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1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13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的,什么zhà弹只把人全zhà没?”

松果摇头,“我不知道。”

“你知道什么呀。”

佐藤凉太抱着孩子一直沿着里湖大道向E区走,不时叫松果去按按被人家的门铃,没有一家有人应答。

反复十几次后,松果显出不耐烦,“凉太哥,别让我敲门了,真的没有人,大家都去打仗了!”

“打打打……你就是个,”佐藤凉太把“傻子”二字咽回去,“哪有这么安静打仗的,你不懂,跟你说不清!”

两人直到过了E区,也依旧不见一人,所有被敲门的房子也没有一家有人应答。

“怎么肥事!怎么肥事!!”佐藤凉太心慌了,抱着孩子的手臂越发酸软无力。

手上累得不行,脚下却走得越来越快,然后,他们来到了D区。佐藤凉太冲进安全部,整个安全部空空dàngdàng,他站在安全部道路中央大吼:“有人吗?”

无人应答。

额头已经惊出冷汗,同时,孩子又哭了,佐藤凉太完全没有心思哄他。“不会的!”他出了安全部继续往前走,很快就要到C区了。

孩子被颠簸得很不舒服,哭声越来越大……

佐藤凉太已经暴走到无我的状态,脑袋嗡嗡响,“怎么肥事怎么肥事怎么肥事……”

突然,不知从哪儿蹿出一个女的,眼睛瞪得老大,像表演的歌手一样微张着双臂,“给我看看,给我看看……”说的是日语。

佐藤凉太被吓了一大跳!好不容易遇到了人,却是一个女人,她的额头上有一块很明显的伤疤。

那女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怀里,她是说想看看这个婴儿的意思?

佐藤凉太侧过身体,护着孩子,用肩膀对着女人,“你怎么能跑北岛来……自己滚回去吧,我不会揭发你。”

她居然朝自己扑过来了,“让我看看,就看一眼……”

佐藤凉太没料想到她会如此,虽想竭力护着婴儿,动作却慢了一步,女人的力气也出奇地大,她扯开佐藤凉太用来遮挡孩子的手臂,看清了孩子的脸。

香樟山 第235章

“啊,你真是的……”佐藤凉太本想骂她。却见女人看完婴儿之后,步步后退,眼泪哗啦啦掉下来。佐藤凉太把骂人的话咽回去。

女人一边后退,一边摇头,一边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接着她哇呜呜哭出来,捂着嘴转身跑走了。

“什么嘛?北岛居然出现了女人。”佐藤凉太越发懵bi,不停哔哔哔哔吐槽,他念着念着,发现松果正朝那女人追去。

“喂!松果儿……”佐藤凉太也只好跟着追上去。

他抱着一个孩子,跑起来费力得很,“松果!等等我!松果……”

松果看看前方跑远的女人,又停下来看看佐藤凉太,焦急得很,“那是松本姐姐……”

佐藤凉太呼呼呼喘气追上来,“你认识……呼,你认识她?”

“啊嗯。”

“也对,你在南岛生活那么久。”

“她是怎么了?”佐藤凉太用食指指着自己的脑袋打圈儿,“她是这儿有问题吗?”问完他就后悔了,因为面前这个人才是脑子有点问题的小可爱。

松果摇头,气呼呼地转身闷头走。

“咦……你生气了?”佐藤凉太抱着孩子踏着小碎步,追到他身边。

“哼,我知道我脑子有问题。”

还真是敏感呐,这个孩子可能是对别人讲他脑子有问题格外在意。

佐藤凉太可没心思哄他,他疾步跟着松果继续往前走,马上就到科技部了,他打算去那里面也看看情况。

一阵欢呼声从科技部内传出来,那种排山倒海的气势,在最盛大的节日里佐藤凉太也从来没听过。他定在原地,“松果,你听见了吧?”

又是一阵欢呼声……

像几万人同时喝彩的声音。

“听见了吧?我脑袋有点晕,松果你帮我听听,欢呼声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松果手指像科技部内计算机科的方位。

“走!走!”佐藤凉太知道,北岛一定正在发生了有史以来最最重要的大事件,但绝不是战争!

在离计算机科老远的时候,人群出现在佐藤凉太的视线里。他们之中有男有女,大家几个人十几个人围成圈议论着。这是佐藤凉太第一次见北岛出现如此多的女人,而且他们和北岛的男人们身处同一空间,虽说互不jiāo谈,却也没有互相看不顺眼。

道路两旁,花坛边,阶梯上,全部都是人……

佐藤凉太抱着婴儿疑神疑鬼地往人最多的方向挪,而他身后的松果,看见一个女人就叫一声“姐姐”,全是他的熟人。两人不知不觉间就分开了。

在此期间,不断地有女人看见他抱着孩子便冲上前来,要求看一眼。看了之后,皆失望落寞地离去。她们没有第一次见的那个女人的状态那么夸张,但也看得出都想要找回自己的孩子。

最终他来到了计算机科外的超大运动场边上,这个运动场也是科技部最大的。里里外外围得水泄不通。

佐藤凉太抱着孩子,挤也挤不进去,他不停踮脚,却看不见一丁点儿中央的情况。

然后,不停有孩子认出他来。

“凉太哥……”声音中充满讶异,“你怎么在这儿。”然后又看看他怀里的孩子,“我还以为你在里面呢!”

确实,按他的身份,此时此刻不该在围观人群的最外面,而应该是在最里面才对。

和他打招呼的孩子,平日里受他照顾的很多,纷纷让他。慢慢地,他被大家一点点礼让着,竟到了最里面的位置,能把会场内正发生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

他刚来到最前面,便听到泰亨高声说:“以后北岛男女共同生活。没有等级标准,一切以个人意愿为宗旨。”

“喔~~~~~~~~~~~~~~~~~~~~~~”有人欢呼起来,然后人群便跟着将欢呼传递下去。一直传到外围,传到很远很远道路便花坛旁,人们继续将那欢呼进行下去,虽然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方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也跟着欢呼。

佐藤凉太一边摇着身体晃动孩子,一边看大家的神态,个个眼睛充血,口干舌燥,却又精神抖擞。原来大家集中在这里开会,难怪其他地方都没人,但是……他们是从昨天一直开到现在吗?还把南岛的代表也叫过来了,他看会场中央草地上坐着几个女人,都是些和张护士一般年龄的在南岛有威望的女人。佐藤凉太心想,若张护士还在多好,那样的话,她此时此刻一定也坐在那里,为南岛的人们争取权利。

为什么会突然进行这样的活动?难道这就是孩子们yóu xing的成果?保守派那就这么轻易妥协了?

“男女共同生活……”佐藤凉太又想到那一晚,小彻自杀时的样子。是自己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