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1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210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武器仓库……”这是北岛许多人都不知道的啊,那是一个藏着许多武器的秘密的地方。难道说是……

“原来如此!”卓不左快速奔出救护室。双方开始争夺武器了,一旦发展为武斗,谁得到那批武器谁就是赢家。

但是那个地方,知道的人并不多。若不是自己替Ney哥办事,他也不会知道。

秘密武器仓库就在物理科实验室的地下。

卓不左到达之时,两方正在僵持,反动的一方正围在物理实验室外,却又不敢冲进去。里面的人也没有开战。

一问才知,保守派的人在安全部部长金政宇的带领下,在半夜突袭,目的就是抢占这批秘密武器。改革派知道后奋起反抗。

最后保守派利用那两颗zhà弹的bàozhà时间,成功奔到武器仓库。在人数上,改革派这边占优势。但是如果他们硬攻,保守派将会利用所有的武器和他们同归于尽。如果就这样他们撤退,保守派得到了这批武器后将会更加可怕。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卓不左遥望着物理实验室,听闻bàozhà赶来的人将会越来越多,这里面支持保守派的支持改革派的,保持中立的……当大家都聚齐了,一旦因为什么bào发了,那将是非常可怕的。

“你是哪一边的啊?”

卓不左正担心着,方才还和他说明情况的人,脚步一退,眼睛一斜,拿出敌对的神态。

“我……我不知道。中立吧……”卓不左不安地答道。

“中立的?”对方打量着他。“那你的男朋友呢?是保守派吗?”

“看来你不认识我,我是语言部的副部长卓不左。”

“喔……单身!”许多人都知道,语言部的两个部长都是万年单身狗。“那么你一定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你和凉太哥应该都是支持我们这边的。因为男人本来就该和女人在一起对不对,jiāo男朋友!简直是!我们都被骗了……”

在对方嘀嘀咕咕的时候,围来的人越来越多,局面越扩越大,人们议论着争吵着……等到日出完全升起时,人群非常自然地,变成了壮观的两支队伍!

所幸,这两支队伍都手无寸铁,现在还只是口水战阶段。

那些携带着qiāng支的改革派,还然不动地坚守在武器仓库外。而里面的人,也依旧没有妥协的意思。

但,一切……都是暂时的!

太阳光照进来,佐藤凉太虚着眼睛醒来,砸吧砸吧嘴,翻个身打算继续睡。但是脸上的是什么东西?软软糯糯的,还带着温度,他伸手去抓……为什么还会动?

“呀!”一个nǎi气的叫声。

佐藤凉太缓缓睁开眼睛,一个白白嫩嫩的婴儿正趴在他身边,他的小手被自己抓着,“啊~~~~~~~~~~~~~~~~”佐藤凉太大叫。

“你你你……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他的叫声惊醒了睡在沙发上的松果。接着,佐藤凉太也看见了他。

“啊!你你你怎么会在我家里?”

“卓不左哥带我们来这儿的?”松果揉着眼睛说。

“卓不左?他搞什么?”佐藤凉太立刻拿出手机,准备好好问问他,翻出Chat,发现对方早就给自己留了言:

“孩子是张护士的孙子,松果你是认识的。都麻烦你暂时照顾一下。我的手机也放在你家的桌子上了,可以用它去我家里拿一些婴儿必备的东西,比如nǎi粉和纸尿布等。”

佐藤凉太向桌子一看,那上面果然多了一部手机。

香樟山 第232章

当太阳升到头顶的时候,不知道是哪个傻bi,从物理实验室楼内扔出了一枚zhà弹,zhà弹落地的位置,却只在大门口外一点,离包围他们的改革派老长一些距离,鬼都zhà不到。无人受伤,倒把大门zhà毁了,石块落下来,封死了进去的通道,自然也封死了他们出来的通道。

zhà弹令人们纷纷后退了一段距离,他们搞不清楚这枚zhà弹的意图。

就在众说纷纭,商议着要不要就此攻进去之时,bàozhà再一次发生了,这一次不同前几次,威力大到惊人,而且是连环bàozhà。

卓不左趴倒在地上,耳鸣阵阵,头晕目眩……等到bàozhà和震动消失后,他将埋着的头抬起来,甩了甩,脑中的嗡鸣感还是存在,他看看身边的人,也纷纷站起来,放才还屹立着的物理实验楼,此刻坍塌成了废墟。bàozhà是从地下传来的……

站在最前面的持武器的改革派首当其冲,此刻他们满身的泥土,有的人还被掉落的碎石块砸到,但是好在没有人受伤。

“怎么回事……”

“他们把武器全部zhà毁了……”

“那么里面那群人呢?”

“和武器一起……”

“不会那么傻吧?”

泰亨望着破碎的楼,金政宇和他的属下都在那栋楼里……金政宇,政宇……

眼睫毛上的灰尘似乎挡住了泰亨的视线,他横着手臂擦了擦,却把灰尘都弄进了眼睛里,反而更看不清了……

眼睛因为那些灰尘生疼,他好想告诉看见他哭了的人:“泪水流出来只是因为眼睛进了灰尘。”不知为何,泪水溢出特别多,视线变得更加模糊。当他有意识的时候,身边几个人拉扯着他。

“部长……别进去,太危险了!”

泰亨转而看着自己的脚,自己这是要冲进危楼里去吗?

“泰亨哥……”弟弟们的脸上全是灰,满含同情地看着自己。

泰亨收回自己的脚,恍惚间强烈的太阳光令他眩晕,和方才bàozhà产生的眩晕感完全不同,自己的呼吸声越来越大慢慢盖过其他声音,他听不见别人对他说的话,他不知道鼻子为什么这么酸,胸口仿佛压着千斤重的巨石,腿好像失去了支撑身体的力量,喉咙里什么东西涌上来……

吐完之后,嘴里一股腥味儿。

“血……”身边的人大惊,“泰亨哥……”

他瘫软着身子,闭上眼睛,任由他们把自己拖去不知哪里。

无论保守派还是改革派,其中都有不少人是物理楼里的人的朋友。

之前的吵吵闹闹,bàozhà之后全部沉默,过了一阵子,保守派中有人大吼:

“你们不是要改变吗?这就是改变的结果!你们到底想得到什么?那些被zhà断手zhà断腿的孩子,以后要怎么办?”

无论大家现在的所站的立场是哪一边,曾经都是一起生活,有过许多jiāo集的朋友,谁也不想看到谁受伤。

“所以政宇哥他们才会选择,把那些武器都毁掉!”

改革派这边,经历了两次的bàozhà,也有不少人看到了认得ròu身被zhà得稀烂的场面。新世界的孩子还是经不起风雨,这里太安全了,太和平了,除了生病和自杀,没有其他意外,连jiāo通事故都不存在。

改革派有人提出:“我们也把手上的武器毁