊的眼睛每次看着那些化妆品和衣服时候,便会问宋直一。

刚开始几次宋直一都会乖乖回答:“每个人六千人民币。”

谢磊念念有词地进行着汇率转换,“也就是一百万韩元,我们两个人就是两百万!”

“那么这件10万的衣服,我完全可以买吧?”谢磊已经把衣服试穿在自己身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陶醉了。“直一,你帮我问问店员,这件衣服打折吗?”

“我都想把你打折了!”宋直一三两下将谢磊试穿的衣服扒拉下来,拖着他出店门,“姐姐,我们不是说好,以后要自食其力,少用关爸爸的钱的吗?”

“你还真是亲儿子,这么快就知道给你爸省钱了!”

宋直一撇了撇嘴,不理会他那句话。自从办好了入户手续后,他们两人就住在了关律师家,和关律师相处的日子,让宋直一体会到了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人与人的关系。他对关律师的感情,有点像自己对泰亨哥,但又有点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加了一份对年长者的敬重,还是说关律师给了自己更大的安全感。

总之,他对他产生了以前从未对其他人产生的情感。

后来,慢慢地,他自己推测,那或许就是人们说的,儿子对父亲的情感。

“姐姐,我们还是先去把学校找着吧。找了学校,还要租房子呢!”

关律师已经托人帮他们找好了各自的学校,谢磊是一家十八流大学,宋直一则是艺术高中,手续等也办理得妥妥的。令谢磊连连赞叹关律师神通广大。

宋直一拉着谢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