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2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23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组合。

这五年来直一带着成员们一步步走来,走向巅峰,走向全世界。被粉丝们戏称为中枢神经系统(S)的七个孩子,越走越远,越走越火。

因为直一的关系,关律师近几年也开始玩推特儿,因为那上面,有直一的个人社jiāo账号,那孩子会不定时地在上面发一些自拍,告诉粉丝们他的生活和工作。关律师也习惯了在那上面看看他。

喝了几口红酒后,关律师像往常一样打算在推特儿上翻翻宋直一的照片。

但是手机屏幕上出现的短视频内容,像一大盆冷水泼在他头上。

那是一则杀人的视频……一个人进入一间屋子,用一把匕首,前后杀了数十人。

再看看他配的文字:请相信我,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在南半球的某座无人岛上,那里生活着几万人,他们被一个叫做新世界的组织控制着……

“宋直一你疯了吗?”一向处事不惊的关律师朝着空气大喊。他颤抖着手,又去翻韩网的新闻,媒体界都zhà了!他打宋直一的电话,关机。

与此同时,秘书给他打来电话,也是告诉他关于直一的事情,他立刻让秘书订了飞机票,连夜飞去韩国。

在飞机上的时候,他将所有的东西摆在眼前,一点点理顺它们……

思考所有可行的方案,宋直一那个孩子要什么?他的前途和未来怎么办?自己要什么?新世界组织的事情该怎么处理?手上的证据何时放出来?杨宇那边怎么说?木木这个孩子还要不要等?

五年前,在直一刚刚出道没多久的时候,他认识的那位失踪的樟县小警察晋然,莫名其妙地又回来了,他找到自己,说了他一年多来经历的所有事情。他对他讲述的关于新世界16号的所有事情深信不疑,同时他也认为自己应该早点把手里的证据放出来了,毕竟那关系到无数人的人生和未来。而狱中的杨宇还是那句话:“关,等五年,五年之后局面不改,你就不用管木木了……”

在飞机降落的时候,关锦年也在心里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下飞机之后,他直扑宋直一的公司,此时正值韩国时间凌晨3点。许多公司员工都被叫回来加班,召开临时紧急回忆。

一向亲历亲为的金晟社长也在,他倒是没想到宋直一的爸爸会反应如此迅速,连夜赶到韩国。

关律师先向社长等人表达了歉意,因为直一的任xìng,全公司都乱了。他的一则推文很可能会毁了另外六个孩子的前程。

“他发的那条视频已经删掉了吧?”关律师道。

没想到其他人面面相觑。

“怎么?难道你们没有他的账号密码?我虽然对爱豆这行不了解,但是艺人的社jiāo账号不应该是由经纪人管着的吗?”

经纪人摇头,“平日里我都很少管他,直一是个很自律的孩子,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都知道。因为他的缘故,另外六个孩子我都管得少,几乎都是直一在负责,他们减肥啦控制饮食啦,练歌练舞啦都是直一督促着,我们公司比其他公司自由,也不压榨孩子们……我平时就是负责安排他们的行程,和其他严格的公司经纪人不一样。”

站在一边的翻译还没把经纪人的话翻译完,关律师就赶紧打住:“算了算了,现在你就别夸孩子和公司了。”他把视线转向那一排站得整整齐齐的孩子,“没人知道宋直一人在哪里,你们天天一起生活着,也不知道吗?”

翻译说完,那六个孩子齐刷刷摇头。

当务之急,就是要把他人找到。关律师赶紧拿出手机,打给谢磊,谢磊迷迷糊糊地,像是还没睡醒般,“什么?关……啊!关爸爸,噢不,关叔叔怎么了?”

香樟山 第246章 大结局(2)

谢磊火速赶到公司,头发乱蓬蓬的,身上穿着睡衣加外套。

但他也不知道宋直一在哪儿,“自从直一出道后,就很少看到他,听他说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偶尔有时间了他会来我住的地方看看我,但也是匆匆忙忙的,待不了多长时间。只有一次,他不小心在我的沙发上睡着了,是经纪人打电话把他骂回去的,据说差点错过行程。”

“磊磊,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仔细想想,直一有可能去的地方。”

又对另外六个孩子说:“你们也好好想一想。”

孩子都点着头,但有一个孩子,神情有些犹豫,关律师眼尖,立马看出来了。

“你知道直一在哪里?”他对那小孩儿说,又对一旁愣着的翻译:“翻译。”

翻译连忙传话。

小孩儿的眼神躲闪了一下,依旧摇头,“我不知道。”

“这可关系到你们的前途,这件事情如果不好好解决,以后你们的路要怎么走?辛苦这么多年赢来的荣耀,就甘心因为这件事情一落千丈吗?”小孩避开和关律师的对视,听翻译的话也像是在听耳边风。

关律师继续道:“你是不是觉得事情的后果没你想象的严重?你是不是还没有去看那些新闻。”

“直一让我们少看黑帖,影响心情,所以我们从来不看新闻。”一旁的另一个孩子听了翻译的话后说。

“看来你们很听他的话。”

“直一是我们的队长。”

经纪人听到此处要疯了,“呀!现在不是表演团队团结的时候,没有粉丝在看你们!”

“哥哥,我们不是在表演。”

关律师调节了一会儿心情,他笑了,说:“直一有你们这样的队友,我很欣慰,说明平日里你们相处地很好。但是现在你们讲义气的做法,不是在帮他,而是在害他,也是在害你们自己。”

六个孩子依旧一动不动,翻译在一旁仔仔细细翻译着关律师的话。

“直一的确很聪明,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孩子,他的心理年龄应该更小。我十分了解他,他虽然聪明却太单纯,世面见得少,思考问题不够全面。你们日日夜夜与他相处,相信也看得出来,很多时候,不是他脑子不好使,只是他缺少了很多对正常世界的认知。”

孩子们渐渐表现出认同的表情。

“我向你们保证,找到他之后,我也会尊重他的想法,他想做的事情我知道是什么,我会满足他,并且减少你们的损失,也减少直一的损失。相信叔叔,这件事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关律师深呼吸一下后,“其实你们也不知道他想要什么?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对吧?也会偶尔觉得他很怪异?但他从来没和你们说过。”

几个孩子的表情好像是在说“是的,直一从来没和我们说过。”

关律师把手放在胸口,“我作为他的爸爸,我知道,我都知道。这么多年,我从来没干涉过他的选择,这一次我也不会干涉,我只是想帮他,用更好的方法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