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2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21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无论代表怎么看,我们的条件就是这样。如果不同意的话,我们的选择就是玉石俱废。”

代表想了想,“你们是在盼着组织瓦解的那一天,等待世人来救你们出去吧?”

泰亨不说话。这确实才是他最终盼望的结果。

“既然我们双方的利益不变,那我回去向上面沟通沟通,一个月之内我们再回来详谈。”代表说着,朝他身后持各种武器的手下挥手,准备离去。

“对了,”泰亨站在代表背后说,“Ney哥让我传话,他想见一见mark,希望下一次谈判的时候,能够在这里看到他。”

代表的背影顿了顿,迈步离开了。

半个月之后,代表就重新返回来了,和上一次一样,他带了许多携带武器的部下,当然,还有Mark!一个白种人,顶着一头金发,比海水更加湛蓝的眼睛,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在登岸的时候,泰亨只允许代表和Mark上岸,并对他们进行了搜身,还给二人戴上了口罩。

“怎么,怕我们有传染病?”

“不好意思。”道歉之后,便不再多作解释。

谈判的地址不变,双方的条件也和上一次差不多。

Mark一来就要求先见Ney,有人用眼罩蒙住他的眼睛,七拐八绕带着他走了许久。最后摘开眼罩,他身处在一个四面都是泥墙的地方,面前站着熟悉又陌生的好兄弟Ney。

“嘿,my brother!”他抱了抱Ney,又打量四周,“这是一个山洞吗?难道你就住在这种地方。”

Ney笑了笑,“怎么可能,不会这么惨。只是怕你知道我的行踪,暂时在这里见面罢了。”然后Ney的神情变得严肃,“听着,Mark!我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拜托你。”

谈判算是基本敲定了,组织还是一个只看利益的团体,只要利益不变,他们就不会太计较。最后泰亨说:“只是有一项,上一次忘了告诉你,关于科技部那些不被正常世界接纳的人体实验,也要完全停止了。”

“什么?”代表十分不满。

“因为科技部已经名存实亡许久了,邓博士也老了,脑子完全不受用,孩子们之中也没人对那些变态的实验感兴趣!至于新的研究嘛,也毫无进展,完全停滞了。”

“你要知道,那些实验可是对组织非常重要的一项回报。”

泰亨摊手,“没办法,没人做,我也很无奈。”

代表很生气……

“如果没有其他异议的话,我们就……”

正说到此,Mark回来了,他刚摘了眼罩便说:“我还有一个条件。”Mark将眼罩一甩,拖出一把椅子坐进去,“听说关锦年爱人的女儿在这里当人质。”

泰亨怔了一下,看来Ney已经和他说了。

其实许久前,Ney也和自己谈过,关于杨木木小姐的事情,他要求自己把杨木木放了。泰亨倒不在乎这个人质的去留,他想要的是这个人质直接死亡。听说在中国那边有个叫做关锦年的律师手中握有新世界组织的证据,一旦人质死亡的消息传到关律师耳中,他就会向世界放出证据,从而借助国际的力量彻底瓦解新世界。所以,对于Ney的要求,他是不大想同意的。

“如果你不答应,你就会失去我这个筹码。”Ney说。

“你以死要挟我?”泰亨讶异地问。

泰亨的思绪从回忆中抽出来,看来Ney特意要Mark来,为的就是那件事。

“是的,是哈维教授带来的。她叫杨木木。”

“你们能保证她的绝对安全吗?据代表的推测,你们是想要组织瓦解,如果人质死了,对你们是绝对的有利。人质如果继续留在这儿,我们不会放心吧?”

“所以Mark的意思,是要接走人质?”

“是的。人质必须在我们手上。”

“好!”泰亨早就预料到,自然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为了留下Ney他没得选择,“我们答应这个条件。”

“另外,”想不到Mark的要求还没完,“我们要那个中国警察一起走。”

“中国警察?”

“就是那位一路追查案件,追到这里来的中国警察,叫做晋然。”

“这也是Ney的意思?”

Mark没有否认。

“你们就不怕他回到中国把关于新世界的事情都说出去。”

“没有实质证据,没人会相信他的。中国政府也从来不爱管闲事,一个失踪一年的小警察,激不起什么浪花。”

香樟山 第244章

不知是不是Ney教Mark说的这些话,他继续道:“相反,作为一个关律师曾经认识的小警察,他反倒可以帮我们。”

泰亨在想,Ney真是为了放走那个小警察,费尽心思地说服Mark。

“他还可以回去告诉关律师,杨木木在我们的手里,并且活着。没有比这警察更合适的传话人了,关律师会很信任他,然后为了爱人女儿的xìng命,把证据牢牢拽在手里,一辈子也不敢放出。”Mark一边说着,一边握紧拳头,之后直勾勾地盯着泰亨,好像在说,那样你们也就永远被困在这座小岛上一辈子也出不去。

泰亨歪嘴轻蔑地笑了笑,“那样的话,你的好兄弟也要被困在这里一辈子了。”

Mark立刻展示出怒意。

泰亨面不改色,笑着道:“好,我答应这两个条件。待会儿你们走的时候,就可以带走他们。我马上叫人通知他们俩。”

当北岛的人找到晋然的时候,他正在和邓老头嗑着自制的南瓜子,吹着牛。

最近因为改革的问题,他们工业区完全没人管,也没有谁来分配任务量。两人乐得清闲,能不干活就不干活。

躺在木工那边制造的老人椅上,晋然吐着南瓜子壳,“哎呀……这日子,比在中国当警察强多啦。”

“那你永远在这儿陪着我咯?”邓老头说。

“不干!”晋然虚着眼睛,“要是再有把墨镜儿就好了。”

“咋滴,不是说在这儿的日子很舒服吗?”

“我天生劳碌命,舒服日子过久了心里不踏实。”

“嘿嘿嘿……我也是。”

“你一个糟老头子,就好好躺着吧,别去干那些活了。”

“糟老头子身板硬朗,能做一点是一点,不然活着没劲。”

“你说我们能造出一艘船来吗?”

“如果有材料的话,也不是不可能。至于船放在水里,沉不沉就不好说了。”邓老头说道。

晋然无语地呆了半晌,“但是科技部那边的孩子,精英挺多,说不定能办到。”

邓老头点点头,“应该可以。不过造船来干嘛?”

“既然有人想出去,何不自己造船离开这里。”

“哪有那么容易,第一个,没有燃油啊。这么多人,要多大的船,需要多少油。组织上供给开往南北两岛小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