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2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取出几个怀疑对象。

问到其中一个厨子时

“我们比对了指纹,在死者的床上和浴室,都发现了你的痕迹。”

厨子惊呼,“什么?”

“据说,死者的私生活有点,嗯……混乱。根据指纹,我们有理由怀疑,你与刘护士有……某种关系吧?”

“不是,怎么可能!你看看……”厨子指着自己的大肥脸,“你看我这长相,她看不上我的,她喜欢俊俏的,细皮嫩ròu的,长得白的,干净的。我这……您要是女的,能看上我吗?”

“那你说说,她都看上了谁。”

“这个我就不好说了,您就指着这院儿里好看的挑,准没错。”

最后一个年轻的男护工

“我们听说,死者爱利用职权,泡自己喜欢的长得俊俏的年轻人。”

护工点点头。

“我们在床上发现了男xìng指纹,经过比对,就是你的。”

“呵!”男护工轻笑,“别吹了,不可能是我的。我又不是精神病,怎么可能。她只能去欺负病人,我什么都不图,只是找个清静地儿活着,我不会为了什么跟一个又肥又老的女人上床的。”

“喔?”

“她是该死,但不是我杀的。我没必要,她没得罪到我。”

“有个xìng,你是第一个说她该死的,虽然也许大家都这么认为,不过你是第一个说出来的。可以说说,都有哪些精神病人与她有那方面的……毕竟你是护工,你比其他人要清楚吧。”

“我知道的有那么几个,总之,好看点的,都……”护工摊手瘪嘴说。

“可以把你知道的列举出来吧。”

“可以啊。”

他们得到一份名单,已经到了半夜。

“明早,把这些病人找来,采集指纹。大家休息吧。”

第23章

一大早,师兄再次开车拿着采集指纹的工具上山来。

张护士按照名单,把病人一个个叫出来。一共十二位,他们全都是自由病人,毕竟一、二、三级病人是病情比较严重的,平时都被关起来的,也更加不注重个人卫生。刘护士喜欢干净的,所以,全部都是自由病人,当然也具备杀人的自由行动条件。

其中,就有松果。

晋然看着这些病人,“还有其他长的好看的病人吗?”

张护士口语气冷淡,“就这些了吧,我们病院又不是艺术学校,没那么多好看的。”

“但是,我记得有一位病人就长得不错,他好像不在这儿。”

“谁啊?”张队问道。

“住在我斜对面的那位病人。”

院长此时站出来,“怎么可能呢,我们病院,1、2、3号楼的一层都是住的工作人员。2楼以上才是病人。”

“是吗?我记得张护士你告诉我,黄寅是病人。”

院长笑道,“原来警官说得是黄寅,他啊,比较特殊,他是病人,张护士说得没错。但他自己认为自己是清洁工,他的主治医生建议我们配合他,就让他担任清洁工的角色。所以他也算是工作人员,也算是病人吧。”

“是这样?不过,他长得的确比较英俊,是不是也该叫出来呢?”

“好。我去叫他。”张护士冰冷回答说,转身走出去。

黄寅、松果等十三人的指纹都采集了,师兄又急忙忙下山去。

最后一次开会。

“无论有没有比对上指纹,比对上的是谁,我们要带以下这些人回警局继续调查,第一个,程主任。留下指纹的有可能只是与死者发生了xìng关系,不一定是凶手。我们不能只是盯着指纹来行动,程主任有充分的杀人动机和作案条件。第二个,是小晋说的杨小姐,就像之前说的,死者人际关系复杂,我们要把所有的可能考虑进去,凶手不留下指纹也是有可能的。第三个,就是指纹比对上的那个人。”

巴拉巴拉讨论一阵,吃完午饭,电话来了。

“指纹属于叫松果的那位病人。”

听到这个消息,晋然有点莫名的失望,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想的是黄寅。

“行动吧!该带回的带回,马上,走!”张队说。

晋然站出来,“我觉得,黄寅也该带回局里。因为……”

张队懒得听晋然讲话,“好好好,带带带……你负责审问,行吧?”

晋然嘴唇动了动,将剩下的话咽回肚里。

要下山的人全部到了门口:程主任、松果、杨木木、黄寅。这次警局开的车够多,不用史密斯开车送人。

就在警车要开动之时,张护士站出来说:“我想,我也应该去一躺警局。”

“喔?”

“我知道一些情况,对案件十分重要。”

张队长叼根儿烟,虚着眼睛,“是吗?上车吧。”

车队出了铁门,穿过落光叶子的枫林大道,两旁的枯树叶上还有些许没有融化完的雪堆。一圈圈盘旋而上,再一圈圈盘旋而下,进到正常的世界里。

回到警局,已是黄昏。

“张警官,我想你该先听我说明情况,再审问松果。”刚下警车,张护士便轻声对张队说。

简单的审问室内,张队打了个呵欠。

“我就先来听听你知道什么,说吧。”

张队端进一杯水。

“我知道,你们查到指纹是松果的。”

“呵,这当然,傻子都猜得出来指纹是他的,不然我们抓他下来干嘛。”

“不过,人不是他杀的。”

“你知道是谁杀的。”

“我不知道。但我能够证明,松果没有杀人。”

“说说。”

“调查了这么些天,相信你们也知道了,刘护士会时常欺负一些病人。”

张队点头。

“出事那晚,像之前一样,刘护士把松果带回自己的房间。”

“你怎么知道?据我了解,松果住在1号楼,刘护士住在2号楼,而你,住在3号楼。你们所负责的病人区域也是互不相同的。这样私密的事情,你不会知道的吧?”

“有小姑娘跟我报告。”

“谁?”

“一个小护士,这不重要。”

张队皱眉思索,“不重要?她为什么要向你报告这件事情?按理说,刘护士能够多年地欺负病人不被阻止,你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吧?为什么偏偏这次,这样的事情小护士会向你报告?”

“若是其他病人,我们的确不管,但是松果不一样。”

张队显出疑惑的神情。

“也正是因为他不一样,所以我会特地下山来,与你jiāo代这些事情。如果是其他人,我不会说出这些,因为我不想无缘无故搅进来,毕竟跟我没关系。”

“松果怎么不一样?”

“他救过我们。”

“病人救护士?”

张护士郑重地点头,“他是三四年前转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