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1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16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面不改色。

“好!你不去,我去!”

“不准去!和你没关系!”泰亨怒喝,“不要自作多情。”

金政宇不管,抬脚继续走。

泰亨继续说:“如果你搭理他们了,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我还有姐姐,我还有音乐部的孩子……我还有你。”

金政宇定在原地,转过身来。

泰亨低着头,看着地上的草。“不要理他们。一次都不能让他们得逞,往后的路,还有很长……”

“说什么呀在……”周围人在议论着。

香樟山 第238章

因为担心婴儿受伤,佐藤凉太几乎以二十多码的时速开着。把车停好后,佐藤凉太抱着孩子踏进工业区。

转了一圈儿,发现所有的工作坊都停工了。

佐藤凉太心想,这也对,北岛那边正在闹着追求平等,这边如果还在继续工作就说不过去了。

但是工业区的人都被植入了P-R,他们不能走出工业区,既然不在工作,就一定是在居住区休息了。佐藤凉太这样推算着,便径直朝着居住区走去。

随着臭味儿越来越强烈,离居住区也越来越近。孩子的嗅觉十分灵敏,老早就在发出抗议,手脚乱张,哇哇大叫。

佐藤凉太一路只顾着埋头逗孩子,逗着逗着,却听见有人叫他:

“凉太……”

“凉太……”那是他熟悉难忘的声音。

他闻声抬起头来,只见闵泰绒站在他面前,哭得梨花带雨,两只像星星般明亮的眼睛,像是有溢不完的泪水,扑簌簌直往下掉。

“泰绒,出什么事了?”

泰绒哭着问:“泰亨……泰亨他还没收到消息嘛?”

“什么?什么消息?”佐藤凉太看得出她非常得焦急,她几乎哭到忘我,听不见别人说话似的。“泰绒,泰绒……”

“他们不是说派人通知了泰亨的吗?”闵泰绒自言自语,说完抽泣着继续向前跑走了。

“泰绒!泰绒!我跟你一起去……”

但是她不同意,闵泰绒转过身来,“凉太哥,帮我拖住他们,帮我……一定要让我妈活着。”说完又跑走了。

“泰绒,开车过去。”

好在自己把车开过来了,这样或许能加快泰绒的速度。但是转念他又担心她在这种状态下开车太危险。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从泰绒的前言后语,佐藤凉太并不能准确地推测出什么,只知道泰绒好像要去通知泰亨什么事,此事攸关泰绒母亲的生死,但那又怎么会和泰亨有牵扯上关系呢?

**********

会议已经进入到尾声……

金政宇就那样看着泰亨继续工作,这个人太冷静了,无论面对什么情况。

无论是亲情还是和自己的爱情,统统都要排在他的计划和目标后面。宋直一被他送出去,他不担心一个孩子在正常世界要怎么挣钱,怎么生活?因为宋直一也是他的计划之一。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连同情泰亨的资格都没有。

此时,外围的人群闹哄哄……

“让一让……让一让!”一个女人奋力冲进会场中央,她站在那里环视一圈在座的人们。最后她把视线落在泰亨身上。

“泰亨!”她朝他扑去!

金政宇的身体完全没有接受大脑的指示,条件反shè般就冲到泰亨的身前护住他,质问女人:“你是谁。”问完之后,他才发现,面前的女人和泰亨长得很像,眼鼻嘴完全一个模子刻出来。

“泰亨!”女人大声喊,“泰亨,你救救欧妈。”

金政宇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缓缓侧身让开。

“来人,把这个女人请出去。”泰亨冷淡地说,看都没有看女人一眼。

“泰亨泰亨……”女人哭出来,开始韩国人特有的苍蝇搓腿儿求人,搓着搓着,她跪了下去,“求求你!泰亨,求求你!你看在欧妈把你带到这个世界的份儿上……姐姐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欧妈……”

应声而来撵人的下属上来了,金政宇拿眼神瞪他们,示意他们不许乱动。

女人大哭跪求着,“泰亨!求求你,欧妈她一直很想你,她一直想见你一面。我求求你,你只要派人敷衍他们一下,我和邓伯伯来想办法救她,你只要下令派几个人去一下。泰亨啊……泰亨姐姐求你了。”

泰亨对那群下属说:“你们还站着干什么?”

孩子们不敢不行动,上前拖着女人往外拉。

女人哭得绝望,“泰亨!你不救欧妈,那你让她再见你一面……”

女人被拖出去后,泰亨高声说:“谁再想着通过拿谁的xìng命来威胁我,那我告诉你,都是妄想!而且,我警告你,你还会因此丢了自己的xìng命!”

参与策划这件事站在会场暗中观察的那几个人听后,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然后慢慢地陆续退出会场。几个人找了一处僻静无人的地方商议……

“怎么办?我们是不是应该赶快去工业区通知他们终止计划。”

“现在过去还来得及吗?”

“该死,网络被中断了,也不能用Chat通知他们。”

“就算网络正常,我们也不能通知他们。”

“什么?”

“无论通过哪种方式通知他们,我们都会被暴露的。”

“啊?你的意思是……不管世锡他们了吗?”

“你没听见泰亨刚才的话吗?做这种事的人自己也会丢掉xìng命,他一向说得出做得到。”

“但是……他或许就是说给我们听的呢?只要我们不伤害他生母,他就会放过我们吧?”

“如果我们不去工业区,百分之百不会有事!如果去通知世锡他们放过泰亨的生母,我们百分之五十不会有事,你们怎么选?”

大家面面相觑……

被甩出会场的闵泰绒跪坐在地上,二十多年来,她哭的所有眼泪加起来都没有今天多。她几乎要晕厥过去,但是想想此时此刻母亲身处的境况,她还是很快站起来,快速向南岛乘船处奔跑。她好傻,一开始就不该寄希望于弟弟身上。他从来就和自己和妈妈没有感情,他和北岛的其他孩子没有区别,都是对生母没有感恩之心的冷血动物。

自己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浪费时间?自己应该陪在妈妈身边的啊。

但是之前又听大家说,改革就是泰亨发起的,而改革的主要变化,就是让南岛的女人和北岛的男人共同平等地生活。当时的闵泰绒听说之后,心中自豪不已,她想十多年没见过的陌生的弟弟,一定是一个极好极好的人。她都没和大家来北岛看一看,就直接去到工业区,告诉母亲这个好消息:“欧妈,等改革会议开完,弟弟肯定第一时间就来看你啦。那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就真正的团聚啦。而且,他是领导者,说不定还能科技部的人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