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1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15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为同xìng恋做的那些研究,他为新世界开发的无数的yào物,他的一生都奉献在了新世界组织。他却是一个有老婆孩子的人,他的妻女居然就在南岛一直生活着。

“喔喔……”佐藤凉太盲目地点着头,“谢谢你cherry,谢谢你的帮助。”

搞清楚状况之后,佐藤凉太现在只能感觉到饥饿,他和cherry分开后,打算先去4号餐厅大吃一顿,然后去南岛把孩子还给邓博士的女儿。至于北岛的新生活制度要怎样制定和讨论,他不关心。无论在哪种制度下,活着就行了。

去餐厅的路上,遇到许多抬着餐食和水的孩子往会场赶。原来这两天,大家就是这样过的啊。

在餐厅内用餐的人并不多,三三两两,匆匆忙忙。

佐藤凉太先去了趟厕所。他单手抱着孩子,艰难地用一手解裤子扣子,外面洗漱台处传来传来孩子们的讨论声。

香樟山 第237章

“真的就这样了吗?”

“我们能怎么办呢?”

有人用力砸向什么,发出‘嘭’地一声,“我不甘心!凭什么啊!反对的人还有这么多!”

“太过分了!根本就没问过我们的意见嘛,突然就开始谈判了。”

“还是因为qiāng战。”

“两个zhà弹就被吓着了吗?”

“扔zhà弹的不是我们这一边吗?怕什么?”

“听说我们的人也抢占到武器仓库了。”

“如果那样的话,我们完全占上风啊,那为什么还会变成这样?”

“好像是说,政宇哥看到有孩子死去,不忍心再发动战斗。说是要以和平的方式让大家相互尊重地一起生活。”

“放屁!把女人那样的生物都放过来我们混在一起了,还说什么相互尊重的鬼话!太令人恶心了!”

里面的佐藤凉太听了心想:“一群狗崽子,你们都是女人这种生物生下来的。”

“一切都是yīn谋!”又有一个人说。

“什么意思?”众人纷纷问他。

“无论是我们保守派还是对面的改革派,领头人都是一伙儿的!”

“啊?”

有人拍手!“是啊!”

不断有人反应过来,“对啊,泰亨和政宇哥……他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了。”

“你们想想,如果一开始保守派的领导人不是金政宇,而是其他人呢?”

“那样的话,我们很可能胜过改革派,直接压制住他们。”

“我们都太天真了,以为他们真的分手了呢!狼狈为jiān!太过分了!一切都是计划好的。争夺武器也是一出大戏。表面上两方jiāo火,实际呢,伤了几个孩子,就说什么残酷了,把本来躲得的武器全部毁了!”

“不行!我们不能就这样妥协,任人摆布。说什么公平,还不都是他们当部长的决定一切。”

“可是武器都被收起来了,我们要怎么反抗他们改变?大部分人都接受了呢!”

“总会有办法了!想想……一定会有办法的!”

说完这句话后,他们陷入沉默和不时砸墙的状态中。不一会儿后,他们走出了卫生间。

佐藤凉太走出来,不禁感叹:“果真是一群小屁孩儿。”他没把小屁孩儿的愤怒放在心上,安然地去吃饭。餐厅大堂内,也没看见那群孩子,想必他们又去到哪里去哔哔哔,宣传他们推测出来的yīn谋论了。

“其实,以这样和平的方式,迎来北岛历史xìng的改革,是非常明智和聪明的选择。”佐藤凉太在心里想,如果就这样成功了,那么整个新世界16号的人都应该感谢泰亨和金政宇。感谢他们懂得战争的残酷xìng和改革的重要xìng。

南岛也冷清得很,一路上一个人也没见着,泰绒的车子停在码头边上,看来这两天大家集体休假。仔细一看,那车的许多地方还没维修好,听说那一次杨木木开着这车救了好多人,她自己只差一点就被当场打死了。

佐藤凉太看着怀里的婴儿,还要抱着他走那么远……不如开泰绒的车去工业区,反正车钥匙肯定在车上。

新的政策制定正进行地如火如荼,不断地有人提出新的问题,新的方案。太细致的部分,泰亨都让先记着,以后再讨论。

“我们现在先把大方向拟定好,以后再慢慢细化。”

这时一个孩子上前来,在他耳边细语几句,泰亨的脸色瞬间变了。但只几秒后,他又恢复镇定,“我们继续。”

传话的孩子点点头,乖乖走开。

金政宇最了解泰亨,遇到大事后故作淡定,就是他现在这样子。可惜现在没有网络,不能悄悄发消息问泰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这段时间以来,两人从未有过jiāo流。今天的会议,只代表两派的和解,不代表他们两个人关系的破冰。

他们,永远也回不去了。

金政宇看着泰亨额头上的汗,这不是应该流汗的季节。放心不下,最后他派人去找方才给泰亨传话的小子。

最后打探下来,下属回来告诉他说:

“一群保守派的孩子,去了南岛工业区。”听到这里,金政宇怔了一下,把头转过去看下属。下属继续说:“他们把泰亨的亲生母亲绑架了。”

“什么?”

“说是不停止现在的活动,不把北岛改回从前,就把他母亲的母亲移到工业区以外的地方。”

“那不就是……”拿泰亨生母的xìng命威胁泰亨。话说他们是怎么知道泰亨的生母是谁的?不过那都不重要了,只要随便一个谁记住当年泰亨母亲来北岛找他的事情,就会想到这一招。

“一群不懂事的孩子。”

金政宇又去看泰亨,他依旧面色不改,认认真真地听着别人提意见,不时拿笔记着。

泰亨真的不在意他的生母吗?金政宇看不清楚,他又想起当年他对他母亲的态度,以及所有北岛的孩子对生母的看法。

但是,泰亨的这种神态,分明就在表示……他是在乎的。但为什么不行动?至少试着去阻止一下啊。

金政宇站起来,准备去南岛。

“金政宇!你去哪儿?”泰亨的声音。

“你说我去哪儿?”金政宇转身看着他说。

泰亨立刻明白了。

“不要去,留在这里,当什么都没发生。”泰亨像是在对空气说话。

周围的人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金政宇说,“如果她死了,你的改革有什么意义?”

“我做这些不是为了她。”

金政宇还想争论,人们都看着他。

“泰亨,不要这样,以后你会后悔的。”

“我们继续吧,尽量在今天之内把大条款商定完。我看大家都很累了,作为安全部部长的金政宇你,请不要耽误大家的进度。”

“泰亨,你非得这样吗?”

泰亨不为所动,坐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