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1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19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逃跑的狙击手,应该直接扔下很重的狙击qiāng逃跑才对。他手里有手qiāng已经够用了。

但是如果他留下了武器,我们就可以根据武器型号和编号,查到他的身份。所有的killer持有的武器都是有登记资料的。

“他的身手,也不像是普通人。”

“但是killer为什么要杀死世锡他们,如果是泰亨派来的,为什么连闵阿姨也杀了?”

两人带着疑问,回到悲剧发生的地方。

金政宇带着一波人赶来了,他本来是要来救人的,结果一看,所有人都死了。

他看着躺在地上的世锡,他的眼睛睁得老大,到死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金政宇颤抖着手,将他的眼睛合上。

“对不起,哥来晚了!”

安全部的人几乎是来收尸的,看着往日熟悉的朋友倒了一片,孩子们抑制不住地哭泣。呜咽抽泣声中,他们抬着尸体爬上山坡,一点点挖坑……

南岛的狙击事件像是没发生过一样,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改革上,人们关心改革之后,自己住哪里,吃什么,做什么……

大家都没空去同情失去亲人朋友的人。那件绑架失败的事,人们最后给出的回应就是不要随便试图通过什么歪门邪道阻止改革。

生活在继续,审定部每天忙着修改条例。

金政宇始终还是没有查出狙击手是谁,他也没有看到泰亨为了谁而悲伤。他总是下意识地认为,狙击手是泰亨派的。每每想到这个假设,再加上南岛的暴行事件,金政宇就心脏绞痛,他不愿意相信自己爱的人如此冷血。他自以为对泰亨的百分百了解,现在都变成了捉摸不定。

晋然得知自己的P-Rdú素无效后,也没有走出工业区,还是留在南岛工业区生活,整天和邓老头腻在一起。偶尔出工业区外,偷些好吃的回来给邓老头分享。

邓博士告诉晋然,他的P-R之所以没有dú素,是因为泰亨。

在植入P-R之前,泰亨找到邓博士,要求他植入一个假的P-R,否则就将他和张护士的关系说出来。邓博士问泰亨为什么要这样做,泰亨没有回答。

晋然自己猜测,泰亨是为了宋直一。为了感谢自己让宋直一顺利逃跑,还主动顶替了所有按在他身上的假的罪责,帮着泰亨瞒过了大家。

日子一天天过下去,审定部将所有条例细化之后,就要开始重新分配住宿的工作了。除此之外,最大的问题是,他们还必须接受组织上定时送来的必需品供应,这些必须品是他们自己生产不出来的,比如,吃的盐,小船和汽车烧的油等等。

所以,当组织派人送货来时,当上级视察之时,他们还要努力瞒住改革的事实。

“但是早晚会被发现的。”有人说。

“我当然知道。”泰亨好像早就做好了被发现的心理准备,事实上,他也早已向大家说过了自己的计划,否则改革从一开始也就不会成功。

“那我们何必呢,直接执行那个计划呗。”

泰亨顿了许久,长长呼出一口气,“我还是想给他一段时间,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再执行计划吧。被发现之前,稍微派人注意着他就可以了,毕竟两个岛就这么大,他也不会走的。”

众人同意。

越来越多的女人出现在北岛,她们漫步在里湖大道上,观察着那些房屋,猜测自己以后会住在哪个区。

“听说每个区的条件都不一样。”

“那不是还是不公平,说什么改革呢!”

“人心不足蛇吞象!你怎么不想想以前我们在南岛的日子。”

“就是啊,你就是心太大,无论怎样,总是比过去好的。”

“听说宿舍分配会以抽签的形式决定。”

“是所有人一起抽签?”

“好像是的,听说会利用什么计算机程序来cāo作。力求达到绝对公平,不可以反悔,但可以自由jiāo换。”

“那到时候我们和别人换,尽量住在一起。”

“嗯嗯呢!”

*****

因为科技部被取消之后,所有的尸体都得以安葬。

闵泰绒将母亲埋葬在了农场西边的山上。

“欧妈,这里山高,你可以看见我在下面干活,也可以看到远处的大海。弟弟的改革就快成功了,我们所有人都要搬到北岛去生活了,但是你放心,我会经常过来看的,你不用害怕寂寞。”

对妈妈说的这些谎话,加深着她对泰亨的怨念。

每次站在坟前,闵泰绒就忍不住去想弟弟的脸,他当时的无情,他当时的决绝……果真是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

妈妈坟墓的不远处,是那群挟持妈妈的人的坟墓。不时会有北岛的男生过来看他们,但是渐渐地,人就少了。

其中有一个人,给闵泰绒的印象很深,他只要一来,就站在墓前,少则半天,多则一直站到夜幕降临,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闵泰绒隐约记得,那人是安全部的部长,听说也是反对改革的领导者。前几天,他特地走过来,对自己深深鞠了一躬,说:“对不起。”然后在妈妈墓前放了一束花,然后盯着妈妈的墓碑,站了许久。

闵泰绒不了解他,但她看着他沧桑的侧脸,认为他是一个好人。世界真奇怪,反对改革的是面前这样的好人,为了公平而搞改革的却是泰亨那样的冷血动物。

香樟山 第242章

杨木木被Ney带到一间漂亮的屋子外,地处F区的里湖大道旁,1201号。

门把手上是全是灰,由于网络故障的原因,北岛的所有房子都是一拧就开。

“这是你以前住的房子?”杨木木抬头望着Ney问。

“不是。”他牵着她的手一起走进去,“谁也没有住过这间房子。”

很重的灰尘味,但却看得出,过去这家屋子的主人费了很大的心思,随处可见的小设计。

“好多紫色的东西。”杨木木慢慢地绕着屋子转了一圈。

“因为他最喜欢淡紫色。”Ney回答说。

杨木木点点头,谁是这屋子的主人,她在心里猜出了七八分。接着她踏上二楼,Ney没有陪她一起上去,自己一个人待在下面。

二楼只一间房间,超级大,完全落地窗的设计。紧闭的窗帘把阳光完全遮挡在外,屋内很黑,杨木木摸索一阵,才找到灯的开关。

待看清楚四周的环境,她不禁“哇”了一声,好美的大房间。但是慢慢地,她的目光被些枯死的植物吸引。许许多多的植物,像风干的尸体,数量多得惊人。在这昏暗无光的房间,显得更加凄凉吓人。

杨木木走去窗户边,慢慢拉开窗帘,阳光透进来,里湖的水粼粼闪动。开了窗帘之后,屋子显得更大了,这时候,她看见床头柜上,摆了一张照片,灰尘布满,看不清照片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